星期五

【簡介】Sun Ra



翻譯自 WikipediaAll MusicDelmark RecordsAmazon

前言

Sun Ra (1914-1993) 來自美國,他是創新的爵士作曲家,會彈奏鋼琴、合成器,同時也是詩人和哲學家,其宇宙哲學觀、音樂作品與舞台表演風格最常為人所道。

Sun Ra 的出生姓名是 Herman Poole Blount,身分證上的姓名卻是 Le Sony'r Sun Ra,他放棄家族姓氏,改名為 Sun Ra (Ra 是古埃及的太陽神),宣稱自己是神族,並非地球人種,而是來自土星,Sun Ra 發展出一套複雜的宇宙哲學和情詩,鼓吹『先知』與『和平』,他成為『非裔未來派』的倡導家與先鋒之一。

他的樂團 The Arkestra(故意將 orchestra 依諧音拼錯),其成員與團名一直在改變,團名曾換過 The Solar Myth Arkestra、Blue Universe Arkestra、The Jet Set Omniverse Arkestra 等名字, Sun Ra 說團名的變動反射出他的音樂本質。

他是多產的音樂創作家,表演場數也很驚人,其範圍可從一個人的鍵盤獨奏,擴增到由 30 位奇異樂手組成的大樂隊,曲風從二十世紀初期流行的 Ragtime 到搖擺樂,從咆勃樂到自由爵士,遍及整個爵士樂史,Sun Ra 也擅長於電子樂,空間音樂 與自由即興創作,他不拘泥曲風,將電子鍵盤廣泛運用在作品之中。

Sun Ra 不談種族歧視,嚴格要求麾下樂手遠離毒品,卻也很少談及政治或任何爭議性話題。

Early life

Sun Ra 的早年生活就像一團謎,曾有數十個年頭,沒有人知道 Sun Ra 的早年生活,大部分原因是 Sun Ra 自己不願回答關於個人的問題,他會透過迴避、矛盾,或無意義的方式把答案帶過,而且連出生姓名都改了,甚至沒人知道他的生日,只能臆測大約在 1910 至 1918 年之間出生,直到往生的前幾年,他的生日仍是個謎,1988 年 Jim Macnie 在專輯 Blue Delight 封底撰寫的內容,透露當年 Sun Ra 是 75 歲,這是唯一佐證。




後來為 Sun Ra 立傳的作家 John F. Szwed 終於揭開神秘面紗,提供豐富資訊,包括他的正確生日是 1914 年五月 22 日。

Sun Ra 出生姓名 Herman Poole Blount 的由來,是因為當時母親喜愛一位名為 Black Herman 的雜耍劇團魔術師,他私忖了一下,然後半開玩笑的說名字中間 Poole 的由來,可能是因為 Elijah Poole 的關係 (Elijah Poole 就是後來赫赫有名的 Elijah Muhammad,1934-1975 年間他是黑色回教徒 (Black Muslims) 與 伊斯蘭國家派 (Nation of Islam) 的領導人,是 Malcolm X 早年重要的導師與精神支柱)。

Sonny 是 Sun Ra 童年的小名,他有一個姐姐與一個異父或異母的兄弟,在母親與阿嬤的溺愛下成長,十歲加入 Knights of Pythias 兄弟會,直到高中畢業才退出, Sun Ra 的家庭注重信仰,卻不拘於任何基督教會或派系。

雖然只是個小孩,他卻已精練鋼琴,11 或 12 歲左右開始寫歌、閱譜,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罕市對巡迴演出的音樂家是重要的一站,Sun Ra 在那裡見到名聞遐邇的大師,如 Fletcher HendersonDuke EllingtonFats Waller,還有一些與大師同輩卻不出名的優秀音樂家,他有一回憶及此事,說:『這世界讓許多優秀的音樂家失望』。

青年時期的 Sun Ra 在音樂上展現出驚人天份-有很多次,Sun Ra 觀完大樂團表演,他可以按照記憶,將該團表演的所有曲目寫出樂譜。Ra 在高中時期幾乎沒有朋友,他是性情溫和、安靜、高榮譽心的學生,喜愛閱讀大量書籍,麥遜共濟會(Masonic Lodge)是伯明罕市裡少數擁有各類藏書的地點之一,非裔美籍公民可大量汲取資訊,共濟會與其他祕教概念書籍影響 Sun Ra 甚鉅。

十多歲時,Sun Ra 已是半職業級的鋼琴手,參與一些爵士與 R&B 樂團,他進入伯明罕工業高中就讀,事師 John T. "Fess" Parker 學習音樂,John T. "Fess" Parker 是享有名望的音樂老師,對門下學生要求訓練嚴格,獲得敬仰,教育出許多專業的音樂家。

同時期 Sun Ra 因患有隱睪症,慢性的睪丸疝氣讓他痛苦,產生不安,同時也在心理上覺得羞恥而與人孤立,他拒絕擔任畢業生代表致詞,原因是他不想當領導者。

曾有報導指出 Sun Ra 是同志,當他被問到為何一直沒有結婚,他引用馬太福音內容,說:『他們沒有結婚也沒有為婚姻付出,卻仍像天使般,綻放如陽光般的光芒』,好吧,就算他不是同志,也沒有跡象顯示 Sun Ra 對羅曼蒂克或性關係產生興趣,一封 1943 年的信件中,他寫道:『我從不認為性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雖然我也嘗試過了,但就是沒有興趣』。從這段話判斷,難道他是無性戀者(Asexuality)?有些性學專家為此爭議,認為無關身體的親密接觸,Sun Ra 只對男人有興趣,因此認為他是同志。

Early professional career and college

1934 年工業高中的英文老師 Ethel Harper 組織樂團,Sun Ra 因此獲得第一份全職音樂工作,他決定成為一名歌手,加入音樂家商業聯盟,Harper 的樂團在美國西南方與中西部展開巡迴,巡迴途中 Harper 退出樂團,搬到紐約(她在 50 年代成為女子樂團 Ginger Snaps 的成員),Sun Ra 成為樂團團長,將樂團更名為 Sonny Blount Orchestra,繼續巡迴數月,最後因為沒有賺錢而解散。

雖然沒有賺到錢,Sonny Blount Orchestra 受到樂迷與其他樂手的注意,Sun Ra 日後在伯明罕市找到穩定的音樂工作,伯明罕市的俱樂部常有異國風味的裝飾,例如鮮豔的燈光與熱帶或綠洲風格的壁飾,這些裝置藝術影響 Sun Ra 未來對於舞台秀的視覺呈現,他賦予大樂團自豪與團結的黑人樂手本質,黑人樂手在黑人社區相當受歡迎,尤其是訓練有素的樂手,在種族隔離的美國南方,黑人樂手亦常為上流階級的白人表演(雖然被禁止與台下觀眾互動)。

1936 年在音樂老師 John T. "Fess" Parker 推甄之下獲得公費,進入 阿拉巴馬農工大學 唸書,攻讀音樂教育、學習結構組織、管絃樂編曲和樂理,一年後他卻退學了。

Sun Ra's "trip to Saturn"

退學的原因可能是與日俱增的財務困難和孤獨感,不過更重要的是,Sun Ra 說他當時經歷一場奇特的經驗,這場經驗不但讓他決定退學,還影響了 Sun Ra 一輩子。約莫 1936 或 1937 年的某日,當 Sun Ra 專注於宗教儀式的中途,他被一道光環圍繞,他說:

..我整個身體都變了,我能看穿自己,然後我上升.. 我不是人類.. 我降落在一個星球,確定是土星.. 他們透過電子傳輸要跟我對話,我跟他們都在一個台子上,他們每個耳朵上都有一個小天線,他們告訴我,要我停止(上學),因為學校將發生大災難.. 世界也將混亂失序,我將(透過音樂)發聲,世界將會傾聽,他們是這樣跟我說的。

Sun Ra 說這件事發生在 1936 或 1937 年,不過根據傳記作家 Swzed 精準推算,經驗的發生不可能早於 1952 年(Sun Ra 說事情發生時他正住在芝加哥,不過他是到了 40 年代後期才住進芝加哥的),此外日後關於整件事的描述均無太多變更部分,他一生都在談論此事。Sun Ra 的土星之旅比大眾討論飛碟事件足足早了十年,比『外星接觸者』(Contactees)早十五年,比大眾討論『幽浮拐架地球生物事件』早二十年,Szwed 認為 Sun Ra 的經驗就是典型的幽浮拐架故事之一,他還說:

...即使這個故事是修正後的虛構自傳... Sun Ra 透過故事,將人生中的幾個特質串在一起,他預言了自己的未來,也解釋了個人神化學的舉動。



Late 1930s: A new devotion to music

拋開 Sun Ra 奇怪的幻覺不管,離開大學後,他在伯明罕市成為最奇特的音樂人,專注於音樂創作,睡得少,以追隨史上優秀的短眠人物愛迪生,達文西與拿破崙為志,將居家一樓改成工作連帶寢居室,在裡面寫歌,錄音,與來來去去如過江之鯽的樂手排練,和志同道合的人暢談聖經與密宗概念,Szwed 形容 Sun Ra 的家就像是形而上學的聯合講堂。

Sun Ra 成為伯明罕市 Forbes 鋼琴公司旗下一員,這是由白人開設的公司,在當時的美國南方,居然不受 吉姆‧克勞法(對黑人實施種族隔離的法律)的嚴厲約束,Sun Ra 每天到 Forbes 大樓演奏音樂,與同事、客戶交換新點子,或將樂譜騰抄到筆記本裡。

他自組新團 Sonny Blount Orchestra,如老師 Parker 的一貫作風,堅持樂團成員每天要接受嚴酷排練,這個樂團後來給眾人留下深刻印象,知道他們是一支有紀律,有技巧的樂團,可以演奏出美妙與活潑熱鬧的音樂。

Drafted and wartime experiences

1942 年 10 月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Sun Ra 收到兵單,通知他將被徵招到美國軍隊服役,Sun Ra 立刻發表聲明,說自己是一位拒服兵役者,因為宗教信仰不容許戰爭和殺戮,他的姨婆 Ida 給他財務上的支持,加上疝氣的宿疾,努力抗爭下終於被徵招單位放棄,一封給國家徵兵處的控訴信函中,Sun Ra 寫道:抗議被徵招的行列中,為何黑人特別少?就是意味著美軍納粹主義式的殘霸。Sun Ra 拒服兵役的舉動讓家族感到蒙羞,他被許多親戚排斥。

最後 Sun Ra 改在賓西法尼亞洲的 平民公眾服務 營區(收容拒服兵役的役男,改以替代役方式服役)服替代役,不過 1942 年 12 月 8 日,他未依規定在該營區完成報到,隨後在阿拉巴馬州遭到逮捕。

法庭上,Sun Ra 說即使是替代役他也無法接受,還與法官爭論法律條文與聖經的解釋,法官雖然同情他,承認強制徵招入伍有違法律,但仍要冒險一試,Sun Ra 說如果他被強制入伍,將使用自己的武器殺害軍隊最高階的指揮官,法官依『拒服兵役』與『拒服替代役』判處 Sun Ra 坐牢,說:『我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的黑人』,Sun Ra 回答:『以後你也不會見到』。Szwed 說在那個黑人隨時會被處以私刑的年代,Sun Ra 的舉動真是勇敢又大膽。

1943 年 1 月,絕望的 Sun Ra 奮不顧身從阿拉巴馬州獄中寫信給美國法警部,說自己因為監禁的壓力產生心智障礙,想要自殺,不斷害怕被性侵,一個月後 Sun Ra 被護送回賓西法尼亞洲營區,白天管理林業工作,晚上獲准可以彈鋼琴,那裡的精神科醫師診斷出 Sun Ra 的病情是人格錯亂與性別歪曲,但同時也是擁有良好教育的黑人知識份子。

同年三月,因為疝氣病情不合服役條件,Sun Ra 自替代役退伍,他回到伯明罕市,對這段遭遇感到怨恨與憤怒,他自組新樂團,展開專業演奏。1945 年心愛的姨婆 Ida 往生,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Sun Ra 覺得已沒有理由繼續待在伯明罕,他解散樂團,隨著大批南方非裔美國公民北遷,搬到芝加哥。

Chicago years (1945–1961)

到了芝加哥, Sun Ra 立刻找到工作,與藍調歌手 Wynonie Harris(1915-1969)合作,1946 年發行兩支單曲 Dig This Boogie / Lightning Struck the Poorhouse 與 My Baby's Barrelhouse / Drinking By Myself。Dig This Boogie 也是 Sun Ra 首張鋼琴獨奏唱片。他與當地成功的藍調樂團 Lil Green 一同表演,有數個月,他在伊利諾州東北方卡柳梅特城裡的脫衣酒吧表演音樂。

Sun Ra 獲得在 DeLisa 夜總會長期工作的聘僱,在那裡他遇到叱吒樂壇的爵士大樂隊與搖擺樂黑人作曲家 Fletcher Henderson (1897-1952),有很長一段時間 Sun Ra 曾是 Henderson 的樂迷,不過此時的 Henderson 已過氣,麾下只有平庸的樂手,與昔日人才濟濟的風采遙不可及,大部分的原因是 Henderson 財務上的不安定。Henderson 雇用 Sun Ra 擔任鋼琴手和編曲,Sun Ra 的編曲受到咆勃樂影響,雖然受到 Henderson 鼓勵,不過樂團成員卻十分排斥 Sun Ra 的新音樂(在當時算是)。

Sun Ra 的音樂生涯大致可劃分成芝加哥、紐約與費城三個時期,芝加哥時期 Ra 的音樂由搖擺大樂團變體為太空之外的『cosmic jazz』,為最有名。樂評和爵士史學家認為他在此時期之作品達到顛峰,其聲音讓人憶起 Duke Ellington、Count Basie 與其他重要的搖擺樂團。這些影響來自咆勃、硬式咆勃與調式爵士,實驗性質的異國曲風將在未來支配 Ra 的音樂。

Ra 的貝斯手 Ronnie Boykins 說:『有 8 年的時間,Ra 縈繞在 cosmic jazz 風格』,可以由 1965 年的三張專輯 The Magic City、The Heliocentric Worlds of Sun Ra 視出端倪 - Boykins 的貝斯與 Ra 的電子鍵盤提供主要的凝聚力。

1948 年 Sun Ra 與搖擺樂時期優秀的薩克斯風手 Coleman Hawkins,小提琴手 Stuff Smith(1909-1967)組了短暫的三重奏,沒有著名的唱片發行,不過 1948 或 1949 年 Sun Ra 與 Smith 在家中的二重奏錄音作品 Deep Purple 出現在 1953 年發行的專輯 Sound Sun Pleasure 裡,39 年後小提琴手 Billy Bang 發行專輯 Tribute to Stuff Smith(左圖),他邀請 78 歲的 Sun Ra 詮釋新版本的 Deep Purple,這首歌是 Sun Ra 臨終前罕有的作品之一。

說到專業領域的演進,芝加哥改變了 Sun Ra 的前途,它是黑人政治實踐主義與偏激思想運動的中心,黑人回教、猶太教齊聚一堂,還有其他勸改宗教的爭辯,印刷傳單和書籍如雪片般充斥市面,讓 Sun Ra 全神貫注,他對城市裡的古埃及建築、遺跡、紀念碑著迷不已,閱讀像是 George G.M. James 的書 Stolen Legacy(認為古希臘哲學就是源於古埃及),Sun Ra 對於『非洲才藝與歷史被歐洲文化條理式的掩蓋與否認』更加確信。

1952 年,Sun Ra 領導 Space 三重奏,其他成員包括 Tommy "Bugs" Hunter(鼓)與 Pat Patrick(薩克斯風),二位樂手造詣嫻熟,他們定期表演,Sun Ra 譜寫更多樂曲。

同年 10 月,Sun Ra 想由過去的人生得到自我解放,遂將出生姓名 Herman Poole Blount 合法變更為 Le Sony'r Ra, Sun Ra 說他對家族姓氏 Blount 很感冒,覺得這是奴隸家族的稱號,亦未覺得自己是成員之一。一位觀察家認為此舉很像 Malcolm X 與 Muhammad Ali,他們也藉由拋棄奴隸家族的姓名,得到全新的自覺與評價。

Patrick 與新妻為愛築巢而離團,搬到佛羅里達,沒多久,Patrick 的朋友 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加入 Sun Ra 樂團,Marshall Allen(中音薩克斯風)緊跟在後,Patrick 終其一生在 Sun Ra 的樂團進進出出,倒是 Allen 與 Gilmore 的天份獲得世人讚許,他們是 Arkestra 樂團最忠誠的兩名團員。James Spaulding(薩克斯風)與 Julian Priester(長號)也常與 Sun Ra 在芝加哥錄音,其名不墜。

Sun Ra 在芝加哥遇見 Alton Abraham,他是聰明早熟的青少年,喜歡 Arkestra 樂團曲風,不僅是樂迷之一,也成為 Sun Ra 的摯友,兩人分享興趣相投的話題,如偏激地祕傳事物。Abraham 的長處彌補 Sun Ra 之短:雖然身為嚴守紀律的樂團領隊,Sun Ra 個性內向,生意頭腦稍嫌不足(這兩項特徵一直存在於生涯中),反之 Abraham 外向、活絡與實際,雖然才十幾歲,卻握有 Sun Ra 生意上的實權:他跟演出者簽約,為 Arkestra 推薦樂手,引進多首流行曲目。

Sun Ra, Abraham 與其他人共組讀書會,交換點子、討論有趣又不尋常的話題,他們印刷小冊子,漫無目的解說討論結論和想法,這些內容經過作家 John Corbett 與 Anthony Elms 整理,收錄在 2006 年 7 月發行的書籍 The Wisdom of Sun Ra: Sun Ra's Polemical Broadsheets and Streetcorner Leaflets(ISBN:0945323077 - 右圖)。

1957 年 Sun Ra 與 Abraham 共組獨立爵士廠牌 El Saturn,El Saturn 曾衍生出幾個變種名字,最初發行 Sun Ra 與跟他有關的音樂人的 45 轉黑膠唱片,50 年代 Saturn 發行了兩張專輯,分別是 Super-Sonic Jazz(1956)與 Jazz In Silhouette(1958)。製作人 Tom Wilson 是第一位發行 Sun Ra 專輯(Jazz by Sun Ra,1956 年)的人(透過自己旗下獨立廠牌 Transition 發行),Transition 結束後,另一個芝加哥爵士廠牌 Delmark Records 重新發行 Jazz by Sun Ra 專輯,並更名為 Sun Song

根據 WikipediaAll Music 的資料均顯示 Jazz by Sun Ra 的發行年份是 1956 年(All Music 更指出 Jazz by Sun Ra 發行日是 1956 年 7 月 12 日),不過 Delmark 卻說發行年份是 1957 年,其爭議部分尚待考究。

撇開名字與發行日期的話題,Jazz by Sun Ra 收錄十首 Sun Ra 最複雜,也最容易被接受的作品,40 年代後期他自組樂團 Arkestra(s) 開始在樂壇活躍,雖然 Jazz by Sun Ra 是第一張廣為販售的專輯,卻常被誤認為是 Sun Ra 的首張專輯;另一個發燒話題是:唱片製作人 Tom Wilson(1931-1978)雖然在當時沒沒無名,不過他在 60 年代卻為許多搖滾巨星製作專輯,如 Frank ZappaSimon and GarfunkelBob Dylan、與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爵士樂評家 Nat Hentoff 對於 Sun Ra 在咆勃樂的精算製作方式不以為然,他說 Sun Ra 的創作僅止於『些微發展即興的重複片段』,顯然是因為他從未聽過 Jazz by Sun Ra,才會產生疑慮,開場曲 Brainville 與 Transition 是快板革新作品,透過 Sun Ra 數學方程式的架構,音階與時間發出合鳴,Possession 在紛亂糾結中出現蒼翠繁茂的細緻與優雅,尾曲 Sun Song 在虛偽的天真中取一瓢飲。

Jazz by Sun Ra 解釋了 Sun Ra 在樂壇的影響力,創作方式與演奏模式,值得反覆聆聽,趣味富饒。

50 年代後期 Sun Ra 與團員開始奇裝異服,以埃及服飾和科幻小說為主要風格,開創知名度與新聞話題,這些服飾具有多重意義:首先證明了 Sun Ra 對古埃及與太空時期的迷戀,其次是提供給 Arkestra 樂團獨特到讓觀眾難忘的制服,舞台效果十足,這些服飾也具有滑稽解壓的氛圍(Sun Ra 認為前衛爵士樂手都太嚴肅了)。

1991 年 Delmark 重新發行的專輯 Sound of Joy(下圖左),其錄音時間是 1957 年 11 月,比 Sun Ra 在 Evidence 旗下發行的 Saturn 專輯都還要早,被公認是 Sun Ra 的第二張專輯(雖然後來陸續皆有更早的錄音作品被發行)。



Sound of Joy 收錄 50 年代 Sun Ra 在芝加哥時期的錄音,雖然有些曲目重複,不過演奏樂手不同,這些曲目也出現在 Evidence 發行的合輯 Visits Planet Earth / Interstellar Low Ways(上圖右)裡,其內容將咆勃與傳統搖擺樂栓在一起,很有意思。

Sun Ra 怪異的鋼琴與偶然地電子鍵盤彈奏和諧共融,cd 版比黑膠原版多兩首歌 - As You Once WereDreams Come True;其他曲目的不同版本也在 Evidence 的發行中可覓得蹤跡。

1958 年發行的 Visits Planet Earth 是另一道珍饈,紀錄 Sun Ra 於 50 年代中期至後期在芝加哥的作品,共收錄七首歌,前四首(Reflections In Blue、Two Tones、El Viktor、Saturn)於 1956 年錄製,Arkestra 的演奏給聆聽者十分傳統的印象,另外三首歌來自 1958 年份錄音,顯示樂團正要離開咆勃與搖擺樂,透過更顯著的打擊樂,陽光般的排鐘與空間感的琵琶,添增不和諧音。

這些曲目均在 50 年代錄製多次(參見上文 Sound of Joy 的介紹),不過編曲與樂手的變更,詮釋不同版本,值得回味, Visits Planet Earth 是 Arkestra 音樂投入外太空的關鍵,很重要。

Sound Sun Pleasure 專輯共收錄 13 首歌,前半段的錄音年份是 1958-1960 年間,就是 Sun Ra 與 Astro Infinity Arkestra 在芝加哥的時期,雖然他們的音樂錯綜複雜、無所不包,不過在這裡 Sound Sun Pleasure 似乎是一張爵士標準曲為主的專輯,這麼說吧,這張專輯適合推薦給派對開場時的音樂,而非自由即興到世界邊緣的洪水猛獸。

Hatty Randolph 在 'Round MidnightBack in Your Own Backyard 兩首歌中擔任 vocal,她憂鬱的嗓音與 Arkestra 相互輝映,這真是不尋常的組合 ; You Never Told Me That You Care 由 Sun Ra 與 Hobart Dotson(小號)共同譜寫,絕妙證明 Sun Ra 無人可及的創作與曲調的最高境界,頹廢疲乏的節奏讓人不自禁地沉淪;Enlightenment 同樣由兩人共同譜曲,但較近於 Ra 複雜的敘實,彷彿預言未來的創作風格,具有刺激與逐步堆疊的和聲。

若您買的是黑膠版本的 Sound Sun Pleasure,曲目只有前六首歌(唱片編號是 Saturn 512),1992 年 Evidence 唱片公司以 2cd 形式重新發行 Sound Sun Pleasure,另加入 7 首更早時期的歌曲,第七首 Deep Purple 約於 1953-1954 年在 Sun Ra 的公寓裡錄製,8-13 首約於 1955 年錄製。

Stuff Smith(小提琴)與 Wilbur Ware(貝斯)在 Deep Purple 與抒情小品 Can This Be Love 兩曲中出席;後咆勃歌曲 Dreams Come True 是小號手 Arthur Hoyle 在 Arkestra 初試啼聲的作品之一,同時也有 Clyde Williams 的 vocal,相當難得。

50 年代末期,Sun Ra 的大樂隊加入現代與堆疊的元素,開始將電子音樂,大量的非洲敲擊樂融入創作, 1959 年發行的專輯 The Nubians of Plutonia(下圖左)成功詮釋融合後的音樂,內容包含七首 Arkestra 代表作,如 Plutonian NightsNubiaAfricaWatusaAethiopia



The Nubians of Plutonia 是 Sun Ra 加入電子音樂的關鍵專輯,評價很高,Impulse 廠牌有重新發行,誠品音樂館 也找得到,唱片封面視覺藝術足以讓人醉倒,Evidence 廠牌更發行 合輯(上圖右),將 The Nubians of PlutoniaAngels & Demons at Play 合併成一張 cd,提供樂迷多重選擇。

Angels & Demons at Play 收錄 Sun Ra 樂團 1956-1960 年間的作品,這張專輯是由兩次錄音併成,前半段曲目錄於 1960 年,同名曲 Angels & Demons at Play 的原著是樂團貝斯手 Ronnie Boykins,他加入樂團前曾在 Muddy Waters, Johnny Griffin 與 Jimmy Witherspoon 等大師的樂團待過,不過這些大師與 Sun Ra 的風格迥異。

Urnack 的原著是 Julian Priester,他是樂團的伸縮小號手,同時也是優秀的爵士樂手和作曲家,曾與 Max Roach、Duke Ellington、John Coltrane、Herbie Hancock 等大師出席;Sun Ra 在 Music From the World Tomorrow 彈奏充滿未來感的風琴,John Gilmore 與 Marshall Allen 也有激烈地吹奏。

Tiny Pyramids 是一首青蔥翠綠的田園詩,長笛手 Marshall Allen 表現優異。這張專輯誕生在 Sun Ra 步入實驗之前,最後三首歌於 1956 年在芝加哥的 RCA 錄音室完成,也就是第二段錄音,管樂吹奏出活潑生動的旋律,親切近人易於聆聽。

1960 年 Sun Ra and the Astro Infinity Arkestra 在 Evidence 唱片錄製專輯 Holiday for Soul Dance,收錄八首曲目,奇怪的是沒有一首是 Sun Ra 自己寫的歌,例如 Dorothy's Dance 是短號手 Phil Corhan 寫的;另外包含爵士經典曲 Body and SoulEarly Autumn、Gershwin 和 Gershwin 的 But Not for MeI Loves You, PorgyEarly Autumn 甚至罕見的邀請 Ricky Murry 擔任 vocal。

Holiday for Soul Dance 在 70 年代初才發行,專輯沒有標示錄音日期,不過可以確定這是他們離開芝加哥往紐約發展之前的作品。學者由這張專輯推斷,當年 Ra 也組織小型爵士樂團,那時 Arkestra 的核心成員有 Ra, Marshall Allen(中音薩克斯風),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Phil Corhan(短號)、Ronnie Boykins(貝斯)與 Jon Hardy(鼓)。

George Gershwin 的經典曲目 But Not for Me 改編成活潑精神的快板,Boykins 與 Hardy 在 Day by Day 表現焦躁氛圍,趕上 Ra 對於前衛與自由爵士的新觀念,乖離的音調和時序在 Holiday for Soul Dance 融為一體,擁抱更多 Sun Ra 的第六感與浪漫魅力,同樣地,原本由 Jo Stafford 主唱的經典版本 Holiday for Strings,因為本身高度特色,在 這裡 也有另一番愉悅柔和詮釋。

不像一般 Ra 的音樂,總是出現持續不斷的切音,Ra 賦予 Holiday for Soul Dance 酷派後咆勃曲風,all music 則以 Experimental Big Band 形容專輯樂風,Murry 在 Early Autumn 的歌聲無法抵擋,慵懶抒情的 I Loves You, Porgy 畫龍點睛,為 Holiday for Soul Dance 的易於聆聽再添一分。

New York years (1961–early 1970s)

1961 年 Sun Ra 與 Arkestra 大部分的核心成員(Allen、Gilmore、Patrick 與 Boykins)離開芝加哥,在蒙特婁停留幾個月後,來到紐約,剛開始因為沒找到表演場地,加上紐約消費太高,他們住在共享資源的社區中,這個挫折徹底改變了 Sun Ra 與 Arkestra 的音樂,朝向自由/實驗爵士發展。

Arkestra 樂團增加許多鼓和打擊樂手,此時期之錄音著重採用新式錄音技術,例如透過延遲效果組裝空間感,且時常加入不尋常的樂器即興表演 - 很難解釋這些表演的開始與結束。

此時期 Sun Ra 開始透過手勢和肢體語言指揮樂團,此舉啟發短號手 Butch Morris,他將在未來開發出更細緻、更即興的指揮語言。

Ra 的音樂被解釋為『前衛』或『自由』(free)爵士,不過他對於『自由』(free)有另一番說辭:『我必須確認每個音符、配音均要到味,如果你一定要這樣說,那我會把 free 拼成 p-h-r-e,因為 ph 是必要的冠詞而 re 是太陽的名字,換言之我演奏 phre music - 太陽的音樂』。

為了延伸創作,Ra 要求團員學會兩種以上打擊樂器 - 於是出現各種族群的音樂風格,彷彿事先預言了世界音樂 - 幾乎所有他的薩克斯風手也學會多種笛樂器,如長笛、單簧管與雙簧管。此時期 Ra 廣泛使用合成器 (發明家 Robert Moog 送給他一台 Minimoog) 和各種電子鍵盤,成為先驅之一。

1961 年 10 月 Sun Ra 在 Savoy 唱片錄製專輯 The Futuristic Sounds of Sun Ra,是 Sun Ra 與 Arkestra 樂團到達紐約錄製的首張專輯,相當珍貴,也是 Sun Ra 在 Savoy 旗下唯一的一張錄音。

錄製 The Futuristic Sounds of Sun Ra 的 Arkestra 樂團編製較小,由七位主要樂手加上 Ricky Murray 在 China Gates 一曲擔任 vocal,專輯散發濃郁咆勃曲風,類似他們於 1954-1961 年在芝加哥的錄音,Ra 彈奏不插電鋼琴,搭配各式各樣打擊樂器,增添些許異國風味。John Gilmore 在某些曲目吹奏低音黑管和次中音薩克斯風,Marshall Allen 的長笛相當出色。

The Futuristic Sounds of Sun Ra 由 Tom Wilson 擔任製作,他也是 Sun Ra 第一張專輯 Jazz by Sun Ra(1956 年)的製作人,後來(1965 年)Wilson 與 Verve 廠牌的樂團 Mothers of Invention(Frank Zappa 是核心成員)簽約,發行首張經典大牒 (Freak Out!),同年製作 Bob Dylan 的專輯 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他也是 Highway 61 Revisited 的製作人之一,雖然只製作專輯中的一首歌 Like a Rolling Stone,不過他允許當時是吉他手的 Al Cooper 在曲子裡彈奏風琴,Like a Rolling Stone 成為經典搖滾歌曲。

回到 The Futuristic Sounds of Sun Ra,除了 The Beginning 外,其他曲目均讓人易於接受,認為 Arkestra 樂團只會製造噪音的人,應該來聽一聽 The Futuristic Sounds of Sun Ra

Cosmic Tones for Mental Therapy 於 Saturn Research 旗下重新發行,收錄 1961-1963 年 Sun Ra & His Myth Science Arkestra 在 Evidence 廠牌的錄音,原始錄音音質不佳,不過重新發行經過後製,音質明顯改善,也附上唱片文字,對收藏者是利多。

Sun Ra 宣稱受到太陽系聲波影響,音樂充滿宇宙能量,姑且不究真假,聽完 Cosmic Tones for Mental Therapy,至少發現 Sun Ra 有獨特的聆聽模式,並透過 Arkestra 樂團成功傳達所聽到的聲音。

專輯收錄五首抽象曲目,效果器貫穿整張作品,Cosmic Tones for Mental Therapy 同時兼備原始和超現實,聽起來像是 20 世紀受到空間曲折的現代樂,很不像爵士樂,雖然音樂中含有爵士元素(搖擺,前衛,咆勃.. 等),或許這也是對於『反分類 / 無法定義』的表達吧。

前衛與解構音樂通常缺乏主旋律,因此不平易近人,接受度低,喜愛尋覓怪誕或不平常聲音的樂友,應該將 Cosmic Tones for Mental Therapy 納入收藏,聽完這張專輯,彷彿同時穿梭不同時空的音樂,於是了解 John F. Szwed 在 Sun Ra 自傳裡寫下 Space is the Place 的意思。

John Gilmore 在第三首 Adventure-Equation 的獨奏令人想起衣索比亞甚至是蘇丹的音樂,唱片封底文字說這是清真寺宣禮者的叫喚,節奏自非洲移動至太陽運行,超乎想像的流暢,這首歌的中間和結束還有電話鈴聲,或許對於今日流行樂而言不足為奇,不過四十多年前卻堪稱創舉;第二首 Thither and Yon 與尾曲 Voice of Space 擁有難忘的薩克斯風獨奏和美麗的貝斯。

Cosmic Tones for Mental Therapy 預言了 60 年代後期崛起的迷幻運動,與 70 年代的融合音樂,這就是 Sun Ra 厲害的地方。

奇怪的是,all music 在 The Futuristic Sounds of Sun RaBad and Beautiful 樂評寫下這兩張專輯均是 Sun Ra 與樂團 Arkestra 到達紐約後錄製的首張專輯,先將真相交付歷史,Arkestra 樂團有些成員不願離開芝加哥,隨團前往紐約,而到達紐約的部分 Arkestra 成員,又沒有時間招募新樂手,結果 Bad and Beautiful 成為六重奏專輯,參與錄製樂手是 Sun Ra,還有 Marshall Allen、John Gilmore、Pat Patrick、Ronnie Boykins 與 Tommy "Bugs" Hunter。

除了第五首曲 Exotic Two 外,其他曲目介於標準曲和藍調之間,Search Light Blues 出現有趣的打擊樂,別具一格,Exotic Two 提到更清楚的重敲擊聲音,這是 60 年代 Sun Ra 樂團錄音的主要特色,60 年代中期 Arkestra 開始打造新音波路徑, Bad and Beautiful 或許是他們進入音波革命前,錄製最後一張最『內在』的作品,也是意義深遠的過渡時期唱片。

1964 年 Sun Ra 在廠牌 Evidence 錄製專輯 Other Planes of There,他與 Solar Arkestra 樂團透過五首曲子再次開拓音樂疆界,表演與作品皆呈現極端的實驗性。

22 分鐘的 同名開場曲 是一串無窮盡的聲波組曲,每位獨奏樂手在 Arkestra 樂團的發聲之間取得靈感,然後賦予充份機會,將曲子持續推進,依此類推,但這並不是一來一往的互動模式,不過在各自與(多次的)相異並列間,也互有關聯,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抓狂式的哀嚎與 Marshall Allen(雙簧管)、Danny Davis(中音薩克斯風)的吹奏契合,隨後他們快速為曲子建立起鬱鬱寡歡和精神分裂的特質。

相對之下第二首曲 Sound Spectra/Spec Sket 由 Roger Blank(鼓)與 Lex Humphries(鼓)主持一致的節奏模式,加上 Walter Miller(小號)緊密的旋律,其堂皇音調的細微差別試驗性地與 Ronnie Boykins(貝斯),Sun Ra 邂逅,由邏輯組織出音列,而非疾風狂熱的放縱。

第三首曲 Sketch 表面上由 Gilmore 打造全然的咆勃音調,後來 Sun Ra 加入狂亂熱烈的鋼琴彈奏,接掌氣氛並探索深遠層次。

Pat Patrick(低音薩克斯風)為 Pleasure 帶來鬱悶灶火和夢想前兆之情緒,有加分價值;尾曲 Spiral Galaxy 與開場相互呼應。

或許 Other Planes of There 不如未來作品的嚴選與要求,濃密刺耳的聲音遍佈四處,銅管和簧管在荊棘與漫步的華爾茲背景突兀,但是經過數十年,樂迷仍對 Other Planes of There 留著難以忘懷的印象,即便在老樂迷的耳裡,Other Planes of There 還是一邊感到嗆辣不羈,一邊豎起大拇指忙著推薦。

1965 年 4 月 Sun Ra 在廠牌 ESP-Disk 錄製專輯 The Heliocentric Worlds of Sun Ra, Vol. 1(下圖左),17 年後才有黑膠版本發行,收錄六首令人吃驚的前衛 / 自由爵士曲目,曲風怪誕遠超乎當時自由爵士的即興表演,背離繼往的旋律與和聲法則,爆發完全不同的創造力。



同年 11 月錄製 Vol.2(上圖右),雖然 Vol.2 在字面上意思是 Vol.1 的延續,不過大家卻認為這兩張唱片之間的主題性似乎沒有關聯,只是在發行順序上 Vol.2 較晚罷了。

Sun Ra 在廠牌 ESP-Disk 錄製的作品廣受樂迷和樂評青睞,推崇為自由爵士(或者 Sun Ra 所謂的『space jazz』)的珍饈,The Heliocentric Worlds of Sun Ra, Vol. 2 收錄無與倫比的三首曲子,依序是 The Sun MythA House of BeautyCosmic Chaos。Sun Ra 與樂團的作品通常強調樂手獨奏與樂團合奏,在反結構的自由發揮下,允許樂團定義聲音對比,呈現整體音波雕刻進展。

The Sun Myth 顯示 Ra 領導樂團的能力,由他起頭轉換 bongo 鼓即興演奏,而不像往常彈奏鍵盤,結果 Ronnie Boykins 跳進來彈奏催眠般的貝斯,加上 Marshall Allen 狂熱的中音薩克斯風,引起相互作用。

相對之下 A House of Beauty 搭配 Allen(短笛)獨奏, Ra(鋼琴)與 Robert Cumming(低音豎笛),氛圍逐漸轉移,Sun Ra 持續抒情至極的鋼琴彈奏,在輕快的敲擊與高聳的木管樂之間糾結。

尾曲 Cosmic Chaos 是 60 年代 Sun Ra 與 Arkestras 樂團最常製作的標準曲風,來勢洶洶,不斷加速的對位旋律揭開序幕,多位木管樂手同聲齊力,堆疊音樂,引發情緒共鳴。

60 年代中期 Sun Ra 的『space jazz』自我宣言遭受轉變,1965 年發行的專輯 The Magic City 便是轉換期之作,許多 Sun Ra 死忠樂迷與樂評朋友認為 The Magic City 要列入 Sun Ra 的嚴選錄音室發行名單之列。

雖然專輯名稱的『City』曾被認為是 Sun Ra 與樂團初登貴寶地的紐約(這張唱片也是在紐約錄製),不過謎底揭曉,『City』指的是 Ra 的出生地 - 阿拉巴馬州的伯明罕市。

The Magic City 共收錄四首自由爵士曲子,依序是 同名開場曲The Shadow WorldAbstract EyeAbstract I。四首曲目透過 Ra 的指示(手勢或演奏)即興錄音,60 年代初至中期,Ra 與 Solar Myth Arkestra 曾在曼哈頓的 East Village 駐場表演,住在這附近的樂手包括 Pharaoh Sanders 與 Babatunde Olatunji。

事實上 The Shadow WorldAbstract EyeAbstract I 就是在 Olatunji 的家居頂樓錄製。

參與開場曲的樂手 Ronnie Boykins(貝斯)Ra(鋼琴與 clavoline)、Roger Blank(鼓)、Marshall Allen(短笛)隨性投入(地球)煙霧不明的戰局,大家也會針對突兀處發動攻擊;有別於長達 27 分鐘的地球曲,接下來三首曲子則返回(Ra 的)太空主題,例如 The Shadow World 聚集輕鬆的貝斯和鈸,與 Ra 彈奏超現實主義的鍵盤。感謝 John F. Szwed 在唱片內撰寫的文字介紹,讓世人得以了解這位爵士天才。

1966 年 3 月 Sun Ra 在 Slug's Saloon 獲得演出機會,每週一晚上固定表演,對 Sun Ra 是突破性的發展,一邊吸引新聽眾,一邊茁壯知名度。兩個月後 Albert Ayler 也在 Slug's Saloon 現場表演,錄製成專輯 Vol.1Vol.2

Sun Ra 的名氣在此時達到第一波高峰,當時他被 Beat Generation(垮掉的一代)與迷幻音樂團團圍繞。駐場了一年半,往後五年也在 Slug's Saloon 斷斷續續表演,最後引來樂評家與重要爵士樂手,前來觀賞他們的演出,大家對 Sun Ra 的意見很兩極,不過有兩位咆勃巨擘對 Ra 的音樂讚譽有佳,第一位是小號之神 Dizzy Gillespie,有一次他鼓勵 Sun Ra:『加油 Sonny,他們也用過同一招想擊敗我』;另一次有人說 Sun Ra 的音樂『太偏激了吧』,鋼琴之神 Thelonious Monk 聽到後怒斥回應道:『Yeah,but it swings』。

Sun Ra 與 Arkestra 樂團在 ESP-Disk 廠牌旗下的發行屈指可數,每張錄音幾乎將音樂聲明表達得淋漓盡致,彌足珍貴。1970 年在 ESP-Disk 發行的專輯 Nothing Is 共收錄八首曲,內容是 1966 年春天他們在幾所紐約大學的現場表演錄音。

參與樂手名單落落長,包括 Ali Hassan(伸縮小號)、Teddy Nance(伸縮小號)、Marshall Allen(中音薩克斯風/長笛/短笛/雙簧管)、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Pat Patrick(低音薩克斯風/長笛)、Robert Cummings(低音豎笛)、James Jacson(長笛/木頭鼓)、Ronnie Boykins(貝斯/大號)、Clifford Jarvis(鼓)、Carl Nimrod(aka Carl S. Malone/Nimrod Hunt)(sun horn/鑼)。鼓手 Jimmy Johnson, Jr. 和 Roger Blank 也在 60 年代中期參與 Arkestra 樂團數次巡迴。

Ra(鋼琴/clavioline)領導樂團演奏自由即興與更有旋律結構之作,開場曲 Sun Ra and His Band from Outer Space 由簡短鋼琴獨奏延續到第二首曲 Shadow World,Patrick 流線般的獨奏圍繞在 Jarvis 和 Ra 的音樂漩渦,無伴奏薩克斯風隨即吹奏,證明才華與生俱來,Allen(雙簧管)由孤獨演變為瘋狂,最後隨著樂團的前衛聲音自由飛舞。

Theme of the Stargazers 發展出尾隨的兩首曲 Outer Spaceways IncorporatedNext Stop Mars,日後在不同版本發行出現,尤其是品質低劣的翻版黑膠唱片。

Dancing Shadows 自紛亂的銅管與打擊樂展開,結合啟發性質的鍵盤樂,彷彿由即興後咆勃樂切下一片迷人的快板曲;Imagination 是一首短詩;滑順愉悅的 Exotic Forest 加入 Allen 催眠般的雙簧管,組織支援 Boykins,讓人如癡如醉。

Atlantis 專輯收錄 1967-1969 年 Sun Ra 與 The Astro Infinity Arkestra 樂團的錄音,顯示 Ra 音樂的兩極 - 其一是他為 Hohner clavinet(60-70年代舊式電子採音的機械鍵盤樂器,廣泛使用在 funk 音樂)量身訂做的五首小品,Hohner clavinet 當時推出還不到一年,立刻成為 Sun Ra 的新寵。

其二是超過 21 分鐘的 同名尾曲,由七人制的 The Astro Infinity Arkestra 負責銅管/木管樂,與 Sun Ra 共襄盛舉。Ra 將 clavinet 授名為 Solar Sound Instrument,開場曲 MuBimini 有 clavinet 對照手提式的非洲 conga 鼓,雖然兩者突兀不容,但粉絲仍感到驚奇不已。

Mu 近乎昏睡的慢板節奏伴隨 Ra 的獨奏與 John Gilmore 受到 raga 影響的次中音薩克斯風吹奏;聆聽時會覺得 conga 很吵,如同 Yucatan (Impulse Version) 一曲,門鈴聲破壞了可以更有組織的結尾。

Atlantis 專輯 的首刻在獨立小廠牌 Saturn 發行,所以才會出現第三首歌名為 Yucatan (Saturn Version),1973 年 Atlantis 在廠牌 Impulse! 的再版發行,將 Yucatan (Saturn Version) 換成 Yucatan (Impulse Version)

尾曲 Atlantis 是 Ra 的『free』或『space』爵士史詩,聲音攪拌與多重圖像呈現閃耀質感與音調,多樣性質讓專輯 Atlantis 在 Ra 的發行序列鶴立雞群。

1968 年 Sun Ra 在獨立爵士廠牌 Black Lion 錄製專輯 Outer Spaceways Incorporated,收錄五首舊曲與一首新曲(Intergalactic Motion)。

Sun Ra 的爵士樂團在此時期達到創作巔峰,參與錄製的 15 人制樂手包含中音薩克斯風手 Marshall Allen 與 Danny Davis、低音薩克斯風手 Pat Patrick、次中音薩克斯風手 John Gilmore、鼓手 Ronnie Boykins、打擊手 Clifford Jarvis、小號手 Ahk Tal Ebah 與 Kwame Hadi。

Outer Spaceways Incorporated 的音樂相當有趣,聆聽者需具備寬闊胸懷與幽默感,才會愛不釋耳。

Philadelphia years (late 1960s–1990s)

60 年代後期 Ra 與樂團在紐約租賃的房子被賣掉,他們便收拾行李搬到費城的 Germantown 的 Morton 街,Ra 一直待在這裡直到往生。在紐約的租屋曾有幾次因為排演太吵招致鄰居抱怨;不過來到費城,他們卻受到鄰居歡迎 - 原因是親切、免費的毒品、與少年朋友交好。

薩克斯風手 Danny Thompson 在社區開了一家叫做 Pharaoh's Den 的便利商店,當閃電打到街上的樹時,Ra 認為是好兆頭,多項笛手 James Jacson 將焦黑的樹幹製成名為 Cosmic Infinity Drum 的(宇宙)巨鼓。

他們在紐約的 Slug's Saloon 仍於每週一固定演出,因此他們常搭乘火車在紐約與費城間往返。

1968 年終 Ra 與 Arkestra 在美國西岸展開首次巡迴,獲得形形色色的反應,從嬉皮到綿長迷幻的 Grateful Dead 都被 Arkestra 的表演 - 20 到 30 位樂手、舞者、歌手、吞火人與精心設計的舞台燈光 - 給困惑了。

滾石雜誌的 John Burks 寫了一篇 Sun Ra 樂團在聖荷西州立大學表演的正面樂評,因此 1969 年 4 月 19 日他們獲得滾石雜誌該期封面,將 Sun Ra 難以預測的注視介紹給廣大樂友。這場西岸巡迴表演的第一站還邀請鐵琴演奏家 Damon Choice 和聖荷西大學一位藝術系學生同台演出。

此時期 Sun Ra 與 Arkestra 的曲風傾向因襲舊制,常合併搖擺樂標準曲,不過他們的發行與表演仍相當折衷、充滿活力,且會收納(至少)一首冗長、半即興的打擊曲,Sun Ra 曾宣稱要繼續忽略傳統爵士,他說:『他們試著愚弄你,現在我必需教你,關於爵士,全部跟爵士有關』,Ra 一直分析研究 Fletcher Henderson 與 Jelly Roll Morton 的歌曲結構。

70 年代 Sun Ra 迷上迪士尼電影,他將迪士尼曲風注入表演,80 年代後期 Arkestra 樂團甚至在迪士尼樂園現場表演。Pink Elephants on Parade 的 Arkestra 版本 收錄在致敬專輯 Stay Awake,由 Hal Willner 擔任製作(1989 年發行)。

許多 70 年代的 Arkestra 現場透過 CD 發行,不過發行量卻不如早期的音樂。

1970 年的 The Solar Myth Approach, Vol. 1 是 Sun Ra 最實驗的非傳統專輯之一,七首曲目摘自 1967 年錄下的一些帶子,第五首曲 Scene III, Took 4 可聽出 Ra 剛開始接觸到 Moog 電子合成器的聲音。

The Solar Myth Approach, Vol. 1 證明他對不合諧音與反覆音興趣漸增,例如開場曲 Spectrum 有許多管樂和簧樂器相互對抗,即便吹的是同一個音調,還是讓人聽得頭昏耳花,如同專輯其他曲目,Spectrum 擁有骨瘦如柴的極簡結構,加上一點點的旋律發展或反覆對位。

這些曲目由奇怪樂器演奏,近乎十分鐘的 Legend 是伸縮小號的二重奏,只有 They'll Come Back 聽起來比較正常。

The Solar Myth Approach, Vol. 2 的錄製時間是 1970-1971 年,開場曲 The Utter Nots 在冷酷的非洲打擊樂背景參雜抑揚頓挫的獨奏樂手,如 Marshall Allan(中音薩克斯風)、James Jackson(雙簧管)、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等。

Outer Spaceways Incorporated 邀請大家(透過專輯)參與 Sun Ra 與 the Arkestra 的 外星之旅。

Ra 總是在關鍵點出其不意的跳脫主題,帶來高潮,喚起兒童時期的外太空遊樂園,他在 Scene 1, Take 1 透過 Moog 電子合成器製作天上的雜音,頭暈目眩;在 Pyramids 將鍵盤換成大鍵琴模式,浮現巴洛克時期的綺麗幻覺,最後獨奏的地方出現鬼魅般迷濛不明的聲音。

尾曲 Strange Worlds 在爆裂失控的樂團,神秘的鍵盤與人聲之間更迭。

1970 年 Arkestra 在美國之外找到工作機會,他們在法、德、英三國展開巡迴,這是他們首次跨海演出,在此之前歐洲樂迷只能透過唱片聽到他們的音樂,從此 Ra 在歐洲持續表演,直到往生前幾年。Ra 的理財觀念很怪,因為負責樂團巡迴和商業事宜的人是薩克斯風手 Danny Thompson,他堅持『no bullshit C.O.D.』 (貨到收款),無論是上台表演前或是唱片送達前,均要收到現金。

1971 年初 Sun Ra 在柏克萊的加州大學擔任駐地藝術家,教導一門名為 The Black Man In the Cosmos(在宇宙的黑人)的課程,前來選修的學生很少,旁聽者大部分是附近好奇的居民,有一個半小時的課是報告(加上講義與家庭作業研究),另外半小時是 Arkestra 表演或 Sun Ra 鍵盤獨奏。課堂教材包括 Madame Blavatsky(近代秘術復興的重要人物)與 Henry Dumas(非裔美籍作家和詩人)的作品、死者之書、希斯錄 (Alexander Hislop) 所著的『兩個巴比倫』(The Two Babylons)、Oahspe: A New Bible,再搭配埃及象形文字、非裔美籍民俗學等相關書籍與其他課題。

同年 Sun Ra 實現長期以久的願望,與 Arkestra 樂團在古埃及金字塔現場表演。

1972 年,舊金山公共電視台 KQED 的製作人 John Coney、Jim Newman 與劇本作家 Joshua Smith 和 Sun Ra 合作,製作三十分鐘半科幻、半記錄式的影片,叫做 Space Is the Place,Sun Ra 的 Arkestra 樂團也出現在影片中,拍攝地點在金門公園(Golden Gate Park)。

1972 年 10 月錄製的 Space Is the Place 獲得 All Music 滿分高評價,堪稱 Sun Ra 的典型代表專輯。

所謂『Sun Ra 的典型代表專輯』,具有以下元素-多樣主題,世俗曲目(如搖擺曲風的 Images)、埃及異族風格(如 Discipline),最後當然還要加上外星探討,例如波濤洶湧的 Sea of Sounds 與幽默滑稽的 Rocket Number Nine

同名開場曲 融合並延伸上述特色,環環相扣的和聲,非洲節奏,源源不絕的電子合成器加上歡娛的樂團組合,就像宇宙教堂的文藝復興,Sun Ra 透過 Space Is the Place,在風琴與鋼琴展現滿腹才華,John Gilmore 與 Marshall Allen 提供激昂獨奏,鞭闢入裡。

June Tyson 帶領 Space Ethnic Voices 成員,在首曲和尾曲扯開實驗般的空幻歌喉,對 Sun Ra 粉絲而言,這是一張不買會感到渾身難過的唱片。

既然提到 Space Is the Place,就不免提一下 同名的影片原聲帶,因為同名,發行年份又在同一年,容易產生混淆。

兩者差別顯而易見,專輯與原聲帶曲目迥異,雖然原聲帶收納同名專輯的兩首曲目的濃縮版本(Space Is the PlaceDiscipline 33),且提供氣勢兇兇,不妥協和能量滿滿的曲目,加上幾首未發行單曲,但原聲帶還是只有專輯的一半評價。

Sun Ra - Space Is the Place


同年錄製的 Discipline 27-II 想當然爾是由 Space Is the Place 延伸,這裡的同名尾曲長達 24 分半鐘,Space Is the PlaceDiscipline 還不到五分鐘;電影原聲帶裡的 Discipline 33 也不到三分半。

因此大膽推測 Discipline 27-II 收錄的版本才是原曲,另兩個版本則是順應電台的剪裁版。70 年代 Sun Ra 錄製更多 Discipline 版本,提供愛樂者更多選擇。

開場曲 Pan Afro 是代表之作,即興管樂為 Ra 的音樂老字號加分;第三首曲 Neptune(海王星)是對於外星的另一篇讚美詩,總而言之,Discipline 27-II 不易收藏,尤其是對 Space Is the Place 情有獨鍾的樂迷而言。

1975 年 11 月 Sun Ra 在主流爵士廠牌 Impulse! 發行專輯 Pathways to Unknown Worlds(下圖左),根據 1975 年 Robert L. Campbell 在新發行的 CD 版本的內頁文字描述 - 這張專輯於 1973 年便與另一張專輯 Friendly Love 一起完成 - 且透過三重奏形式錄製成四聲道聲音。

當三位樂手自由放任、即興演奏,聽起來與 Sun Ra 和 Arkestra(s) 的聲音幾乎大同小異,貝斯手 Ronnie Boykins 就像 Marshall Allen(中音薩克斯風/雙簧管)與 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打擊),他在 Arkestras 樂團表現突出,獲得 Sun Ra 賞識。

70 年代初期之後,Ronnie Boykins 表現大不如前,無論如何,他在 Pathways to Unknown Worlds 的出現沒有引來褒貶,其獨奏如 Campbell 所言 - 確實在專輯中成為焦點。



另一焦點是 Ra 透過電鋼琴與鍵盤,為專輯注入 Moog 合成器的音波,他不斷實驗各種樂器的質感,獲得各式回應,為 Pathways to Unknown Worlds 異中求異,2000 年廠牌 Evidence 發行的合輯 Pathways to Unknown Worlds/Friendly Love(上圖右)加收錄音室(因為音頻不佳而)失敗之作 無名,不過越失敗,反而越吸引偏執樂迷瘋狂收藏。

70 年代中期 Arkestra 樂團有時會在週六下午(於費城居家附近的 Germantown 公園)免費戶外表演;晚上在夜店演出時,有人會站在後台,販賣白色封面無任何標示的地下黑膠唱片,內容是 Ra 與 Arkestra 樂團的一些現場錄音歌曲(有一場萬聖節的秀,這位銷售員還扮成金色外星人,販賣的其中一張黑膠唱片封面改編自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Cosmos 分別在廠牌 Cobra 與 Inner City 發行,根據 Discogs 資料記載,Cosmos 內容收錄亂中有序的七首曲目,參與錄製共有 12 位樂手。

蛻去以往薩克斯風手們在曲子行進時的飛掠、尖叫,Cosmos 帶來硬式咆勃的爵士氛圍;Sun Ra 大鍵琴彈奏表現卓越,數次與樂團在空間敞開對話,評價頗高。

1977 年 5 月 Sun Ra 在廠牌 Improvising Artists 發行鋼琴獨奏專輯 Solo Piano, Vol. 1(下圖左),是 1977 年發行兩張獨奏專輯的先發,這一張評價較低,失去樂團 Intergalactic Space Research Arkestra 的火力支援,他展現溫柔文雅的一面,不見昔日樂團領導的王者風範。

Solo Piano, Vol. 1 收錄六首曲目,包括兩首標準曲 -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Motherless Child 和 Duke Ellington 的 Yesterday - 其他四首曲子均為 Ra 的作品。

令人驚訝的是,Ra 的即興彈奏混合拘謹與放縱,通常聽到這些聲音時,會以為接下來他要開始顫抖音調,與龐大管樂放肆的大鬧天庭,不過,在 Solo Piano, Vol. 1,他卻踩著腳踏板,讓音符在空間裡自我迷失,在空虛中孤獨與漂浮著,聽起來好像別有洞天,不幸的是,Ra 在整張專輯 37 分鐘的彈奏,無聊至極且不達水準。



同年 7 月錄製的第二張獨奏專輯 St. Louis Blues(上圖中)明顯改善許多,內容不僅收錄四首平易近人的原作,還收錄三首標準曲,分別是 St. Louis Blues、Three Little Words 與 Honeysuckle Rose。

Ra 重新研究 Fletcher Henderson 的搖擺樂,注入自己的音樂靈魂,偶然彈奏這些經典曲目,讓樂迷感到驚喜不已,也讓自己的鋼琴獨奏充滿魅力。

同年 10 月 Ra 與樂團 Arkestra 在紐約的 Storyville 現場表演,錄製成專輯 Unity(上圖右),這回他們彈奏一籮筐經典標準曲,包括 Duke Ellington 的 Lightnin'、Fletcher Henderson 的 Yeah Man!、Jelly Roll Morton 的 King Porter Stomp、Miles Davis 的 Half Nelson 等,共有 15 首,瀰漫懷舊的搖擺風格,這場表演精采絕倫,評價很高,可惜不好找。

1978 年 Sun Ra 在費城一個很小的廠牌錄製專輯 Lanquidity,有人說這是一張 Sun Ra 的舞曲專輯,其實是因為 Sun Ra 在這張專輯中的每首歌旋律,都設定在穩定的 groove,與他先前光怪陸離的詭異風格差別甚多。歌曲中的管樂、蘆笛、吉他、Sun Ra 的鍵盤獨奏,都在層層堆疊的結構中達到頂峰。

開場同名歌曲 Lanquidity,其緩慢的步調和輓歌的氣氛讓人回想起 Charles Mingus 的 Goodbye Porkpie Hat,接下來的 3 首歌則擁有活潑輕快的節拍,還有 70 年代後期在許多爵士樂團間廣為流行的融合風格,均可在這幾首歌中捕捉到。近乎 11 分鐘長度的終曲 There Are Other Worlds (They Have Not Told You Of),其風格較像是 60 年代至 70 年代初期的 Sun Ra,沒有經過領導、凝聚力不強的作品,加上種族形式的聲音喃喃、講訴,或唱著有關於外太空的內容。

Lanquidity 的首刻唱片相當稀有,甚至可說在市面上消失了,直到 2000 年 9 月,透過 Evidence 廠牌的重新發行,才讓這張入土多年的唱片兵馬俑重見天日!

1978 年 11 月 Ra 在小廠牌 Sweet Earth 錄製專輯 The Other Side of the Sun,內容收錄五首曲子,在時光機前後穿梭。

第二首曲 Flamingo 是 1942 年 Ted Grouya 與 Edmund Anderson 共譜;第四首曲 On the Sunny Side of the Street 產於 1930 年,由 Dorothy Fields 填詞,Jimmy McHugh 譜曲,後來成為爵士標準曲,演奏過的樂手包括 Dave Brubeck、Louis Armstrong、Benny Goodman、Lionel Hampton、Errol Garner、Dizzy Gillespie 與 Count Basie。

十年前聽過 Sun Ra 的樂友一定不敢置信這是他的作品,因為相當忠於原味,使得他曾說要『忽略傳統爵士,教大家什麼是爵士樂』諷刺不已。

無論如何,Arkestra 樂團演奏 Space FlingManhattan Cocktail 和代表曲 Space Is the Place 精確無誤,獲得高評價。

參與專輯錄製包括六位簧樂手(John Gilmore、Marshall Allen 等)、三位小號手(Michael Ray、Eddie Gale)、兩位伸縮小號手(Robin Eubanks 才 23 歲)、法國號 Vincent Chancey、吉他手 Dale Williams、三位貝斯手、四位打擊樂手與歌手 June Tyson 等。

1980 年 2 月 24 日 Sun Ra 與 Arkestra 在瑞士的 Gasthof Mohren Willisau 現場表演,錄製成專輯 Sunrise in Different Dimensions,於實驗廠牌 hatHUT 發行 CD,限量三千張。

Sunrise in Different Dimensions 獲得 all music 四星半崇高評價,另外半星由兩位鼓手 Chris Henderson 和 Eric Walker 失分,他們缺乏搖擺隨性,在老經典曲目的表現呆若木雞(或許是因為沒有貝斯手的關係吧)。

無論如何,參與錄製的九重奏(Ra (鋼琴/風琴)、John Gilmore(次中音薩克斯風/黑管/長笛)、Marshall Allen(中音薩克斯風/雙簧管/長笛)、Danny Thompson(低音薩克斯風)、Kenneth Williams(次中音、低音薩克斯風)、Noel Scott(中音、低音薩克斯風、長笛)、Michael Ray(小號粗管短號))表現出色。

先不管奇怪的樂器組合,除了收錄 Ra 的新曲,還有 30 年代歌曲的怪異刺耳版本,如 Big John's SpecialYeah Man、Queer Notions、Limehouse Blues 與 King Porter Stomp。

Ra 的餘生將音樂重點放在搖擺樂改革與外太空創作,除去鼓手失誤,Sunrise in Different Dimensions 即為晚期代表作之一。

以下影片摘錄自 1980 年發行的 DVD - A Joyful Noise(Tony Bunn 擔任貝斯手,依此推測影片拍攝時間應該是 70 年代後期),光怪陸離表演方式點燃爭議,褒貶各半。




<未完>

1 則留言:

OSEN 提到...

原來我手邊那唯一的SUN RA 是
1968 年 在獨立爵士廠牌 Black Lion 錄製的專輯 Outer Spaceways Incorporated,收錄五首舊曲與一首新曲(Intergalactic Motion)。

真想聽聽SPACE IS THE PLACE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