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May, 2018

2018-05-01

有一對情侶躺在床上,他們的對白如下:
女:『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男:(嘆)
女:『有時你跟我說話,眼裡卻沒有我.. 我看著你眼神時就知道,你心裡還有別人..』
男:『你知道.. 我願意把你想要的都給你,對吧?』
男:『但我不能,因為我什麼都沒有了.. 我的心全碎光了.. 好嗎?』

這是電影 The Notebook《手札情緣》裡的一幕(對白),現在,你是這一幕劇的女主角,剛才和男主角對話,你認為他:
1) 他的心全碎光了.. 趕快帶他去急診。
2) 他什麼都沒有了.. 所以真的沒辦法給我。
3) 等到有一天,他有了什麼,或者他的心康復了,他就可以把我想要的都給我。
4) 他還是愛我,不然我們不會還躺在床上。等他睡醒,再問他一次。
5) 他不但不愛我,而且在他心裡,我也不重要。

傾聽別人說話,並不只是把別人講的,牢牢記住,而是對於別人所講的話,要用什麼方式解讀?解讀到什麼程度?更重要的是,當對方講話之後,我能夠從他講話的節奏、重心、範圍、態度、表情.. 得知在他心裡,我的位置在哪裡?

這是一門哲學,就是我今天要寫的題目:『倒著聽』

有一位年輕人客,和一位老人客,在唱片行吵了起來:

老:『現在的年輕人,聽的音樂都好難聽,吵死了,不知道你們在聽什麼,聽起來都一樣。』
少:『你們這些 LKK 聽的才難聽,無聊死了,聽起來才是一模一樣。』

你也在一旁,把這一場吵架『倒著聽』,你聽到的是:
1) 年輕人聽的音樂,真的好難聽。
2) 老人聽的音樂,真的好難聽。
3) 人有國界,音樂無國界。
4) 他們對於彼此聽的音樂,都不熟悉。
5) 這家唱片行,至少有一半的唱片,聽起來都一樣。

2018-05-02

一位父親想陪伴孩子,於是跟他八歲的孩子下象棋,下贏孩子被罵;下輸孩子也被罵,為什麼呢?

當他贏孩子時,人們說:『跟孩子下棋,你還當真?欺負小朋友』。
當他故意輸孩子時,人們說:『急著栽培草莓族嗎?從小就讓他輸不起?』

這位父親A被罵得滿頭包,他跑去向另一位父親B求救,正好父親B,在和他的孩子下象棋。父親B,舉起『車』,把孩子的『兵』吃掉,此時,孩子臉上浮現不捨的表情。父親B,起手有回,把『兵』和『車』還原至上一步,說:『這一步不算,你可以重下』。

孩子知道一件事:再重蹈覆轍,『兵』就會被『車』吃掉。於是,他改走『相』,啪一聲,父親B又舉起『包』,把『相』吃走了。

和之前一樣,父親B,起手有回,把『相』和『包』還原至上一步,說:『這一步不算,你可以重下』。就這樣,孩子在和父親B的一來一往,逐漸學會下象棋。

『啊!原來這才是真正的陪伴』父親A想著:『陪伴不是輸贏,也不是下象棋,是寓教於樂,透過玩樂,讓孩子逐漸獨立、學習思考』。

另一個爸爸,帶著三個小孩到公園玩球。三個小孩站成三角形,爸爸問老大:『要怎麼開始玩呢?』老大說:『我丟給老二,老二再丟給老三,沒接到球的人就扣一分。』

遊戲開始。老大故意亂丟,讓老二接不到,老二有樣學樣,也亂丟讓老三去撿球。爸爸喊暫停,說要改變遊戲規則:『讓對方接到球的話,三個人可以同時加一分,這叫做『共同分數』,共同分數到達一百分,離開公園後就可以一起去喝飲料。』

遊戲重新開始。玩過幾輪,老大和老二站的位置變得比較靠近老么,因為他們發現老么的力氣比較小。分數超過五十分之後,他們越來越注重與對方傳接球的默契。

老綁在旁邊看到整個過程,有以下心得:

第一,這位爸爸更改了遊戲規則,讓孩子們從『敵對』變成『團隊』。

第二,這位爸爸並沒有坐在旁邊滑手機、拍照,或者玩電腦。他加入孩子們的遊戲,才知道該如何負起家庭教育的責任。

2018-05-03

一位老主顧推開耕者的門,滿臉悲傷。老綁跟他聊了兩句,發現他心不在焉。

綁:『你還好吧?你臉色不好。』
客:(不語)

人客坐下來。

客:『我不好,我很不好。』
客:『甚至不知道,是怎麼走到你這裡的。』
綁:『從哪裡?』
客:『成大。』
綁:『你不是常常這麼走過來的嗎?』

客:『對。但是剛剛,我在成大醫院,在自己上班幾十年的地方,看了太太的檢驗報告。』
綁:『啊?』
客:『癌症第四期。』
綁:『唉呀..』

客:『我在醫院裡服務一輩子,快退休了.. 沒想到,沒想到.. 救不了我的太太..』
客:(掩面)
綁:『天啊.. 怎麼會這樣..』

一時之間,耕者的空氣凝結,我聽到人客哽咽,以及自己的眼淚。

面對著這麼好的老人客,他訴說剛才發生的遭遇,我突然將心比心,如果今天這一切發生在我身上,這麼巨大的災難,叫我如何承受?我伸出手,搭著人客抽動的肩膀,趕緊想說些安慰的話,卻一句也講不出口,只聽到人客哽咽,以及自己的眼淚。

客:『我看完報告,心裡一直想,等一下回家,面對太太,我要怎麼跟她說?我.. 我一片混亂.. 我說不出口..』
綁:(淚)
客:『我走出醫院,腦子一片空白,我不能回家,我不要回家..』
客:『因為我回到家,太太就會問我,可是我.. 我不能說.. 我說不出口.. 我現在,還沒準備好..』
客:『我要回家去面對,但是,我還沒準備好.. 我不知道要去哪裡..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然後,我就推開你的門,這中間的過程,我是怎麼走來你這裡.. 為什麼我會走來你這裡.. 我真的不知道..』

綁:『你需要音樂..』
客:『我需要我太太,我需要她活著,我需要她活下去..』
綁:『嗯..』
客:『我不希望她走,我快退休了,等我退休,好日子才要來.. 她一輩子都跟著我吃苦,好不容易,我快退休了,我們要出國去玩,要整天守在一起..』
綁:(唉)
客:『我是一個很差勁的丈夫,我實在是.. 該走的是我,怎麼可能是我太太?她那麼好,那麼無怨無悔.. 她一輩子..』
客:『都守著我和孩子們..』

唉..

綁:『我們沒聊過私事,不過你會說這些話,我認為你並不差勁。』
綁:『你的年紀大我一輪,你的現在,是我的將來,剛才一時之間,我實在是.. 無法去接受,以及想像.. 不過,如果換作是我,我也和你一樣,希望承擔痛苦的是自己。』
綁:『替所愛的人承擔痛苦。』

人客深深吸了一口氣:『我需要一張黑膠唱片,它能夠瞭解我現在..』
綁:『有一張黑膠,因為太悲傷了,在過去一年,都賣不出去。』

老綁播放 An Evening with Belafonte / Mouskouri 的 My Moon
當唱針放上黑膠,音樂響起,氣氛立刻陷入無限悲傷。

貝拉方堤,如泣如訴低吟呢喃.. 人客跟隨歌曲,若有所思的閉上雙眼,臉頰上盡是淚痕。

客:『我要帶這張黑膠,它知道我,訴盡心中悲情。』
客:『聽完這幾首,我大概知道,等一下要怎麼跟太太說了。』

人客離去,老綁的情緒還留著..
珍惜你所愛的人,因為有一天,我們都要道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