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Apr - May, 2018

2018-04-06

昨午有四位醫學系畢業的年輕人,正在等待醫院放榜,錄取之後,他們將成為準醫師,在醫院服務。

他們來耕者尋找爵士黑膠,老綁邀請他們玩四個古典版本的『台南好聲音』遊戲。接近尾聲時,又有兩位年輕人蒞臨,他們在報導者(The Reporter:留言一)任職,報導者是難能可貴、優良、非營利組織的獨立發行媒體,需要大家支持。

老綁提起這兩組年輕人的用意在於,我不認識這六位年輕人,不過,要說起關連:2006 年,老綁時任第一屆誠品黑膠文藝復興運動,策展團隊,團隊裡面另一位核心人物王儀君小姐,目前正在報導者(The Reporter)服務。

其次,耕者的人客,超過半數是醫師,這點也是老綁始料未及,他們來自台灣各醫院。

在我的天馬行空:
一、四位醫學系畢業的年輕人,他們有沒有可能也看過報導者?
二、四位醫學系畢業的年輕人,他們有沒有可能,被耕者的醫師人客錄取?在未來,他們才知道,原來他們都來過耕者?
三、二位報導者年輕人,以及老綁,有沒有可能,將來被這四位,醫學系畢業的有為年輕人醫治?
四、二位報導者年輕人,在將來,有沒有可能,會報導這四位醫學系畢業的年輕人?

我想起一部羅賓威廉斯主演的電影『迴光報告』(The Final Cut),以及另一個故事:

老綁唸的本科是工業工程,和現在經營黑膠唱片行,一點關係也沒有。耕者開幕第二年,一位人客在結帳之後,超過耕者營業時間,暢談音樂,賓主盡歡,過了晚餐時刻而不自知。

客:『我們就近吃晚餐吧,我請你。』
綁:『怎麼可以呢?應該是我請你。』

就這樣,我們到東安路的上海好味道,餐點上桌之後:

綁:『請問您平日的工作是?』
客:『我是幾家工廠的廠長,最近在大陸開設了三家。』
綁:(驚)『報告廠長,我是工業工程科畢業的。』

老綁跟人客相視大笑。

綁:『如果不是因為黑膠唱片,我可能就是您的部屬了。』

每天在耕者,如上述,各地的有緣人客,不約而同,來這裡相會。能夠把這些緣份串在一起的魔力,就是黑膠唱片了。大家平時在各自崗位克盡職責,一旦來到耕者,卻只說一種語言:黑膠唱片。這件事,老綁一直深刻體會著。

透過本文,向大家致上敬意,謝謝你們為了黑膠,願意來小店一聚,所有的相聚,都會轉化,成為耕者向前走的力量,謝謝。

2018-04-07

我喜歡會流淚的人客,他們流淚之後,將心事侃侃而談。
請不必擔心,因為老綁記憶不好,很快的,就會忘記。
忘記之後,留下來的,只是一份感動。

在耕者,聽到的音樂訊息量,可以感動人客。
可以讓人客流淚,他們流淚之後,將心事侃侃而談。
請不必擔心,因為老綁記憶不好,很快的,就會忘記。
忘記之後,留下來的,只是一份感動。

2018-04-13

女生人客首次蒞臨耕者,她說:『我的狗過世了,我想買一張黑膠唱片,預算在一千元。』
老綁從架上找到蕭邦的『小狗圓舞曲』,播放。

客:『不是您想像的這樣。』
客:『我的狗,聽的是我與前夫,共同的歌』。

綁:『比如?』
客:『重金屬或電子音樂』。
綁:『請問您有唱機嗎?』
客:『沒有。』

綁:『沒有唱機,怎麼會想買曲盤呢?』
客:『我的狗兒子剛過世,我載牠去動物醫院,委託他們火化,然後,我走著走著,看到你們招牌,心想,我需要一張,充滿回憶的黑膠。』
綁:『原來如此。』

老綁從架上找到 Janis Joplin 演唱的 Summertime
客:『好特別。』
綁:『這是女生唱的喔。』
客:『天啊!我還以為是 Axl Rose..』
綁:『哈哈!有一點像。』

綁:『有沒有想起哪一年的 summer?』
客:『有.. 前夫離開的那年,充滿悲傷,只有我的寶貝 Slash 陪伴我。』
綁:『你的狗叫做 Slash?』
客:『對,是我前夫取的。』

老綁從架上找到 Ella Fitzgerald 和 Louis Armstrong 演唱的 Summertime
客:『這感覺,讓我好難過。』
綁:『想起哪一年的 summer?』
客:(哭泣)『是每日下晡,我和 Slash 在公園散步。』
綁:『好幸福!』
客:『我們相依,成為彼此最重要的人,我把 Slash 當作囝仔,我跟他說話,他也回應我,我們一起度過每個艱苦和幸福。』

老綁從架上找到普萊絲(Leontyne Price)演唱的 Summertime。



綁:『Summertime 源自 Gershwin 蓋西文所撰歌劇 - Porgy and Bess 乞丐與蕩婦。』
客:『這個版本很符合我,現在的心境。』
綁:『怎麼說?』
客:『好像從一個,很高、很寬廣的角度來看待生離死別,我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寧靜,那種寧靜,是屬於心裡的平靜。』
綁:『太好了。』

客:『像這樣,能帶給我平靜的音樂,好像無形中,也在陪伴著我(哽),去渡過暴風雨.. 我現在無法透過任何音樂去找到希望,即使有,我也會感到很虛假、遙不可及,能帶給我寧靜,那就是最好的陪伴。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想要第一、或者第二張黑膠,但是現在,和我的心境,有共鳴的,就是這一張。』

綁:『您說得太好了,我好感動。』
綁:『只是,我不能賣這張黑膠唱片給您。』
客:『為什麼呢?』
綁:『請問您沒有唱機,要如何播放唱片呢?』
客:『這個您不必擔心,以後我會想辦法找一台唱機,來播放這張黑膠。』

綁:『不,不,不是這樣子的。』
客:(疑惑)
綁:『您是愛狗之人,將來會依賴的,依然是愛犬;今日黑膠之旅,請您轉化成為,未來的能量,希望您在小店找到平靜之後,能重新出發。』
綁:『毛小孩與黑膠當然不違和,希望老綁的好意能不被曲解。』
客:『謝謝您,假如這是一期一會,我也會記住的。』

老綁凝視著黑膠唱片,聆聽著黑膠,對於它們剛才釋放的音樂訊息量,以及人際之間的化學變化,越發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2018-04-21

真是有趣的過程,我在耕者,以及私人收藏,找到 19 張,根據英國民謠 Greensleeves(綠袖子)改編的黑膠,它們來自搖滾、民謠、爵士、古典等不同曲風。

為了明天的聆聽會,將這些黑膠清洗,聽過幾遍,其中,我的家人也一起參與,我感覺到幸福。十九首歌,播放給人客聽,突然覺得,自己穿過時光隧道,回到了 DJ。

要如何編排播放順序呢?這是過去擔任二十年職業 DJ,所犯的通病。要按照曲風?樂器編制?還是市場喜好播放?反覆思考.. 我要透過這個聆聽會,告訴人客甚麼訊息?它的靈魂是甚麼?

最近推掉一個校園演說,因為人數多,黑膠的音樂訊息量,會被大空間稀釋。行有不得,反求諸己,在陋室,和四位知音,作夥聽著 Greensleeves(綠袖子),分享彼此感受,這就是我明天要做的,小確幸。

主題:『Greensleeves 綠袖子』聆聽會
日期:2018-04-22 / 3PM-6PM
需求名額:2位(另有2位已由耕者主顧預約)

預計播放以下 18 個黑膠版本 :

1) Jeff Beck (Guitar Solo)
2) Ray Bryant (Jazz Piano)
3) Jean-Pierre Rampal / Alexandre Lagoya / Michel Legrand
4) Oscar Peterson / Jiri Mraz / Ray Price




5) Jimmy Smith / Kenny Burrell / Grady Tate
6) Paul Desmond / Jim Hall / Percy Heath / Connie Kay
7) Paul Desmond / Modern Jazz Quartet
中場休息
8) John Coltrane / Eric Dolphy / McCoy Tyner / Reggie Workman / Elvin Jones
9) Rainbow
10) Isaac Stern / Milton Katims cond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1AD)
11) Isaac Stern / Milton Katims cond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1C)
12) Morton Gould cond His Orchestra



13) Daniel Barenboim cond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14) Sir Adrian Boult cond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15) Sir John Barbirolli cond The Strings of the Sinfonia of London
16) Neville Marriner cond St. Martin-in-the-Fields
17) Jessye Norman / Alexander Gibson /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18) Odetta



謝謝

2018-04-26

近日,新人客結帳之後,說要介紹朋友來買黑膠。

綁:『千萬不要。』
客:『為什麼?』
綁:『請你回想,剛才你進入耕者,第一句話跟我說甚麼?』
客:『你好,我想買一張黑膠唱片送給客戶,可是我對黑膠都不懂,可不可以請你幫忙?』
綁:『對!你已經幫我回答你的問題了。』
客:『蛤?』

綁:『請讓我將人客分成:認為自己比店家專業的人客,以及,認為自己比店家不專業的人客。』
客:『我是屬於後者,因為我是真的對黑膠不懂。』
客:『喔.. 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
綁:『謝謝你。』

客:『我想起許多日本節目,他們去採訪店家時,被拒絕。一開始,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應該是飢餓行銷,或者店家故弄玄虛,不過,經過剛才,聽完您的分享之後,我開始覺得,拒絕被採訪的店家,有幾分道理。』

綁:『複製才能賺錢,這是主流想法,大部分的人,都是這麼看待一門生意,很可惜,我有不同看法。不過,因為我的看法和人家不同,所以我的僻性強,你介紹人客給我,會因為我的僻性,而造成彼此的困擾,甚至是誤會。

就像剛才那一個鐘頭,我們談到的『傳承』和『取悅』。這二者之間,難以接軌,我不能要求人客去做,他們做不到,或者不值得去做的事,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這是耕者的核心精神之一,所以我只能要求自己,如何把要傳遞給人客的訊息,透過寓教於樂,透過輕鬆簡單的遊戲,讓進門的有緣人,如你,來瞭解。

你瞭解了,也接受我的想法,在未來,我們之間依然存在許多門檻、衝突,所以,就更甭提,你要介紹給我的,陌生朋友,那會造成他我之間,更多困擾。

我和你,一起去菜市場買吳郭魚,你買一斤 60 元,我買一斤 80 元,第一階段,我就因為買貴 20 元而遭到討論,然後,你認識阿基師,你把魚拿給阿基師煮,我沒有認識任何人,所以我自己煮。產生兩個結果:阿基師煮出來的魚,是飯店菜,可以賣 600 元;我把魚煮壞了,外焦內不熟,甚至分屍成好幾塊,只能賣 50 元。

從此,我們的價值觀,朝著反方向走:你因為賣了 600 元,不禁想著,如果下次買一斤 100 元的魚,會不會煮出 1000 元的料理?原先的 600 減 60,獲利 540 元,後者的 1000 減 100,獲利 900 元,所以,你當然會這麼想。

但是我呢?我把魚煮壞了,只能賣 50 元。意思是說,我的天花板,就是 50 元,請問我下一次,有沒有可能再買一斤 80 元的魚?當然不可能!我只能往下走,去找一斤 30 元的魚,如此,我才有 20 元的獲利空間。

你的價值觀往上;我的價值觀往下,這是完全相反的立場。』

人客在耕者買了魚,結帳回家,下次,他還會來嗎?那要看,看這個煮出來的料理,是 1000 元?還是 50 元?

2018-04-28

耕者剛開業沒多久,老綁就意識到,要著墨音響系統,特別是價格親民,訊息量能維持在水準以上的唱針、唱機、擴大機。於是就朝著二手的老機器,想一探究竟。

有一天,我發現一家堆滿二手硬體設備的店家,於是帶著耕者名片,走進這家店。

綁:『您好,這是我的名片,請問您是老闆嗎?』
闆:『我是。(看了名片)你的店最近很出鋒頭喔,我這邊的客人,都時常提起。』
綁:『真的嗎?謝謝!其實今天來,是有事相求。』
闆:『喔?』

綁:『(拿出三萬元現鈔)這些錢,我想押在您這裡,然後,請您讓我搬走兩台擴大機,我想搬回店裡研究,兩天之後,搬來還您。如果逾時,請您自動將我的押金沒收。』
闆:『嗯..(思考中)』
綁:『如果搬走的那兩台,其中,我覺得有合適的,就向您購買,押金依然維持在三萬,然後,我再抱走另外二台擴大機,回店裡研究,周而復始,不知道您願不願意接受我的提議?』

我的用意在於,希望能一台、一台嘗試,找出適合聽黑膠唱片的機器,介紹給店內有心人客。結果硬體店家的老闆,他答應我的請求,接下來的兩年,我就是這麼,押金兩、三萬,抱了好多音響機器回耕者做功課,半夜不睡覺,在那邊搬機器,移來挪去,後來脊椎手術,這也是原因之一。

兩年下來,老綁也和老闆建立起友誼,當時市場還沒有出現所謂的低價唱機,我實在很想和這位老闆合作,請他幫忙協助我,關於硬體維修,甚至能夠合資,進一些像是中古的 Technics 1200 MK2、或者 NAD、Marantz、Shure.. 我現在說的這些,都是對於初入門者,較具親和力的品牌,也是我親身聆聽、比較出心得的。

於是,有一天,我厚著臉皮,又跑去敲老闆的門。

綁:『老闆,我有個生意想找你談,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闆:『喔?』
綁:『就是,我們以後有沒有可能合作,一起進一些中古的黑膠硬體,來販售給我店裡,有心想要聽黑膠的人客?雖然我知道,您店裡,還是以數位的設備為主要業務。』
闆:(思考)(思考)
闆:『那麼我問你,假如我們合作,你覺得每個月,大概可以賣掉幾台唱機?或者擴大機?』
綁:(思考)(思考)
綁:『ㄟ.. 大概一台左右..』

闆:『(大笑)每個月一台.. 這.. 能夠稱之為生意嗎?』
綁:『(頓悟)對厚.. 我到底.. 在認真個什麼啊..』

於是,老綁就一邊又好笑,一邊又羞愧的返回耕者。打開電腦,連結到臉書粉絲團,又看到自己出門前 po 的新上架唱片,心裡想著:這是什麼新上架資訊啊?一點都不迷人,老實說,無聊死了,既沒有美女演奏家、沒有 XX 小協,也沒有 NM 的片況,如此一來,這.. 還能夠稱之為生意嗎?

於是,老綁-哈-哈-哈,大笑三聲,對於未來,耕者要走的願景,似乎也明朗了起來。

2018-04-29

老綁正在等待 The Shape of Water《水底情深》的 DVD,因為 Sally Hawkins(莎莉霍金斯)是我非常欣賞的演員,特別是觀看了 Aisling Walsh(艾斯林·沃爾什)導演的《彩繪心天地》(Maudie)。

喜歡看愛情文藝片的朋友,或者正在修成正果的男女朋友們,一定要看《彩繪心天地》(Maudie),這部電影無論是劇本、導演、編劇、美術、攝影、演員,都是上乘。



我認為《彩繪心天地》(Maudie)和一般愛情文藝片,有很大的不同。一般的愛情文藝片,大多在『輸贏』層次上著墨,例如兩女一男,或者兩男一女,但是,也許就是不能在現實生活物化愛情,所以才能吸引觀眾,帶給他們超越現實的選擇,這是逆向思考。

總之,我喜歡《彩繪心天地》從頭至尾,都是一對一的、妻對夫的,內心探討:一對完全不合適的夫妻,尤其是莎莉霍金斯,她忍受男性沙豬主義(在家地位,依丈夫的高低排序是:夫、狗、雞、妻),運用藝術天賦,以及一輩子的時間,讓丈夫一點一滴,去瞭解彼此,然後到了老年,珍惜著彼此的愛情。

他們從年輕演到老,有一幕,老夫妻吵架,莎莉霍金斯離家,丈夫終於低頭認錯,跑去接她,他們坐在公園,一開始還嘴硬,說分開之後,日子都過得比原來更好。以下是對白:

夫:『我比較好,走到商店有七哩遠,我是說.. 你比狗難照顧』 妻:『我比較好,我比狗好。』 夫:『什麼?』 妻:『我比狗好。』

夫:(嘆氣)(望天不語) 妻:『嘿!你看到那朵雲了嗎?那一朵!』 夫:(望天) 妻:『她看起來像大屁股的女人。』 夫:(噗ㄘ)笑了出來 妻:『頭有一邊都禿了,看到了嗎?』

夫:(搖頭) 妻:『你看到她了嗎?她盯著你看。』(笑) 夫:『我沒看到她。』(I don't see her) 妻:『你沒看到她?』(You don't see her ?) 夫:『我只看到你。』(I see you) 妻:『你看到什麼了?』(What do you see ?) 夫:『我看到身為我妻子的你.. 我一直都是』 (I see you as my wife.. I always have) 妻:(看著他) 夫:『我只是.. 我不要你離開我..』(I just.. I don't want you to leave me..) 妻:『為什麼我要那麼做?』(Why would i do that ?) 夫:『因為你比我有成就 』(Because you can do much better than me) 妻:『不 』(No.) 妻:『我比不上你.. 跟你在一起,我就滿足了.. 跟你在一起』(I got.. I got everything I want with you.. everything)



我從頭看到這裡,心內已累積滿滿情緒,想起了巴倫波因(Daniel Barenboim)指揮倫敦愛樂,魯賓斯坦(Arthur Rubinstein)彈奏的貝多芬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慢板,雖然經歷人生風風雨雨,但是曲末卻散發出幸福滋味,如同上述對白結束時,夫妻緊握著手,不發一語,永結同心之情,足已彌補走過的崎嶇路途。

這部電影,早就超越娛樂,它是一部家庭教材,可以傳世給子女,就像黑膠唱片,面前有的,就應該要珍惜,太多選擇,反而兩頭空,我好像又開始犯碎念了,好吧,就寫到這裡,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上一篇←  →下一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