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October, 2016

2016-10-09

客:『台南的黑膠市場大不大?』
綁:『非常大!』
客:『真的?』
綁:『台南市有 188 萬人,假如有一萬人聽黑膠,你說市場大不大?』
客:『一萬人聽黑膠,那真的很大。』

客:『台南真的有一萬人,來你這裡買黑膠?』
綁:『當然沒有,所以我才有努力的空間。』

客:『哎呦,多講ㄟ。』
綁:『重點是,這跟市場大不大沒有關係,而是老綁的努力還不夠。』

2016-10-11

A:『女人錯就錯在愛上藝術家,我們愛上藝術家,而非男人。』
B:『錯在哪裡?』
A:『二者不可分,藝術家成就了男人。』
B:『假如房子起火,你只能衝進去救一個:天下最後一本莎士比亞,或是一位陌生男人,你要救哪一個?』
C:『世上不能沒有莎士比亞。』
D:『書沒有生命。』
B:『不,書是藝術,藝術有生命。』

-伍迪艾倫 Woody Allen:百老匯上空子彈 Bullets Over Broadway(1994)



2016-10-11

客:『你這甘有台灣民謠的曲盤?』
綁:『差不多沒有。』
客:『甘好找?』
綁:『無好找了喔,你有要特別找誰的?』
客:『有 許石 的嗎?』
綁:『擱卡歹找。現在國語台語攏嘛貴、甘哪貴。』

客:『可以幫我逗找嗎?因為許石是阮阿叔。』
綁:(眼睛一亮)『許石是您阿叔?啊!不簡單!他的歌真出名!』

客:『無他的曲盤,啊。。甘有楊三郎的?』
綁:『嘛無。不過楊三郎的歌同款好聽。』

客:『楊三郎的外甥女,就是許石的太太。』
綁:『安ㄋㄟ?這呢好!』
客:(滑手機)『你看,這(相片)就是許石的太太,阮阿嬸,九十幾歲了。』
綁:『哇!九十幾歲,真不簡單。』
客:(滑手機)『你看,這(相片)就是我要找的,許石的曲盤。』

客:(手機相片)『大王、太王、女王、太王、太王。。』
綁:『這曲盤橘色的,應該是十吋仔,真歹找喔。』
客:『你知影許石紀念館嗎?』
綁:『知!前幾個月好像還有轉寄過活動消息。』
客:『那是七十年特展,在愛國婦人館。』
綁:『喔。』
客:『明年,等 許石紀念館 翻修完成,會擱再辦展。』
綁:『在哪裡?』
客:『在西門路。』
綁:『到時陣,一定愛通知我喔,阮這攏是愛聽歌ㄟ。』
客:『好。』

2016-10-14

好幾年前,和老師一起聽了普羅高菲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的四個版本。

師:『剛剛那四個版本中,你最喜歡哪一張的管弦樂團演奏?』
我:(頓住)
我:『管弦樂?』
師:『對。』
我:(回想)(回想)(回想)

我:『我只注意到鋼琴耶。』
師:『管弦樂呢?』
我:『幾乎沒什麼留意,唉呀。』

我:『為什麼老師不問鋼琴?只問管弦樂呢?』
師:『不只是管弦樂團,還有管弦樂團裡的長笛、黑管、銅管,低音撥奏。為什麼要問這些主奏之外的配器呢?是要提醒你,去注意主流之外,其他不同的聲音。』

(再次播放)
(闔目睭)(認真聽)



我:『這次聆聽的角度不一樣,好像又聽了四張完全不同版本的演奏。』
我:『但是聽完之後特別累。』
師:『因為要更認真去聽。』
我:『雖然累,但是聽完之後,對於演奏的整體看法,卻改變了,不再拘泥於主奏樂器鋼琴。』

師:『如果你在聽音樂時,能夠切換聆聽角度,聽取不同樂器的聲音,那麼,在家庭、職場或社會上,聽到不同意見時,也能自由切換角度,看到或聽到各種意見的內聲部。』

師:『如果能站在多種角度看事情、聽取多元意見,就能夠瞭解、體諒,甚至能欣賞不同的聲音、或者較隱晦、被遮蓋住的聲音、想法。』
我:『哇!聽唱片,也有這麼多哲理。』

師:『能夠包容多元樂器、學習找出這些被主流樂器覆蓋之下的配器、欣賞這些較隱晦、不明顯的配器,對於演奏,就會產生多元想法。瞭解多元的角度及看法,就越能體諒別人,越能多一分和諧。』
我:『嗯。』

師:『當弦樂組收掉,長笛或黑管浮現的 moment,其實是很美的。』
我:『真的!』

2016-10-17

小明在臉書認識一位法國朋友,他接受小明邀請,要來台南旅遊一週,小明負責招待,希望帶給這位法國朋友,一個深刻印象。

前三天,小明帶法國朋友吃遍台南小吃,法國朋友讚不絕口。第三天晚餐結束時,法國朋友問小明:

法:『請問台南有沒有好吃的法國餐廳呢?』
明:『應該有吧。』
法:『明後天,我們可以找幾間來吃嗎?』
明:『當然可以。』

小明平時幾乎很少去吃法國餐廳,這時候,小明想出了兩個辦法:

1) 估狗。
2) 問專家朋友。

根據估狗大神,第一名的法國餐廳叫做『法國好好吃』,平均積分是:4.7

隔天,他們蒞臨這家法國餐廳,用完餐後,連小明自己,都覺得沒有 4.7 分。當天晚上,小明問遍了所有朋友,其中一位朋友小華,是美食專家,他吃遍全台一百家最厲害的法國餐廳,於是小明傳訊息請教小華:

明:『請教華大大,您推薦最好吃的台南法國餐廳,是哪一家呢?』
華:『當然是『法國尚好吃』,這家是『死前必吃』的十大餐廳。』
明:『哇!這麼厲害,那就非吃不可了,謝謝華大大。』

隔天,他們蒞臨『法國尚好吃』,但是用完餐後,小明『拍謝嘎想要死』,因為這家餐廳不但沒有『死前必吃』的感覺,而且,還不如前一天估狗到的『法國好好吃』。

一個月後,小明的另一位臉友問小明:『你和我一樣,都有在聽黑膠唱片耶,請教你,最好聽的黑膠版本,你認為是哪一國的呢?』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不知道的朋友,請回到第一段。

2016-10-18

客:『老綁,逐擺經過,你攏沒開吼~~』
綁:『對啊,你看我有多麼不想要乎你進來。』

客:『啊哈哈哈,是真ㄟ逆?』
綁:『到底有幾次啦?』
客:『很多次啊。』
綁:『安ㄋㄟ你慘了。』
客:『蛤?』
綁:『這呢多次沒買著,你這次要把盡前的扣打,攏買乎了喔。』

2016-10-20

男人,非常喜歡佔上風、比大小。
喜歡佔上風的男人,非常幼稚。

什麼學校畢業?
什麼職業?
開什麼車?
認識某某某。

比到最後,一定會問這個:
你幾年次?

客:『你看起來,不像黑膠世代的人嘛。請問你幾年次的?』
綁:『我八十三年次。』
客:『那麼年輕?』
綁:『我八十三年開始聽黑膠、買黑膠,中間沒有間斷,今年剛滿二十二歲。』

可以回到音樂了嗎?

2016-10-24

一對年輕情侶人客來找『五黑寶』的黑膠。當然,老綁沒有立刻幫他們尋找五黑寶。一如往常,邀請他們玩『台南好聲音』遊戲。

這次老綁選的是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皇帝』,的四個不同演奏版本。第一個版本播放結束,男生就透過『爬山過程』形容自己聆聽時的感覺。

綁:『你之前有聽過這首曲嗎?』
客:『沒有。』

播放到第四個版本,店內又多了三組人客,老綁因為太忙,而忘記在第二樂章結束時切歌,一直到第三樂章進行了三分之二,才回過神,把唱針拿起來。

綁:『拍謝,剛才在後面忙過頭,讓你們多聽了第三樂章。』
客:『其實,我們很想把它聽完。』
綁:『真的?為什麼?』
客:『因為第三樂章,有一種已經登上高峰,正在眺望美景,震撼的視野!』
綁:『你真是太有音樂細胞了!雖然你從未聽過這首曲子,但是,從登山的比喻來形容這首曲,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播放及討論結束)

一般這時候,人客會起身說謝謝老綁分享,如果有五黑寶,就結帳離去;如果沒有五黑寶,就請老綁未來到貨時,再簡訊通知。

不過,人客起身讓其他組人客試聽,卻問起老綁:『請問像剛才聽的這種音樂,都放在哪裡呢?』

老綁先播放第二組人客要試聽的黑膠,接著帶領年輕情侶人客,到『鋼琴協奏曲』的上架區域:『都在這裡,按照作曲家排序。』
(老綁翻閱著黑膠)

綁:『如果你要找貝多芬、布拉姆斯、蕭邦。。』
客:『但是我們不懂。可以請你推薦嗎?』
綁:『當然可以!剛開始接觸的話,先從莫札特開始聽。』
客:『例如?』
綁:『例如第 20-27 號鋼琴協奏曲。』

(選出三片黑膠,遞給人客)



客:『我們要如何試聽呢?』
綁:『現在人客太多,要試聽的話,可能要重新排隊。不過,你們有手機跟耳機嗎?』
客:『有。』
綁:『可以上網 YouTube,當別組人客正在試聽時,你們先聽 YouTube,把喜歡的曲目篩選出來,這樣可以嗎?』
客:『嗯,這是不錯的方法。』

於是,男女人客一人一邊耳機,就在網路試聽了莫札特第 20-27 號鋼琴協奏曲。老綁一邊幫其他人客換唱片試聽,一邊在年輕人客這邊穿梭。

一個半小時後,年輕人客選了三張莫札特鋼琴協奏曲,結帳時:

綁:『謝謝你們願意接受我的遊戲和推薦。』
客:『其實我們想買五黑寶,是因為已經有了CD,才想買黑膠;不過,剛剛聽老綁的意見,也有道理,既然有了CD,也可以把預算拿來聽一些,我們沒有接觸過的音樂。』

客:『只是,因為沒有人帶領我們聽古典音樂,所以就不得其門而入,也從未想過要買古典黑膠,倒是老綁這麼介紹之後,覺得古典音樂並不難。』
綁:『真是太棒了!』
客:『我們先買這三片回家聽,下回再來請老綁推薦別的。』
綁:『謝謝!這是老綁的最高榮譽!』

2016-10-26

小明是國小二年級的小男生,他天生好動,不但坐不住,而且像蟲一樣,靜不到五秒鐘,又開始扭來擺去、衝來跳去,身上的瘀青像家常便飯,撞壞課桌椅、撞傷同學,讓小明的爸爸及老師,傷透腦筋。

有一天,小明的老師在上課時,看到小明又坐不住了。老師靈機一動,下課時,從抽屜拿出一支三百元的硬筆書法鋼筆。

師:『小明,你看這支筆,漂不漂亮?』
明:『嗯。』
師:『老師借你這支漂亮的筆,你會不會寫出很漂亮的字呀?』
明:(眼睛發亮)『一定會的啊。』
師:『那麼,你在作業本上,用這支鋼筆寫自己的名字,記住喔,這支鋼筆有一個魔法。』
明:『什麼魔法?』
師:『就是寫字速度如果越慢,字就會越漂亮喔,你想不想試試這個魔法?』
明:『想啊想啊!』

於是,老師把鋼筆借給小明。小明很想去操場跑跳碰,卻又想玩鋼筆寫字。『反正下節課、下下節課,都還會下課,都可以去操場,這節下課,就先玩鋼筆寫字吧。』

小明小心翼翼的把作業本放好,把筆蓋打開,看到筆頭上面,還刻著漂亮的圖騰,哇!這支筆好高級,好想用這支筆寫字。他捧著筆,手還微微發抖著,生怕等一下筆掉到地上,又闖大禍。

小明想起老師說過:『寫字速度如果越慢,字就會越漂亮喔。』於是,他拿著亮晶晶的筆,在作業本上寫第一劃,這個感覺,跟平時寫字,那種想要潦草結束的鬼畫符,是完全不同的。

小明的眼睛,盯著從筆尖滲出的墨水,看著它印在作業本上,看到出神了,多麼神奇的筆,他心裡面想著,自己的鉛筆盒裡,都是用到快沒有筆心,也懶得削的鉛筆,以及只剩下最醜的顏色,還斷裂成好幾段的蠟筆。

十分鐘的下課時間,小明端端正正坐在位置上,生平第一次,用鋼筆寫了自己的名字。

明:『老師!老師!你看,鋼筆把我的名字變漂亮了!』
師:『真的耶!你會使用鋼筆的魔法了,好厲害!』

到了最後一節下課,要放學了,老師走到小明面前。

師:『想不想帶這支魔法筆回家寫作業?』
明:『想啊!可是,真的可以嗎?』
師:『可以啊!但是,明天一定要記得帶來還老師喔。』
明:『好啊!好啊!』

老師在小明的聯絡簿上寫著:『今天老師借鋼筆給小明,讓他帶回家寫功課。』

第二天早上,小明的爸爸,帶著小明來上課。

爸:『小明怎麼向老師借筆,真是不好意思。』
師:『喔,是我主動借給他的。』
爸:『昨晚真是不可思議。』
師:『嗯?』
爸:『小明非常認真的,坐在書桌前面,一直寫到睡覺前,用鋼筆寫字,他沒有吵吵鬧鬧,也沒有衝來衝去,彷彿變了個人似的。』
師:『哈哈!看來,我的方法奏效了。』
爸:『是什麼方法呢?』
師:『如果用好一點的筆,給小明寫字,他或許會因為要使用這麼好的筆,而開始『認真對待』寫字這件事。如果他開始認認真真,一筆一劃,紮實的寫字,那麼,字也會工工整整、漂漂亮亮的回報他,接下來,他會獲得更多成就感,以及自信心。』

師:『字寫得越久,就會越有耐心跟定性,希望寫字這件事,在未來,能帶給他更多收穫。』
爸:『經過昨晚親眼目睹,我相信,這是一定會的!』

後來小明長大了,有一天,他想聽黑膠唱片,於是,開始考慮買黑膠唱機,嗯,該買什麼樣的唱機好呢?

接下來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還不知道的朋友,請回到第一段。

2016-10-29

客:『請問有沒有鄧麗君的黑膠唱片?』
綁:『沒有。但是,國台語的黑膠在這一區。』

(十分鐘後)

綁:『有沒有一個小時,跟我玩一個遊戲?』
客:『玩遊戲?怎麼玩?』
綁:『我來主持這個遊戲,你跟著我就可以了。』
客:『我只能再待半個小時。』
綁:『好,那就半個小時之內完成遊戲。』

今天播放的黑膠,是莫札特第21號鋼琴協奏曲,的3個不同演奏版本。若依照過去,應該是播放4個不同版本,由於今日人客時間有限,只播放3個版本。

(播放第一個版本)
(綁、客討論)
(播放第二個版本)
(綁、客討論)
(播放第三個版本)
(綁、客討論)

綁:『所以,古典音樂就是這麼有趣,三個版本所呈現的,是三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一般到了這個時候,人客會說:『謝謝老綁的分享,以後若有鄧麗君的黑膠,請再通知我。』然後就起身離開。

不過,今天人客留下來,似乎沒有趕著要離開的意願。

客:『請問你剛剛播放的這些,是不是交響樂?』
綁:『不是,這是鋼琴協奏曲的慢板,也就是 bla bla(。。解釋十分鐘)。』
客:『其他架上的古典黑膠,也都像這樣子的曲風嗎?』
綁:『不一定,例如 bla bla(。。解釋十分鐘)。』

客:『喔,原來如此。因為封面上的英文或德文,常常看不懂,如果亂買回家聽,又時常買錯。』
綁:『所以你要當作買水果,bla bla(。。解釋十分鐘)。』
客:『喔,這樣一來,就不會買錯了。嗯,你講得有道理,或許我應該把買鄧麗君的錢,拿來聽古典。如果你願意幫我挑選的話。』
綁:『當然願意。』
客:『但是,鄧麗君的唱片比較貴,你不是會賺得比較多?幹嘛不進多一些鄧麗君來賣?』
綁:『不是這樣子的,bla bla(。。解釋十分鐘)。』

老綁的心裡,又感動了。原本人客只願意給老綁三十分鐘,卻在約定時間到了之後,又興致盎然的,多留了四十分鐘,瞭解到底聽古典,都在聽什麼?要如何來擁抱古典唱片?

我認為,一家店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傳遞訊息給人客,至於什麼樣子的訊息,因老闆而異。而耕者要傳遞的訊息,在今午,又成功的傳達給陌生的新人客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