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September, 2016

2016-09-01

雖然我們無法延長有限壽命。
卻可以無限的提昇生活品質。

走一小時路。寫一篇日記。
看一部電影。聽一句真話。
種一盆花卉。讀一本好書。
喝一杯咖啡。聽一張黑膠。

2016-09-04

人生際遇,是很微妙的安排,緣份也是。

週日因加班處理進貨而開店,兩位同齡廿四歲,剛踏入職場的大學男女同學,因為剛買黑膠唱機,估狗到耕者。

來到耕者,老綁自然相偕玩遊戲。播放四張黑膠唱片,分別由不同鋼琴家,彈奏德布西的『月光』奏鳴曲。



第一張黑膠,放上唱針之前。

綁:『你們有聽過德布西的『月光』嗎?』
客:『沒有。』
綁:『視覺佔了大腦大部份的 CPU,所以等一下聆聽過程,如果你們閉起眼睛,聽覺就會打開喔。』
客:『好。』

放上唱針。
人客閉目,身體前傾。

放送結束。
討論感覺。
話匣子打開。

男同學在高雄樂器行上班,會吹奏長號、彈奏貝斯;女同學任職台南本地某家廣播電台,擔任聲音剪接。他們大學畢業作品,是拍攝影片,主題『夢想』。

原來,二位都是喜愛電影、音樂的年輕人。

綁:『你們有加入我們臉書嗎?』
客:『沒有。是因為想找唱片,才從網路估狗到貴店的。』
綁:『所以也不知道我們今天原定是店休?』
客:『哎呀!真的不知道。』
綁:『所以是臨時起意來的?』
客:『對啊。』
綁:『這就是緣份了。剛才我們聽了德布西的『月光』,過程中,我們也聊了二位的工作、規劃、夢想,接下來,老綁要與你們分享,耕者的故事。』

開設一家屬於自己的唱片行,是不是年輕人的夢想呢?對於今日蒞店的二位人客,從他們閃閃發光的眼神,也許是吧。老綁侃侃而談,過程裡,感嘆時光流逝,曾幾何時,我也是二十啷噹,初出茅廬的春風少年兄,如今,歲月如梭,換化為播種善因的園丁,給予對未來充滿不確定的年輕人,精神灌溉,經驗分享。

三個鐘頭,不知不覺過去了,男同學想要尋找木吉他演奏的黑膠唱片,老綁播放美國廠牌 MHS 發行的巴洛克時期西班牙音樂,古典吉他獨奏。試聽時,吉他的音箱共鳴、撥奏的力度輕重、琴弦的震動、空氣空間交織的泛音,就如今日的交談:放鬆、自在,但是充滿豐沛的感覺,以及心情。

有朝一日,二位少年仔若回想起今日,心頭甜滋滋,老綁就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6-09-04

一位醫師,因為太喜愛聽黑膠唱片,於是將黑膠音響系統,安置於診間。
一日,患者入內就診,醫師正在聆聽古典音樂的黑膠唱片。

患者:『醫生啊,不好意思,這個音樂很難聽,可不可以換成別的?』
醫師:『不好意思,這個音樂不是播給你聽的。』
患者:『喔?那是誰要聽的?』
醫師:(指自己)

醫師:『是我自己要聽的啦,我聽了心情很好,這樣才能趕快治好你的病。知不知道?』
患者:『喔,原來是這樣。』
醫師:『你要靠我,我要靠音樂,OK?』
患者:『OK!OK!』

2016-09-06

下晡落大雨,下貓下狗,老綁開始規劃洗唱片、整理唱櫃。風鈴一響,貴客蒞臨。

綁:『哎呀!下這麼大的雨,有沒有淋雨了?』
客:『還好。』
綁:『來附近辦待誌?』
客:『噢!不!是專程來聽唱片的。』
綁:『真的嗎?太感心了!』

綁:『可是雨勢這麼大,很不方便吧?』
客:『但是一想到下雨天,你店裡應該人比較少,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試聽。』
綁:『專業!真是太專業了。』

選擇下雨天來唱片行,人最少,所以可以自由自在聽黑膠,老綁把聲音開得更大,而且沒有其他人客,試聽不必排隊。選擇下雨天來唱片行,老綁最清幽,最有時間玩遊戲、比較版本、播放音樂、經驗分享。選擇下雨天來唱片行,這麼體貼店家,老綁被人客感動了,想起學生時期常說的一句話,叫做『風雨無阻』。

『風雨無阻』通常用在機車聯誼,或者翹課去看電影。但是把『風雨無阻』用在逛唱片行,補充精神食糧,這就值得老綁寫日記留念。我想起自己剛開始收藏黑膠唱片時,那時候還沒有拍賣網站,為了一張黑膠唱片,可以開車上高速公路,從台北到台中,甚至到高雄,跟朋友碰面,只是因為:他願意將一張黑膠唱片賣給我。

買了唱片,再上高速公路,回台北。今天的人客風雨無阻,讓我重溫往日熱血,讓我們偕伴前行,將熱情傳播給更多樂友!

客:『老綁,超過您的打烊時間了,要不要我下次再來聽?』
綁:『當然不要。您都風雨無阻了,打不打烊,不重要了。』

2016-09-06

有三位人客,相偕來逛唱片行,和老綁閒談。

綁:『現在景氣真醜,所以我們特別嚴選這一區,低價黑膠。』
客A:『太好了。』
客B:『真的,現在景氣好差。』
客C:『錢歹賺啦。』

綁:『景氣甘有影響到你們的行業?』
客A:『有啊,都被網路搶走了。』
客B:(點頭)
客C:『唉,怎麼拼得過網路。。』

綁:『啊不然,你們平常都在哪裡買黑膠?』
客A:『網路。』
客B:『網路。』
客C:『網路。』

2016-09-08

厝會漏水,是很正常的。
這表示厝會喘氣。

厝無愛漏水,很簡單。
在內壁套著塑膠就好。
你甘要住在裡底?

黑膠有炒豆仔聲,嘛是真正常。

曲盤會喘氣,放送時陣,就親像人。
曲盤袂喘氣,就是塑膠,你甘要聽?

2016-09-10

有一位阿公,辛苦了大半輩子,鑽研牛肉麵,要傳承給兒子,兒子不喜歡湯湯水水,他喜做生意,雲遊四海。阿公尊重兒子意見,把生意興隆的牛肉麵店收了。後來,兒子的生意也做得不錯,家庭經濟富足。

但是因為兒子、兒媳常常不在家,孫子在富足環境成長,衣食無缺,缺的是父母陪伴,久而久之,誤入歧途,最後染上毒品、殺人未遂。

另一位阿公,辛苦了大半輩子,鑽研牛肉麵,兒子傳承技藝,將牛肉麵發揚光大,孫子自幼,看到公爸辛勤工作,長大也逐漸投入家族生意,分擔工作。

湯湯水水的生意十分需要體力,因此一家三代每日全心全力投入麵店,打烊之後,還要備料、倉儲等前置、後置作業,雖然辛苦,心內卻很踏實。

當我聽到上述這兩個故事,心裡面有些感慨。感慨的不是:『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還會有少年郎想繼承家業?』

一家三代的生意,這是經濟傳承,如果換想成『精神傳承』呢?假如從我開始,要將『精神』傳承給第二代、第三代,那麼,我會選擇什麼,來傳承給子孫?

客:『老綁,你們這裡有賣鄧麗君的曲盤嗎?』
綁:『唉!現在找鄧麗君的曲盤,為時已晚啦。』
客:『很貴嗎?』
綁:『原版的,有錢還買不到咧。』

客:『安奈逆?』
綁:『一張唱片一萬多塊,怎麼買?怎麼賣?』
客:『卡早阮老仔厝裡有一堆。』
綁:『到尾啊攏拿去射飛盤了啊。』
客:『對啊,你奈災?』
綁:『因為大家攏同款,卡早土角,現在重買。』

2016-09-13

客:『老綁,請問有沒有黑人音樂的黑膠?』
綁:『有哇,在這一區。』

綁:『請問要找什麼樣的黑人音樂?』
客:『因為我是 Hip-Hop DJ,所以要找 Hip-Hop,或者可以刷碟的工具片。』

(半小時後)

綁:『其實,我以前也是 DJ,不過現在從良了。。』
客:『哇哈哈哈~』
綁:『您應該是用 1200 的唱盤?』
客:『對。』
綁:『MK 幾?』
客:『MK5。』
綁:『刷碟時,VTA 都升很高?』
客:(不懂)
綁:(走到唱盤位置,指著 VTA)
綁:『就是這個地方啊。』
客:『我都沒有動過。』
綁:(升高 VTA)(降低 VTA)
綁:『有沒有看到底座會升降?』
客:『有,可是我的都維持在零。』
綁:『維持在零?那你的刷碟技巧應該很厲害,除非你也在唱頭上面貼一元硬幣。』

綁:『針壓跟抗滑呢?有沒有時常微調?』
客:『不是都維持在2就可以了嗎?』
綁:『當然不是,而且針壓不一定等於抗滑,要視你的聆聽環境去變化。』
客:『網路說針壓2,抗滑就是2。』
綁:『當然不是那樣,你是 DJ,怎麼會讓網路來教你?』

綁:『其實,這些微調整,聽古典樂最能分辨。』
客:『可是我對古典樂不熟。』
綁:『沒關係,我們選幾張,一起聽。』

客選:
巴哈:三重奏
莫札特弦樂四重奏
莫札特弦樂五重奏

(老綁放上唱針)



客:『很好聽耶。』
綁:『樂器質感很清楚,跟 Hip-Hop 很不一樣喔。』
客:『整個有氣質了。』
綁:『長笛的聲音活靈活現。』
客:『好,我要這張。』

(老綁換片)

綁:『現在這張弦樂四重奏,由四個提琴組成,較高音的是小提琴,較低音是大提琴,中提琴的聲音較不容易聽,你要闔眼仔細聽喔。』
客:『嗯,也很好聽。』
綁:『如果再加一台鋼琴,變成鋼琴五重奏的話,整個層次會更鮮明,有一張 London 橘標的鋼琴五重奏,我拿來跟這張比較一下。』

(老綁換片)

客:(聆聽中)
客:『果然很不一樣!』
綁:『給你供作參考。』
客:『剛剛聽的這幾張,我都要。』
綁:『好。』
客:『這是我第一次買古典黑膠,原來古典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難。』
綁:『沒錯,回去聆聽時,記得動一下 VTA 或抗滑,演奏的表情也會改變喔。』

2016-09-14

風颱天 也是洗曲盤天
為了怕洗到一半 停電

所以就在 水桌仔邊
點蠟燭 啊!有氣氛

小小燭苗 一邊無閒和
窗縫溜進來的風 起舞
一邊陪伴著 老綁的心

點著蠟燭 洗著曲盤
如如不動 世外桃源
真正特別 又擱幸福

2016-09-17

有一位喜歡音樂的爸爸,新買了唱盤,放在客廳,與電視播放系統連結在一起。

『大家聽聽看,這是爸爸年輕時,最喜歡的皇后合唱團。』



歡喜放上黑膠唱片,準備放送,要關掉電視囉,這時候,引起家庭成員抗議,大家正在追劇、煲劇,關掉電視再打開,那麼,漏掉的那一段劇情,怎麼辦?

『爸,劇情正在緊張,皇妃快要被處死了啦。』
『你不是說我們是民主家庭?不然來投票表決!』

經過投票,投給聽黑膠的,只有爸爸一票;其他家庭成員三票都投給電視。

電視繼續開著,唱盤關掉。等大家就寢,爸爸終於再度打開唱機,放上唱針,準備享受音樂的美好,太太出現了,說:『大家都要睏了,轉卡小聲咧。』

轉小音量,爸爸聽完第一首歌 We Will Rock You,感覺像是 We Will Love You,搖滾樂變成抒情歌,索然無味,也就寢了。

當晚,爸爸輾轉難眠,他決定明天把唱機移至書房,到了隔天,這一整天,爸爸都在期待下班後,趕快回家搬唱機。度日如年,終於等到下班,他飛也似的,成為全公司第一位打下班卡,同時也是第一位回到家裡的人。

擴大機、喇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大粒汗、小粒汗,還差點閃到腰,一邊接喇叭線,一邊哼著 We Will Rock You,一邊感嘆歲月如梭。音響接好了,關上門,轉大音量,老屁股,開始動了:他在音響前面,隨著歌聲搖擺、歡呼、歌唱、微笑、回想,想著終於可以延續學生時期,最最喜歡的音樂。

『太棒了!明天還要去唱片行,把老鷹合唱團,也買回來。』

這時候,房門打開了,媽媽說:『大家都在客廳,為什麼你要躲在房間搞孤僻?』

哎呀!想不到聽音樂的時間,過得總是特別快,咻!一下就過去咯。爸爸太沉浸在音樂,以及黑膠構建的時光隧道,沒想到,竟然錯過了晚餐時間。

從此,爸爸愛上在書房聽黑膠;可是,唱片買越多,媽媽卻越反對。媽媽反對,爸爸只好偷偷買。

有一天,媽媽又生氣了:『藏來藏去,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爸:『你進來一下。』
爸:『我正在聽一首歌,很好聽。』

(媽媽坐在書房沙發,生氣中)
(爸爸放送莫札特第23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慢板)
(七分鐘後,放送結束)



爸:『這首曲子,有沒有讓你想起什麼畫面啊?』
媽:『林默娘公園。』
爸:『林默娘公園?不是昨天才去過嗎?』
媽:『對啊,大忙人,你整天不是工作,就是聽音樂,一年有幾天,可以陪我們出去啊?』
爸:(沉默)
爸:(取出第二個版本的,莫札特第23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慢板)
(爸爸放送同一曲子,的第二個版本)
(七分鐘後,放送結束)

爸:『這首曲子,有沒有讓你想起什麼畫面啊?』
媽:『這不是同一首嗎?』
爸:『是啊,但是跟剛剛第一首,彈得很不一樣吧。』
媽:『是不太一樣。』
爸:『帶給你的感覺,跟第一版本,哪裡不太一樣?說說看。』
媽:『這張唱片的鋼琴,彈得很無助。』
爸:『無助?沒有希望嗎?』
媽:『也不是,但是,有一種使不上力的感覺。』
爸:『那第一張唱片呢?』
媽:『第一張,有溫馨的感覺,和這張不一樣。』
爸:『我聽完這張唱片,想到當初要娶妳的時陣,你父親反對,他私下跟我說,我配不上妳,叫我不要勾勾纏。』
媽:(大笑)
爸:『這是真的,我一直放在心內,雖然我知道自己無錢,可以帶給你好的生活,但是,我好手好腳,可以做兩份頭路,我也不愛開錢。。』
媽:(沉默)

爸:(取出第三個版本的,莫札特第23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慢板)
(爸爸放送同一曲子,的第三個版本)
(七分鐘後,放送結束)

媽:『這位鋼琴家,彈得好痛苦啊,搭配的樂團也是。』
爸:『呵呵,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媽:『十八年前,生老大的時候,難產,你還記得吧?』
爸:『嗯?』
媽:『醫生跟你爸媽在走廊,那時候你還沒來,媽媽跟醫生說,如果真的不行的話,保孩子。。兒子還少年,還可以再娶。』
爸:(驚)
爸:『怎麼可能?你聽錯了。』
媽:『後來,我想幫你生個兒子,又冒險生了老二。』
爸:(目眶紅)
爸:『哇栽!哇栽!』

爸:(取出第四個版本的,莫札特第23號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慢板)
(爸爸放送同一曲子,的第四個版本)
(七分鐘後,放送結束)



爸:『這個版本,前半段好難過,但是後半段有苦盡甘來的感覺。』
媽:『對啊,同一個曲子,怎麼可以都這麼不一樣?』
爸:『我想起老大出生時,在育嬰室窗外,靜靜的看著她,啊!這是阮的寶貝!她打哈欠,脹紅臉,嘟嘴,一顰一笑,牽動我的心。今後就是我們一家三口,我要更加打拼,創造幸福,想到自己已經擁有一個家庭,人生圓滿,百感交集。』
媽:(微笑)
媽:『好了,我要去收衣服了,下次有這種好聽的,再跟我說。』
爸:『哈哈,當然好,不過,還要去買才有。』
媽:『去買吧,買少一點就好。』

2016-09-26

有一位朋友,年輕時就發願:等我老的時候,一定要在山上買地,住在大自然裡,與蟲鳴鳥叫為伍,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在他退休前五年,真的在山上買了一塊地,請營造業者蓋了小木屋,他實現畢生願望,交屋後,他在進屋之前,環顧四週,青山綠水,蟲鳴鳥叫,感動啊,抱著太太,說:我們在這裡,安養天年,真好。

接下來每半年,他帶著渡假心情,回到這屋子,卻發現雜草叢生,屋內淤積汙泥、以及來自各方的不速之客:昆蟲、蚊蠅、會飛的、會爬的,都在屋內築巢,形成生態。

於是,原本懷著渡假心情,到後來,都在整理家園:除草、除草、除草。幾次整理下來,坐慣辦公室的身體,不堪負荷,回到都市之後,都在整椎、針灸、看醫生。

到了退休那年,他回想這五年,做了山屋主的經驗,最後還是決定,把晚年安排在都市。住在山上,與大自然為伍,體驗之後,真是辛苦,把它當作一場夢,就好。

另一位朋友,聽了三十年的CD,朋友說黑膠唱片會有不同的聽感,於是他買了一台唱機。

然後,後面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還不知道的人,請回到第一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