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Jun to July, 2016

2016-06-21

如果大導演高達、侯孝賢、溫德斯、馬丁史柯西斯、北野武、荷索、科恩兄弟,他們不約而同,都翻拍了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你會想看嗎?



當我還在 DJ 時,曾想邀請十位 DJs,將二十首『指定歌曲』混音,後來這個遊戲沒有完成,如果有的話,想當然爾,就會出現十張不同的混音 CD。

站在搖滾/黑人/流行音樂的角度,大部份的樂友,聽的都是『作曲家』,而不是『演奏家』,這是必然的,因為樂團自我創作,唱的當然是自己的歌,除非向偶像致敬,就會『翻唱』偶像的歌曲,但是這樣子的機會,與爵士、古典樂比較起來,其實機率並不多。

爵士經典曲『God Bless The Child』,就會出現一拖拉庫歌手的演唱版本;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會有超過百位鋼琴家、指揮家、樂團的演奏版本。

齊柏林樂團的『Stairway to Heaven』,或許已經有人聽怕了,但是,如果有 Bob Dylan、Eric Clapton、Antony and the Johnsons、Adele、DJ Krush、John Zorn、Herbie Hancock、Keith Jarrett 的版本,你會想聽嗎?

從『作曲家』的角度聆聽歌曲,和從『演奏家』的角度聆聽歌曲,幾乎是截然不同的:前者聽的是樂譜;而後者則多了『感覺』。我們一直都習慣透過作曲家的樂譜,追尋喜歡的旋律,卻鮮少聆聽不同演奏家,演奏相同曲目。

Dire Straits,在哪場演唱會,換了幾把吉他?哪一個樂團的吉他手離團,換成誰代位?這些黑膠透過音響系統播放,能否呈現出不同的感覺?



是吉他手帶貝斯?還是鼓手帶頭?亦或是他們各奏各的?

在你的音響系統,是機器人按照樂譜演奏,每個旋律都按照標準音階走?還是,在你的音響系統,可以感覺到每位樂手的情緒?他們之間的互動?彼此之間的一個眼神?

聆聽不同演奏家,演奏相同曲目,是需要極高的專注力,其過程帶來的感受力,不但可以對自我進行探討,更深入瞭解自己心靈的感覺,和家人一同聆聽,亦能在表達、抒發感受的過程中,增加親密的溝通。

這是現代人非常缺乏的一門家庭教育,或許我們都應該關掉電視和網路,坐下來和家人一起玩這個遊戲。

2016-06-22

2012 年,有一位穿著紳士、氣質彬彬,滿頭銀髮的阿公蒞臨耕者,說要找廠牌 Hungaroton 發行的巴爾托克系列黑膠唱片。這系列的黑膠,是曠世經典,阿公品味不俗,老綁暗自在心內掌聲鼓勵!



引導阿公到唱片櫃之後,老綁就忙著試聽黑膠新到貨,半小時後,返回阿公身邊,發現他竟然把一只襪子,放在唱片封面上面。

一股無名火,從老綁的心中燃起,怒不可遏。

阿公端起唱片,說:『還是要匈牙利人來詮釋,才對味呀!對了,高大宜的唱片放在哪裡啊?』

有一句不禮貌的話,早已衝到嘴邊,老綁一面踩煞車阻止這句話衝出口,一面想著該如何修飾這句話,才能圓融無傷?低頭不語時,突然看見阿公的兩隻腳,不僅都穿著襪子,而且皮鞋還擦得好亮。

『阿公,您也太調皮了吧。。』正當老綁不解的想著,阿公左手拿起襪子,右手從襪子裡取出老花眼鏡,說:『你這裡燈光美,氣氛佳,但是對我們這種年歲的人,實在有點暗,看無清楚啦。』

老綁終於忍不住:『咦?你這只襪子,是用來裝眼鏡的喔?』

阿公說:『你不覺得很好用嗎?』

好吧,高大宜的唱片,在這邊。老綁的石頭放下了,還好沒有砸到腳。

2016-06-23

近一週內,有三位老闆蒞臨耕者。第一位是日本黑膠賣家,來台灣尋找唱片行買家;第二位是台南新的黑膠同業;第三位是台南的音響廠商。

時機很醜,時機真正醜。

2005 年,我在涉谷 Disk Union 買黑膠,我買了 250 張黑膠,結帳時,櫃員說:『我們沒有寄送服務,你必須自己把唱片抱上飛機,或者自行到郵局辦理寄送。』

我跟櫃員說:『如果你們願意提供(付費的)寄送服務,我回台灣還是會繼續買。』櫃員堅持沒有跨國寄送。

為什麼呢?

櫃員說:『你們會因為要購買黑膠唱片,而規劃日本行:飯店、飛機、觀光、餐廳,都會受益。有了寄送服務之後,這些週邊利益都會消失。』

這個有向心力的說法,真正打動我,而且在我心內,種下善因。過去幾年,無論是多麼優秀的人客,要向耕者網購黑膠,對不起,請你來一趟台南,我們沒有網購服務。因為我心內的善因,發芽了。

黑膠熱潮早就退了。

老綁似乎解讀了這些老闆們的心聲:『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還是該勇敢留下來?』這絕對是一條不好走的路,在老闆們選擇這條路之前,就要想清楚。尤其是認真著墨於『物質收入』的老闆們,你們還有一筆豐厚的『精神收入』,記得要加進去。

在未來,人客聽音樂將朝向M型化發展:越來越容易聽音樂(網路/串流/手機),以及越來越不容易聽音樂(唱盤/唱針/調音/黑膠)。我覺得選擇後面這一條路,比較踏實,因為幸福的背後,總是會伴隨著不便,這是我的老師,他教我的。

2016-06-23

2009 年,第一位新人客蒞臨耕者。

客:『老綁,請問可以試聽嗎?』
老綁展現熱情說:『我店裡每張黑膠都可以試聽。』

二十分鐘後,人客抱著一百張,標價 50 元的黑膠,要試聽。
老綁一言既出,當然給聽。

後來蒞臨的人客,都沒辦法試聽了,因為先來先聽,而這一天先來的人客,竟然要聽一百張。於是老綁對後到的人客道歉,請他們擇日務必再來。

然後,人客聽完一百張黑膠唱片。

客:『老綁,謝謝。我先走了。』
綁:『就這樣?一張都沒有想買嗎?』
客:『你不是說,店裡的每張黑膠都可以試聽?』

人客走了,留下錯愕的老綁。

隔天,第二位新人客蒞臨耕者。

客:『老綁,請問可以試聽嗎?』
老綁冷冷的說:『200 元以上才能試聽。』

二十分鐘後,人客抱著 33 張黑膠唱片到櫃檯。
客:『這 30 張是我確定要的,而這 3 張,是我不確定的。』
綁:『那就播來試聽啊!』
客:『可是這三張的價格,都不到 200 元,不符合試聽的規定。』

2016-06-24

當人客指著莫札特第三十五號交響曲的唱片封面,『問:Antonia Brico 是誰?』
老綁能不能回答:『我不知道?』



如果老綁這時候說:『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我有聽過這張唱片,我很喜歡。』

這時候,扣分。因為:
第一,老綁不是名人,掛保證無效。
第二,老綁想賺錢的意圖,跑出來了。
第三,如果老綁又加一句:『我也有買喔。』這是最糟糕的,這樣的話,人客在心裡,會扣更多分。

想要認真的老綁,會先引導人客聽/選別張黑膠唱片。然後自己趕快上網孤狗,發現:
第一,Antonia Brico 是女的。
第二,她是首位指揮紐約愛樂的女指揮。
第三,她有一位學生叫做 Judy Collins

人客會不會因為以上三點而買單?

其實,當人客問出這個問題的一刻,人客的心裡,就已經有答案了。努力的老綁,再怎麼唬唬生風,有九成機率,都沒有辦法把這張黑膠銷售出去。

如果老綁說:『跟你講了你也不會買。』那麼,這就是已經走到老綁開除人客,或者人客開除老綁的分水嶺了。

所以,老綁應該怎麼辦呢?

我認為老綁應該說:『我們放上唱針,一起來聽,好不好?』
這時候,有九成的人客一定會說:『好。』

接下來的播放過程,音樂訊息量,會呈現以下結果:
第一,這張一百元的黑膠,聽起來像一千元。
第二,這張一百元的黑膠,聽起來就是一百元。

好了,這就是今天的故事,老綁要繼續去幫大家處理新到唱片了。

2016-06-27

一位人客和一位二手黑膠寄賣商,分別問了我以下問題。

客:『請問你推薦的唱片放在哪裡?』
商:『為什麼我在你店裡的陳列,找不到我們家寄賣的黑膠?』

這兩個問題,都指向同一個答案。首先,我推薦的黑膠,都陳列在架上,而且依照排序,如果你願意花時間,瀏覽唱片封面手寫的便利貼紙。

我想解釋一下,我推薦的黑膠,其定義是什麼?

當二手黑膠寄賣商,將唱片寄達耕者,在上架之前,必須『逐一』篩檢片況,這項工作必須由老綁負責,因為:

1) 老綁知道哪些價格/片況,人客可以接受。
2) 老綁知道哪些價格/片況,現階段還找不到人客。
3) 老綁知道人客尋片單。
4) 老綁知道哪些黑膠(價格/片況)可以延伸推薦給哪些人客。



如果新到貨是五箱,每箱一百張,那麼每張黑膠會被老綁分配到上述所提及的不同區域。換句話說,因為每家二手黑膠寄賣商提供黑膠的曲目/價格/片況,均不一,因此,經過老綁處理之後,每家二手黑膠寄賣商,能在耕者上架的數量,當然不等於寄賣商寄給耕者的進貨數量。

因為進貨需要老綁『逐一』篩檢片況,所以,一天最多只能篩檢二至三箱,也就是 200-300 張的黑膠唱片。最近,第一批從原音館轉來的 27 箱黑膠,老綁就需要十二個以上的工作天去消化。

我們每個月的進貨,老綁都是這麼幹的,而且已經持續超過六年。

這麼做的原因為何?簡單來說,就是利大於弊。

1) 因為這裡是台南,如果人客從外地而來,可以節省檢查片況的時間,還有尋片的時間,因為老綁已代為檢查,且按照作曲家排序好了。

2) 節省下來的時間,就可以在店內聆聽音樂。對於外地人客,時間及交通,就是金錢。

3) 黑膠資深樂友會以為:為什麼他們全台走透透,惟獨耕者的唱片(片況/版位)好?答案揭曉,不是因為黑膠寄賣商獨厚耕者,而是老綁花大量時間,替大家過濾了。

4) 播放優質的二手黑膠給人客試聽,節省試聽時間和成本。

這些都是隱性服務,如果老綁不寫,消費者永遠也不會知道的。今天先寫上篇,這幾天有空再續寫。

2016-06-27



如果你閱讀了上篇,關於耕者進貨的文章,大概會產生以下兩個主要的疑問:

1) 老綁是不是要得罪黑膠寄賣廠商?
2) 老綁這麼做之後,是不是為了要提高售價?

首先,黑膠寄賣廠商在進貨之前,早就標示好價格,價格標籤是由黑膠寄賣廠商貼上去的,不是耕者,我們僅是全省接受寄賣合作的唱片行之一。

其次,如果耕者連『條件好』的黑膠都賣不掉,那麼,寄再多『條件不好』的黑膠給耕者,都是枉然。老綁在一個月內,賣掉一百套價格一百元的歌劇(盒裝全劇)、三十套價格二百元的歌劇(盒裝全劇)。

所以,什麼是『條件好』?什麼是『條件不好』?必須交由老綁著墨,而且,好與不好的定義,是一直保持變動,而非固定條件。

第三點,因為是寄賣,所以賣不掉的黑膠,都要退/寄回給黑膠寄賣廠商。

第四點,因為是二手唱片寄賣,如果老綁不過濾,初入門的人客,買到『條件不好』的黑膠,會把罪(換貨成本)怪在耕者身上(甚至默默承受之,而將耕者從購買商家的名單刪除),因為他們不知道,到底有哪些、多少黑膠賣廠商。

所以,老綁不但沒有得罪黑膠寄賣廠商,反而因為老綁把優質黑膠上架,讓樂友們認為這些黑膠寄賣廠商的唱片,價廉物美。

更資深的黑膠樂友,會追求不同條件的黑膠:
1) 刮傷嚴重、超低價。
2) 有刮傷、特殊版本。
3) 有刮傷、非主流或查無資料。

這些黑膠,不但不會被老綁公開上架,反而會被送至最資深的愛樂者手中。例如 Cantata、Penderecki、Turnabout、Harpsichord、Organ。

這些都是隱性服務,如果老綁不寫,消費者永遠也不會知道的。這是中篇,這幾天有空再續寫。

2016-06-28

我從事 DJ 超過二十年了,如果你問我事業巔峰是什麼時候?我的答案不是每天僅上班兩小時,每個月領超過十萬元的薪水:你現在當 DJ 太晚,而且也太可憐了,因為 DJ 滿街路,時下多數 DJ 的月薪,都不到兩萬元。所以,現在才在當 DJ 的朋友們,你們應該要早生個二十年,就像搖滾樂有一個故事說:最美好的搖滾樂,在七零年代,就被寫完了,所以,我們太晚生了,不能躬逢其盛。

我從事 DJ 超過二十年了,如果你問我事業巔峰是什麼時候?我的答案不是台下有八千位舞客。2002 年左右,我參與第一屆墾丁 Moonlight Party,台下舞客超過八千位,我 DJ 了兩個時段:PM11-PM12、以及 AM5-AM6。當時我只要動一下 EQ 或音量,台下就會有如雷巨響的歡呼。

但是,以上這些,都不是我 DJ 事業的巔峰。

有一年我內人生日,我們當時還是男女朋友,住在內湖美麗華附近,我準備了一張整面都是慢歌的黑膠唱片,當我放上唱針、調暗燈光的時候,我內人笑了出來。然後,我們在房間裡跳了一首又一首的慢舞,她的腳心踩著我的腳背。

那才是我我 DJ 事業的巔峰。

2016-07-01

『音樂無國界』是一個假口號。

『音樂無國界』的意思,並不是說:每個國家的音樂都很好聽。如果朝這個方向解釋的話,就進入『世界音樂』的討論範圍了。

我要討論的『音樂無國界』,是指:音樂有沒有『類型、曲風』的區分?當然有!怎麼可能沒有呢?如果沒有的話,唱片行將音樂上架的時候,全部混成一團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按照『古典』、『爵士』、『搖滾』、『國台語』分類。

有一位人客問老綁:『請問 Mercury 的唱片放在哪裡?』
另一位人客問老綁:『請問阿勞的唱片放在哪裡?』

換句話說,音樂要按照什麼依據來分類?曲風?廠牌?作曲家還是指揮家?方式太多了,但是一家唱片行要按照什麼方式來分類上架,也不是本文要討論的。

如果有一個搖滾樂團,他們喊出『音樂無國界』,代表什麼意思呢?簡單來說,就是他們希望『搖滾樂之外』的樂迷(爵士、古典),也能注意到他們的音樂。但是反過來,既然搖滾樂團喊出『音樂無國界』,那麼,搖滾樂團員們,能不能擁抱爵士樂?或者古典樂呢?

很難。

人們總是聆聽著固定曲風,聽搖滾樂的人,總是一直聽搖滾樂;聽古典樂的人,總是一直聽古典樂,大家很少有意願去聽一聽,自己熟悉曲風之外的音樂。

1999 年,英國廠牌 DMC 廣邀國際 DJ,錄製名為 Back To Mine 的合輯,內容是這些 DJ 們回家之後,都聽什麼樣的音樂?結果大部份的電音 DJ 回家後,聽的還是電音。只有 Pet Shop Boys 的 Back To Mine,收錄了艾爾加的『嘆息』(Sospiri )、吉利爾斯(Emil Gilels)彈奏『葛利格的抒情小品』等。

為什麼大部分樂友均少接受『自己喜歡之外的』其他音樂呢?

我認為主要原因,是『音響及聆聽環境』提供的訊息量不夠多,導致樂迷聽的,都傾向作曲家(樂譜),而不是演奏家(感覺)。分辨不出演奏家在演奏過程傳遞的情感時,就剩下樂譜記載的旋律,討不討聽者歡心的問題了。

多數聽者,就是從樂譜記載的旋律,挑選討喜的音樂去聆聽。當音樂扮演著要討喜聽眾的角色時,聽眾是主角,音樂是配角,聽眾使用『俯角』來選擇音樂,這時候能夠選的,就會越來越少。

反之,如果增加『音響及聆聽環境』提供的訊息量,讓音樂是主角,聽眾是配角,聽眾使用『仰角』來追隨訊息量,唯有如此,才能讓音樂真正的無國界。『One Nation Under a Groove』的 Groove,意思指的就是訊息量,而不是黑人音樂、Funkadelic。任何擁有充足訊息量的音樂類型,都會有 Groove。已經買了唱盤跟黑膠的樂友,卻只是固守著自己喜歡的音樂國界,實在太可惜了。

2016-07-04

如果在太太身上改變四個地方,先生會不會發現呢?這是日本電視節目『世界の日本人妻は見た!』(日本太太好吃驚)其中的一個單元。嫁到世界各地的日本太太,將在身上:

1) 把額頭瀏海剪短五公分。
2) 擦不同味道的香水。
3) 改變耳環及配戴方式。
4) 擦上從未擦過的,指甲油顏色。

這個遊戲,旨在測試哪一國的先生,對於太太的改變,最先察覺?

當主持人宣佈要玩這個遊戲,攝影棚內的日本男賓立刻驚呼:『天啊!這太難了!我們一定不會發現的!』

然後,嫁到英國的日本太太,依規則改變身上四個地方,並且在住家安裝隱藏攝影機。遊戲開始:門鈴響了,英國丈夫下班回來,日本太太一開門,丈夫就將太太抱起來,在丈夫進家門的第五秒,他問太太:『你身上的香水換了?』太太轉身進廚房,先生尾隨在後,進家門的第十秒,說:『瀏海也變短了啊。』

太太嚇一跳,說:『這,你也注意到了?』
先生說:『很明顯啊,一進門就看到了。』

他們進到廚房,先生進家門的第三十五秒,先生又說:『指甲油換這個顏色,也很好看啊!』太太很開心。緊接著,第四十秒,先生又接著說:『是腳指甲油的顏色先換的。』太太答:『那是昨天換的。』

現在,我把這個故事翻譯成『音樂與音響』:

在各位樂友家中的黑膠/音響系統,將改變以下四個地方:
1) 針壓加重一克。
2) 喇叭離牆距離增加十公分。
3) VTA 下降 0.2 公分。
4) 抗滑減少一克。

這個遊戲,旨在測試哪一位黑膠樂友,對於音響的『各別』改變,能夠察覺?

如果黑膠樂友對於上述改變均可察覺,因此認為這些改變聲音的調整動作,有淺移默化的實質意義。

那麼,『到底要買哪一個版本』的疑問,自然就會了然於心了。

2016-07-05

第一次蒞店的人客,買了這張黑膠唱片:台幣五十元。結帳時,老綁實收五十元,並且把黑膠唱片裝進提袋。



人客指著已結帳的黑膠,問:『沒問題吧?』
老綁被搞糊塗了。這時候,老綁跑出來四個分身,第一個分身說:『沒問題的話,怎麼可能賣五十元呢?』

老綁聽到第一位分身的回答,立刻按暫停,把第一位分身刪除,並且倒帶,回到人客問完問題的那一刻:『沒問題吧?』

然後,第二位老綁的分身說:『請問你所謂的問題是指?』
人客說:『會不會跳針?好不好聽啊?』
第二位分身答:『好不好聽,因人而異。而且,怎麼會有黑膠唱片沒有炒豆聲的呢?你以為是買 CD 喔?』

這時候,老綁又按暫停,把第二位分身刪除,並且倒帶,回到人客問完問題的那一刻:『沒問題吧?』

然後,第三位老綁的分身出現了,他說:『會不會跳針,有很多因素,例如唱針循軌能力、針壓、VTA、唱盤、桌子的防震能力..』這時候,人客手機響了。人客講了五分鐘手機,回來的時陣,跟老綁說:『歹謝,阮厝的系統無你好,還是算了,下回有時間再來交關。』

老綁把五十元退回給人客,並且又按暫停,把第三位分身刪除,然後倒帶,回到人客問完問題的那一刻:『沒問題吧?』

第四位老綁分身來了,說:『阮作夥來聽?』人客說好。

播放第二樂章。當樂團交給鋼琴,Andre Tschaikowsky 彈了四個琴鍵,人客就閉起眼睛了。然後一路,到了鋼琴斷句、休止符,人客依然閉著眼,但是嘴角上揚,開始跟著節拍、點著頭。

五分之四之處,鋼琴重複音,人客也跟著哼了起來。這時候,人客的手機響了,人客把手機按掉,繼續聽音樂。

播放完畢。人客跟老綁說:『我有這張 CD,但是,你這裡比較迷人。怎麼會只賣五十元呢?』

老綁說:『可能是標錯價格了吧,原先要標五百,結果..』
人客大笑。把五十元拿給老綁,然後說:『下次如果還有這種情形,要趕快叫我來買喔。』

2016-07-08

1991 年,我在 7-11 打工,每天都要拖好幾次的地,尤其到了雨天,每小時都要拖地一次以上,我跟店長抱怨:『永遠都不會乾淨。』

店長說:『把地拖乾淨,就是為了要變髒。』

對噢!把牙刷乾淨,把澡洗乾淨,也是為了要變髒啊。

1994 年我進入淘兒唱片行,我們在唱片行時常貼換音樂海報。貼海報的時候,不要把海報貼牢、貼死,為什麼呢?

因為海報會一直更換,所以貼海報的時候,就要考慮將來撕海報的時候,好不好撕。如果考慮到海報將來好不好撕,那麼,貼海報的方式,就不同了。

講一句話、做一件事之前,如果預先想到後果,我們講的話、做的事,都會找到一個,比較長遠、穩定的視角。

你為什麼要找老綁買黑膠唱機呢?

2016-07-09

2011 年,有三位不相識的人客,於同一下午蒞臨耕者。在翻閱了三十分鐘的黑膠唱片之後:

人客一:『老綁,這 DG 賣太貴了啦,我在德國唱片行買到的大花版,每張都只要一歐元。』

人客二:『一歐元?我在美國買的都不到一塊美金。』

人客三:『最近我朋友的父親過往,老厝要裝潢,急送我一千張黑膠,有一半都是 DG 大花,我沒閒去載,上禮拜他還專程載來給我。』

2016-07-10

2013 年,人客蒞臨,找黑膠唱片,十分鐘後。

客:『你店裡這麼暗,怎麼方便我們這種年紀的人找唱片呢?』
綁:『燈光美,氣氛佳。』
客:『你是開傢俱行?還是唱片行?』

客:『請問你幾年次的?』
綁:『有什麼關係嗎?』
客:『像你這種年紀,我們聽黑膠的年代,你應該還在包尿布吧。』

話題中止。空氣凝結。

老綁看到人客已經挑了兩三張黑膠,從中選了 Joni Mitchell 的 Clouds,播放 Both Sides, Now



綁:『請問您有子女嗎?』
客:『我已經當阿公了。』

老綁說了一個 時常說的故事,給人客聽。說完之後,五秒鐘,人客低頭不語。

客:『很棒的故事,今天來這裡,聽這個故事就值得了。』
綁:『我已經當爸爸了,不過您是爸爸的爸爸,應該更有感觸。』

然後,話講開了。人客開始分享,四十多年的黑膠音樂路。

綁:『請問您退休了嗎?』
客:『還沒,我是台北來的督學,明天要去成大督導。』
綁:『哎呀!這樣啊,等一下我載您回飯店。』
客:『不用啦,我搭公車。』

就這樣,推推拉拉,老綁盛情載了督學回飯店,下車時,督學說:『很喜歡來台南,這裡真的有人情味。』

老綁說:『拜託拜託,請老師明日視察,手下留情啊。』

2016-07-12

客:『請問有沒有梁祝的黑膠唱片?』
綁:『沒有。』

過了五分鐘,老綁忙完手邊工作。

綁:『但是有一張很有東方味道的古典黑膠,想推薦給您聽。』
客:『好啊。』

放上唱針,簡短序奏之後,小提琴開始獨奏,五分鐘後。



客:『這個好啊!真的有東方味道耶。這是哪裡的作曲家寫的?』
綁:『英國。』
客:『英國人寫這樣的曲子,好特別。』
綁:『你把眼睛閉起來。』
客:『好。』
綁:『有沒有看到雲雀在天空飛翔?』
客:『有喔。』

這時候,小提琴的尾韻顫抖著。

綁:『有沒有感受到翅膀的羽毛,隨著空氣中的氣流,而抖動著?』
客:『有!有!』

這時候,法國號響起。

綁:『看見山谷了嗎?』
客:『好翠綠,而且是很壯闊的山谷!』

這時候,小提琴停止。

客:『我正在滑翔。』
綁:『你是雲雀?』

人客張開眼睛,靦腆大笑。



客:『太傳神了,我喜歡這張黑膠唱片,包起來,今晚用我的音響系統播放。』
綁:『夜間飛行?』

2016-07-12

我很認真的看完了 這篇文章,天啊,真是落落長。但是,分析得很精闢,而且,這就是各行各業的縮影。你把這整個過程,套用在你的行業,幾乎都行得通,簡而言之,就是立竿見影的事情大家搶著做,遙遙無期的耕耘呢?

我要說的重點是,如果現在都是低薪,而且景氣只會更差,不會好轉,這豈不就是自己出來創業的好時機?但是,為什麼大家還是寧願選擇當勞工、僱員呢?

如果大家都知道網路行銷即將危害自己的工作,那麼,自己買東西的時候,卻又為什麼,還是選擇網路呢?

因為我們的教育,是建立在功利主義的基礎,所以,我們這些學子們長大之後,就學會了算計。為什麼說我們的教育,是建立在功利主義的基礎?請大家仔細回想,大學聯考的志願,是按照分數填?還是真的按照興趣填?你的職業,與大學科系相同?

說一個故事,如果你是耕者的年輕人客,一定聽我說過。在日本,『職人』跟『達人』是不一樣的。什麼是『職人』呢?只要收入大於支出,老綁渡得過去,而且對於工作,態度是認真的人,就是『職人』。

可是『達人』呢?達人可就不同了。你們有聽過『一生懸命』吧?可不是『每天懸命』喔。『一生懸命』,一輩子只專注於一件事,而且要把它做到極致;『每天懸命』,每天都專注於每天發生的某一件事。

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要花一輩子,這條路是很漫長、很孤獨的。所以在日本社會,他們視『達人』為最高榮譽。因為選擇容易走的路,是很聰明的;但是選擇不容易走的路,是需要智慧和勇氣的。

(這次颱風,大家知道十七級風的威力。現在,讓我們來看這位雨傘達人,製造一支對抗十三級風(相當於去年蘇迪勒颱風)的雨傘的影片。)


當人客在耕者試聽一張 1977 年日本版黑膠唱片,聽完一整面,幾乎沒有雜訊,人客驚呼:『這是怎麼辦到的?』老綁說:『從小教育就開始了。當人家不斷培養音樂素養,以及尊重各行各業時,我們則是在音樂、工藝課,安排英數理化的考試。』

如果你已經出社會,那麼這篇文章就土角吧。但是如果你還沒出社會,或者你有子女還未出社會,你就和我一樣,我們應該來,好好的,想一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