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簡介】三毛作品第 15 號:回聲



前言

2008 年 11 月上網標下黑膠唱片『三毛作品第 15 號:回聲』,內附歌詞一張,將內容轉載如下,與樂友分享。

三毛

回聲是一種恫嚇,
它不停息的深入人心,
要的不過是一個證明。

有人問:這些發生的事情在以後能夠記住嗎?回聲告訴她:『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於是她反而哀哭起來。

也許,她自己並沒有經歷過什麼,只是一種緩慢的幻覺低語在她耳邊一再呼喚。

當回聲在某一刻突然消失的時候,她覺得在這整個時間裡,應該做些別的事情,但她不知道是什麼,永遠也不會知道,永遠也不能知道,這是她為何感到悲哀的原因。

於是她寫出了『回聲』-這一首又一首歌。

就憑著這些,歌唱繼續著,甚而更加嘹喨而持久。

在愛的邊緣,唯有歌聲在告訴她;的確,曾經有些無名的事情發生在一個人的身上。

於是她又趴在地上慟哭,直到再臨的救贖將她帶去遠方。

在深夜裡,她醒來,那種聲音還是如同潮汐一般在她身畔起伏。而她要的不是這些,她要的是黎明,一種沒有任何聲音的黎明。即使她如此渴望著,回聲還是不肯退去。

齊豫

在原音與回聲之間應該是有時間距離的。製作這張唱片就好像是一場時間遊戲。

讀三毛、羨三毛,少說也是七年以前的事,而今看三毛、唱三毛之後,這七年的距離似乎就憑空消失不存在了!照理說,兩個不同時間出發、等速前進的物體之間的差距應該是恆定的;而對人來說,這個理論似乎就不管用了,尤其是,當你以為前面那個人的經驗與勇氣和自己是無可比擬的時候,自然那段差距應該是永恆的,是不可能相交的兩個點,這個回聲來的很慢,但是不遲。

我不贊成一個人活在過去裡,也不認為有及時行樂的必要,更不同意忘根去本,回顧與前瞻都是必須的,而今天就該活在不斷的自省中,回聲就是一次又一次不斷的自省。

三毛、新蓮、阿潘和自己都是具有強烈自我意識的人,一連串巧妙的力量讓這四個獨立的我,用一種聲音,說出了一個故事,一個女人的故事。故事裡,有少年的愁、夢幻的愛,更有瀕死的心。但是到頭來還是那一顆不死心裡的一個不醒的夢。我想這個專輯最耀眼的寶石仍屬於那強而有韌性的生命力。

我祝福它!

也靜待你們的回聲!

王新蓮

我深深的感謝滾石給予我這次成長的機會,在過去的七個月裡,自己好像又當了一回學生,這次就算是第一次實習吧!離畢業還是很遙遠的!和齊豫一起來製作陳姐(三毛)的作品,是一件非常光榮,值得永久回憶的事。陳姐的詩詞,真摯而動人,裡面有很多自己有過的心情,也有自己不敢有的故事。我不知道今天做出來的成果,是不是有損陳姐原作的精神,如果有,那實在是令我非常惶恐,因為畢竟要將那麼濃的感動,經由那麼多人的合作和那麼多的步驟協調之後,還能完完整整將其精髓表達出來,是件多不容易的事啊!

秋天的安靜,遲緩和靜瑟有一點像製作唱片的心情,整整幾個月的工作天裡,日子都很緩慢,壓力都很沉重,越來越重,而且經常都是很孤獨的。今年一整年我過得很動盪,很多變化,我希望這張專輯,不但能讓喜愛齊豫和阿潘的聽眾滿意,也能讓喜愛三毛的讀者覺得及格,這樣我就可以在今年的最後給自己寫下一個很完整,很讓自己安心的句點了。

Side A

軌外(前言)

沒有上學的日子持續了七年。對於一個少年來說,那造成了生長期的一個斷層。以後,那七年啊有如一種埋伏在身體裡的病。一直到現在,仍然常常將自己禁錮反鎖在黑暗中,不想見任何人。

當我寫到-小小的雙手,怎麼用力也解不開是個壞孩子的死結那句話時,發覺自己竟然悄悄落淚。

大人的回憶,小人的遭遇,那裡面孱弱、自卑、寂寞都是如此無能為力。只因為,當時實在年紀小。

軌外
旁白/三毛 .作曲/李泰銘 .編曲/陳志遠 .演唱/潘越雲.齊豫


胆小的孩子怕老師
那麼怕 怕成逃亡的小兵
鎖進都是書的牆壁
一定不肯 不肯
拿綠色的制服
跟人比一比
哪家的小孩不上學
只有你自己自己最瞭解
啊----
出軌的日子
沒年沒月沒有兒童節
小小的双手
怎麼用力 也解不開
是個壞孩子的死結

謎(前言)

常常,我偷看母親,尤其當她專心在看電視劇的時候。我總是在猜,猜我的苦和愁,母親總也不以為那是真的。

人類生生死死了幾仟年,愛是一回事,瞭解又是一回事。寫到這兒,又看了一眼母親,我突然感到辛酸。她的苦和愁,我又明白了多少呢?


作曲/翁孝良.編曲/陳志遠.演唱/潘越雲.齊豫


當時實在年紀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媽媽 妳不要以為
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這麼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麼時候

七點鐘 (今生)(前言)

寫到初戀,那幅灰暗厚重的幔子呼一下被刮去,愛的風雨如此歡暢強烈的向我吹拂過來。直到這一刻,生命才顯出了意義和一切複雜的滋味。

看到當時的實景-七點鐘,你說七點鐘?好、好、好、我一定早點到…

看見那個急迫的女孩,我禁不住大笑起來,準時到就好了,早點去有什麼用?

初次約會在開往淡水的夜車上,那是一場旅程的開始,而我,就一直沒有下過火車。

七點鐘 (今生)
作曲/李宗盛.編曲/陳志遠.演唱/齊豫.合音/王新蓮


今生就是那麼地開始的
走過操場的青草地 走到你的面前
不能說一句話
拿起鋼筆 在你的掌心寫下七個數字
點一個頭 然後
狂奔而去

守住電話 就守住度日如年的狂盼
鈴聲響的時候 自己的聲音那麼急迫
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七點鐘,你說七點鐘?
好、好、好、我一定早點到

啊明明站在你的面前 還是
害怕這是一場夢

是真 是幻 是夢 是真是幻是夢
車廂裡面對面坐著
你的眼底
一個驚惶少女的倒影

火車一直往前去呀--
我不願意下車

不管它要帶我到什麼地方
我的車站
在你身旁
就在你的身旁
是我--
在你身旁

飛(前言)

你聽過有什麼結果的初戀嗎?很少,是不是?是受著重挫走的,那麼空空洞洞的一個人。走的時候,機場大廳裡一遍又一遍呼喚,呼喚沒有航向的飛行者向第三號登機口離去。


作曲/李宗盛.編曲/陳志遠.演唱/潘越雲


我不怕等待
你始終不說的答案 但是
行裝理了 箱子扣了
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這是最後一夜了
面對面
坐著沒有終站的火車

明天要飛去 飛去
沒有你的地方
沒有你的地方

鑰匙在你緊鎖的心裡
左手的機票右手的護照
是個謎 一個不想去解開
不想去解開的謎

前程也許在遙遠的地方
離別也許不會在機場
只要你 說出一個未來
我會是你的
這一切都可以放棄

曉夢蝴蝶(前言)

一度,變成了不相信愛情的人。寫這首歌的時候,一隻翩翩然的蝴蝶。而蝴蝶,它們朝-生-暮-死。

非常偏愛這首歌,喜歡歌詞裡迷漫的霧,還有那一群無可無不可的蝴蝶。

曉夢蝴蝶
作曲/陳志遠.編曲/陳志遠.演唱/潘越雲


那夜的雨聲 我還記得
說了什麼話--對你 卻
都已忘

曉夢裡 漫天穿梭的彩蝶
撲向枕邊 說
說 這就是朝-生-暮-死

不 我不再記得什麼
除了夜雨敲窗

愛情不是我永恆的信仰
只等待 等待
時間給我一切的答案

沙漠(前言)

其實,沙漠真正的美,還是因為那些隱藏的水井

沙漠
旁白/三毛.作曲/李泰祥.編曲/李泰祥.演唱/齊豫


前世的鄉愁 鋪展在眼前
啊-- 一疋黃沙萬丈的布
當我當我 被這天地玄黃牢牢捆住
漂流的心 在這裡慢慢 慢慢一同落塵

呼嘯長空的風 捲去了不回的路
大地就是這麼交出了它的秘密
那時 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
沙漠化為一口水井
井裡面 一双水的眼睛
盪出一抹微笑
噯---- 呣----

Side B

今世(前言)

每聽這首歌,齊豫的眼裡總也浮著一片水。
我沒有像她一樣
聽到第七遍,那一個轉折出現,說:『不是跟你說過三次了嗎?我是你-的-天-使』這才動容慟哭起來。以後,就沒敢再去聽這首歌。

今世
作曲/李泰祥.編曲/李泰祥.演唱/齊豫


聽不見 狂吹的風沙裡
在說什麼古老的故事
那一年 那個三月
又一次
地老天荒

花 又開了 花開成海
海 又昇起 讓水淹沒

你來了來了 一場生生世世的約會
我不再孤單走過秋天

不是跟你說過三次了嗎
我-是-你-的-天使
不在你身邊的時候
不可以不可以
跟永恆去拔河

你忘了忘了 忘了忘了
那一次又一次水邊的淚與盼
你忘了岸邊等你回家的女人

日已盡 潮水已去
皓月當空的夜晚
交出了
再不能看我
再不能說話的你

同一條手帕
擦你的血濕我的淚

要這樣跟你
血淚交融
就這樣 跟你血淚交融
一如
萬年前的初夜

孀(前言)

總是這樣的-一種嗚咽的調子,夜深人靜的時候緩緩在漆黑的長空掠過。
沒有黎明的長夜啊,白花一朵一朵悄悄在牆角開放。那麼多年,花也爬上了髮鬢,而日子,總得過下去。
過得了一夜,就過得了第二夜。這種歲月,其實不難,就是慢了。


旁白/三毛.作曲/陳揚.編曲/陳揚.演唱/齊豫


月季花慢慢爬牆
青苔
也比它快了

點點白花 是我
永不移的星星
許多年了
夜 總也不能過去

啊----
等待是織布機上的銀河
織啊織啊 織出渡河的小船

總有人來 來
問我的婚期
我說
織完了 這又要開的一朵
又一朵 又一朵
一朵又一朵一朵又一朵……

才是時候

說給自己聽(前言)

一直告訴自己,如果能夠再活一次,天上的繁星不會總是掛在北天寒冷的地方。
星星們總也擠在天上的一角,即使一再跟自己說,如果再跨出一步,可以看見溫暖的南十字星,而我不能。
寫這首歌的時候只想到一條蛇,那條可以將我送到彼岸的蛇。

說給自己聽
作曲/李泰銘.編曲/陳志遠.演唱/潘越雲.齊豫


讓我說給妳聽吧
但願--
醒來 已不在這個世界
去了去了 不帶一支髮夾
明天的星星
不是掛在這一邊

讓我再說給妳聽吧
從來 知路的候鳥不迷航
去吧去吧 不要帶任何心情
明天的星星 四面八方

讓我說給妳聽吧
讓我再說給妳聽吧
從來 知路的候鳥不迷航
去吧去吧 不要帶任何心情
明天的星星 四面八方

讓我說給妳聽吧
讓我再說給妳聽吧--

遠方(前言)

遠方是什麼?是醒來時發覺星星四面八方。
是脫去了一層又一層的束縛,身至心到的境界。
我的心靈,這才如同空氣一般真正自由了。

遠方
旁白/三毛.作曲/王新蓮.編曲/陳志遠.演唱/潘越雲


遠方有多遠
請你請你 告訴我
到天涯 到海角
算不算 遠

問一問你的心
只要它答應
沒有地方 是
到不了的
那麼遠

夢田(前言)

這是現在的夢,想一片田,不要太大,那麼方方的一畝也夠了。想著想著,掌心中湧出滿滿的種子,
而我,很想把它們全種下去,去享受那農夫看見新芽的心情。

夢田
作曲/翁孝良.編曲/陳志遠.合音編曲/黃韻玲.演唱/潘越雲.齊豫


每個人心裡一畝 一畝田
每個人心裡一個 一個夢

一顆啊一顆種子
是我心裡的一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
用它來種什麼

種桃種李種春風
開盡梨花春又來

那是我心裡一畝 一畝田
那是
我心裡一個
不醒的夢

4 則留言:

akey 提到...

這是張很有概念性的專輯
如果你有看三毛的書
裡面有講到她在寫這些歌詞時
正遭遇到人生裡許許多多事情的磨難
雖然如此
但是她還是把歌詞琢磨又琢磨
修改又修改
以符合製作人的要求

這張專輯好久了
我只有卡帶跟CD好羨慕你有黑膠

Allen 提到...

謝謝你的回聲歌詞讓我的黑膠得以團圓,找回20多年前的回憶,今天午后在你的溫馨小窩讓音樂洗滌心靈,謝謝!

許芳源 提到...

Dear Akey 哥,

哎呀我沒有卡帶跟 CD (嘆~)
我覺得這張專輯很耐聽
任何時期拿出來細細咀嚼
都有不同感受
謝謝您留言分享 !

許芳源 提到...

Dear Allen 哥,

緣分真是件奇妙的事
一間小小唱片行讓我們暢言無阻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
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這時候我們還有彼此和黑膠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