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January - Feburary, 2016

2016-01-02

有一位父親的女兒,在課後補習,這位父親要接女兒下課之前,先來耕者挑黑膠唱片,時間到了,只挑到一半,他先行離開,十五分鐘後,又再度進門,後面跟著碎碎唸的女兒:『爸,你別再買了啦,等一下提一袋回去,媽媽看到又不高興,氣氛又變僵,家裡已經沒地方放了,每次媽媽都會遷怒,要我整理房間,你不要害我啦,bla bla bla..』

這位父親不發一言,專心翻閱黑膠。過了十分鐘,他對女兒說:『你知道阿公為什麼要留遺產給我們?因為他看得到你,卻看不到你的小孩,以及你小孩的小孩,咱台灣人比較閉俗,憨慢講愛,所以他自己儉腸凹肚,把省下來的錢,留給子孫,希望我們不要像他過得那麼苦,這是阿公對子孫表達愛,最實際的方式。』

他又說:『你有看過阿公吃粥拌鹽?炸豬油?吃瓜仔的時候,把裡面的果實給阿嬤吃,自己嚼瓜子殼,說這樣比較香?』

『時代不同了,現在你們會拿手機,錄下爸爸生日切蛋糕的影片。我不能陪你走到人生終點,我會先離開。阿公栽培阿爸讀冊,所以我除了遺產、照片,還有很多東西可以留給你們:書、黑膠唱片、日記。等你到五十歲,如果想瞭解阿爸五十歲時,在聽什麼音樂?看哪些書?雖然你現在不知道卡拉揚,不知道 Sonny Rollins,但是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因為這是阿爸走過的路,也是留給你,最好的人生禮物。』



2016-01-02

今天下午,日本年輕朋友遠道而來,要我推薦一張台灣歌手的黑膠唱片。拿起許景淳『天頂的月娘』,放上唱針。當『天頂的月娘啊~你甘有在看~』從喇叭傳出來,日本朋友眼神就沉醉了,歌曲聽完,他說:『雖然不認識她,也不懂台語,但是好美,好感動。』

老綁說:當我還在讀冊,許景淳就像女神,『真想要飛』、『你來自何方』就是音樂神主牌,供奉在 CD 櫃。

去年她(許景淳老師)本人來台南藝術大學教授音樂歷史課(1920-2010),透過李坤城老師介紹,我負責黑膠及播放系統,參與課程。當她介紹到 Joan Baez 與 Bob Dylan 之間的感情和歌曲,在台上唸著 Diamonds and Rust 歌詞,唸到一半,突然沒有聲音。

許景淳老師哽咽好幾秒,然後說:唉.. 我.. 這是怎麼了..

然後我就播放 Diamonds and Rust 的黑膠唱片,播放完畢,老師整理好心情,想要繼續講課,但是我的心情澎湃,拿起麥克風,對老師說:『老師,我以前不知道您的歌為什麼這麼好聽,以為是老天爺賞飯吃,給您一副好嗓音。但是現在我知道了,原來是因為您有一顆柔軟的心,這麼真誠,才能把歌曲詮釋得如此感人。』

日本朋友說:謝謝,我要把故事和黑膠帶回日本。

阿里阿多,下次來台南,一定要再來坐。

2016-01-02

2001年,我的電音黑膠藏量,已突破萬張,我 DJ 的所有薪水,幾乎都拿去買黑膠唱片,以至於 DJ 房越來越像倉庫,最上層的黑膠,離天花板很近,必須爬梯子才能翻閱。

我與母親,每次只要講到這個話題,她就說:『不能再買了啦,我們找個夜市,把黑膠賣一賣,好不好?』。我就捧腹大笑。當然好,誰會在 2001 年,跑去夜市買電音黑膠呢?

一個月後,我的 DJ 朋友 Tony,送我幾張鄧麗君黑膠,放上唱針,母親聽到音樂,走進 DJ 室,在我旁邊,開始跟著唱片唱歌。在我小時候,母親很愛唱歌,後來她在菜市場烤蛋糕,叫賣過程,喉嚨受傷,從此就沒有聽過她唱歌。



那一天,母親跟著唱了好幾首,沒有看歌詞,我在旁邊,覺得好幸福,很有安全感。隔年,母親意外往生,回首這一幕幕,後悔自己當 DJ 時,只是播放歌曲給客人,其實,我更應該 DJ 給媽媽聽、給太太聽、給女兒聽。

現在,當我在耕者遇見年輕小夥子,我就會問:『你買這些音樂,家人會反對嗎?』
如果年輕人說:『會喔,我媽覺得很吵。』

我就會說:『不要只是買唱片給自己聽;買些媽媽年輕時,喜歡的音樂,國語或流行樂 CD 都好,邀請她一起坐在音響前面,音量不要轉太大聲,會創造出幸福的畫面。』音樂,是親情之間最好的連結之一。

2016-01-03

人客拿起熟悉的詠嘆調選輯,問:『這張唱片的歌曲總長度只有二十幾分鐘,卻是一張專輯的價格?』

我:『站在『音響』角度,當黑膠載體的容量固定,歌曲長度越長、曲目越多:音質越不好。』

黑膠唱片一面的長度平均在二十分鐘,第一張黑膠在二十分鐘的『容量』裡收錄八首歌;第二張黑膠在二十分鐘的『容量』裡收錄兩首歌,兩張都錄滿一整面的情形之下,後者的『音樂訊息量』較前者多。

一張流行/搖滾樂精選輯(的價格)收錄五張專輯的名曲,CP 值很高;但是站在『音響』/『音樂訊息量』立場:

1) 精選輯發行在專輯之後,母帶『音樂訊息量』衰減。
2) 有許多流行/搖滾樂精選輯,曲目超過十二首,有些甚至收錄十八首,這些歌曲在灌錄到黑膠唱片之前,必先經過壓縮。

現在換個角度,站在『音樂』立場,精選輯是最快速認識樂團或歌手的捷徑,無論是曲目或價格。只是目前,網路串流多半能提供免費服務。

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音質』、『價格』、『片況』,這三個立場,在黑膠的領域,通常很難兼得。

2016-01-04

Richard Linklater:Boyhood《年少時代》(2014)

(父)這是約翰、保羅、喬治和林哥,解散後最好的單曲精選。我幫你把整個樂隊拼在一起了,要是你聽太多獨唱,就會有上癮的感覺。不過你把他們放在一起,然後他們就會互相昇華,然後你就能聽了,這就是披頭四,明白嗎?

(子)不懂。我永遠最愛保羅。

父)無所謂,你沒抓住重點:現在這個時代,音樂都四分五裂。。讓你在聚會上開心的 Paul、跟你聊上帝的 George、說『不,這與愛、痛苦有關』的 John;Ringo 說:『嘿,為什麼不能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東西』

沒有最喜歡的披頭四成員。這就是我想說的,只有平衡互補,惟有他們組合在一起,才能成為全世界最棒的樂隊,明白嗎?



2016-01-05

四十年前,有一家黑膠唱片行,同時販售新發行及中古黑膠。中古的價格僅是全新的一半,因此利潤不好,人客問老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賣中古的呢?

老闆說:『黑膠像人一樣,發出自然的聲音。對我而言,他們都是朋友:老黑膠有許多刮痕、細紋,就像人的皺紋,代表著歲月痕跡,也代表老一輩的智慧,特別是錄音,以及音樂表演者。』

『嚴重的刮傷,就像是人生逆境:把唱針跳過去,一樣可以感受音樂,或者生命的美好。』

日積月累,唱片行中古黑膠越來越多,老闆依然秉持初衷,把這些二手唱片留在店裡,就像是弱勢族群的中途之家。他把新唱片留給客人,把賣不掉的二手唱片留給自己,這些黑膠,透過他播放,帶給家人許多數不清,溫暖、幸福的夜晚。

然後,老闆離世,兒子繼承大批中古黑膠唱片,也繼承老爸喜愛播放黑膠唱片的基因。有一天,兒子來到耕者,跟我說了上述故事。

我說:兩張『同樣曲目、版本』的黑膠唱片,刮傷較嚴重的那張,通常錄音比較好。

兒子問:為什麼兩張一樣的黑膠唱片,聲音會不一樣?

我說:這是黑膠的專業領域,每張黑膠都是獨一無二,顧客很少買到重覆的黑膠,所以很難理解。舉例來說,黑膠為什麼會刮傷較多,可能是因為『音樂訊息量龐大』,於是一再被播放,一再被播放的結果,就導致黑膠受傷、骯髒的機率升高。

但是老綁不是基於此因,而做出判斷,這是每天版本比較的功課,累積下來的心得。刮傷看得見,音樂訊息量看不見。令尊把刮傷的黑膠留在身邊,我認為他是很有智慧的: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2016-01-07

2005 年,我進入誠品音樂,提出販售黑膠唱片的企劃案,同時也開始注意所有台北市的實體唱片行。當時『駱克』唱片還未搬厝,在敦南誠品附近,走路就可以到;停睏時,我會到重慶南路的『啟元』、『38度C』、西寧市場的『小宋』、光華商場附近的『合友』找曲盤,2006 年『金革唱片』在中山北路開設黑膠旗艦店,離家最近,所以時常泡在金革,以及附近的『知音天堂』。

其中,『啟元』、『合友』可以找到不少經典國台語黑膠,『啟元』有大量從電台流出的黑膠,『知音天堂』則將黑膠與陶瓷藝品結合;復興南路的『王孚相機』,竟然有一堆 Jimi Hendrix 的首版高價黑膠,古亭捷運站附近,有一家很大的藝術傢具店,我買了幾百張單曲黑膠;在『38度C』地下室,亦買到許多珍貴的古典現代樂.. 這些,都是十年前的代誌啦。

每當走進一家黑膠實體店,我總是先禮貌詢問店家:哪些是我可以翻閱的?然後,開啟一段旅程,這段旅程,不是尋寶,而是透過每張黑膠唱片,明白店家經營的音樂區塊,甚至,當店家耕耘的音樂領域,是我不知悉時,除了佩服老闆的勇氣,也讓我認識到更多未知音樂,經驗寶貴。

這個經驗,必須要有勇敢的老闆,願意進口、上架,才有機會獲得,同時,也要有細膩敏感的樂友,願意花時間進行體驗。今晚邂逅 Freddie Hubbard 在 Enja 發行的爵士黑膠唱片,兩者碰撞在一起的機會,只有一張專輯,產生巨大火花,讓我又走入時光隧道,寫下感言,回首多采多姿的黑膠路。

2016-01-08

1989 年,我在三芝唸專二,強制住校,每週回家一天半。週日晚上吃完飯,從內湖搭 247、287 公車,到台北車站轉新店客運到淡水,再坐淡水客運返校。

每週六晚上及週日下午,就是 ICRT 播報西洋金曲排行榜的重要時刻:Billboard Top 40、Casey Kasem American Top 40、Taiwan Top 20,第一個節目是週六傍晚,後面兩個是週日,通常我都在新店客運,用 Walkman 戴耳機,心無旁鶩的收聽。

週六的 Billboard Top 40,我不但準時在家收聽,而且準備好兩捲120分鐘 TDK 空白錄音帶,錄下整個節目,內湖是盆地,所以收訊不佳,我必須連續四小時,用手捏住手提音響的天線,在房間找到最不會產生雜訊的位置。

錄好之後,就專心『複習』。有時候主持人報榜,沒有報曲目或樂團,所以週日搭車返校,經過台北車站,我就從台北車站,一路走到佳佳唱片,他們的水貨比公司貨(到貨)快,再到西門町的九五樂府唱片行,把錄製好的歌播給老闆聽,如果他聽得聽出來,就會幫我訂卡帶或 CD,然後我會在櫃檯,拿幾張榜單: Billboard Top 200 專輯榜、Top 100 流行單曲榜、Top 100 R&B/Hip-Hop 單曲榜、Top 100 舞曲榜。這些榜單,是我要帶回宿舍,等寢室熄燈,在被窩裡,一邊戴耳機聽,一邊用手電筒比對,比學校的功課,還要認真十倍。

有幾次,我在中華路的幾家唱片行流連忘返,忘記時間,以至於到淡水車站時,來不及搭上十點二十分的尾班車,只能睡車站的長椅,搭週一早上五點的頭班車,當我睡到天亮,被人聲吵醒,發現睡在我周圍的,都是流浪漢。幾次之後,就習以為常,而且他們也認識我了:他就是那個買錄音帶買到睏車站的憨囝仔!

2016-01-11

1996 年,我從西門町淘兒唱片行全職員工,跳槽到台北市唯二供應 DJ 黑膠舞曲唱片的『飛迅唱片』,晚上在 disco pub 暖場,時段是 10-12 點。

DJ 可以播放具特色的舞曲,帶給舞客歡樂,但是我更嚮往白天在『飛迅唱片』工作,因為可以接觸最新、最多元的舞曲黑膠唱片。當時美英電子舞曲入侵台灣,DJ Sneak 的 Blue Funk Files,及 Jeff Mills 的 Live At The Liquid Room,創意無限、開拓了我對於舞曲的視野。

當時夜店如沐電音春風,大家都在追尋 Epic House、Goa Trance、Big Beat,雖然 DJ Sneak 的 芝加哥 House 與 Jeff Mills 的底特律 Techno 不討喜,但是 Hip-Hop、Rock 等主流樂曲,正在『舊不如新』的推波助瀾,走向小眾,而電子舞曲,一躍而上,在各大舞池成為新潮流。

1997 過年前除舊佈新,我就把『非電子音樂』的黑膠唱片打包,丟進垃圾車,Goodbye 流行搖滾,Hello 電音。從今天起,我要學習 Richie Hawtin,認真當個塑膠人(Plastikman)。

過了一段時間,每當某一首流行樂旋律在心中響起、迴盪,卻找無唱片,我都會一邊想起這件代誌,一邊默默把唱片買回來。當人客跟我說:『卡早厝裡都是曲盤,後來都土角了,現在要重新買』。這樣的心情,我能體會。

2016-01-15

這是攝於黑膠唱片封底,一對兒女送給父親的生日禮物,希望他們能時常跳舞,顯示深厚的情誼。

To Dad

Happy Birthday
All Our Love

Lynsey & Lenny



2016-01-15

處理二手唱片的過程,最怕黑膠播放區卡了黏膠:首先要將黏膠去除至不會跳針,接下來要一步一步消除越來越稀薄的剩餘黏膠,如果去除不完全,播放時,依然能聽到週期性雜訊。有時候,這個過程會耗費一整天,甚至到隔天。

清除黏膠、清洗完黑膠,接著是『再生確認』,或者『放送確定』,從頭至尾用唱針唱完,確認版位與雜訊量,標示片況。使用輕針壓確認,較有誠信,如果輕針壓唱得過去,交付給買家後,不太會產生問題。

一般而言,需要進入繁鎖處理程序的,都是較有問題的黑膠:刮傷、碗公、黏膠、凹凸點、黴痕、油痕、塵絮。。即使經過處理,還是無法恢復到 EX (Excellent) 或 NM (Near Mint) 的狀態,售價自然也高不起來,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花 80% 的力氣,用來修復 20% 的瑕疵呢?

因為我認為黑膠唱片是有生命的。

就好像每天大家都會在臉書接觸『搶救將被安樂死的棄犬』,長相可愛,健康活潑的棄犬,可以逃過死劫;長相不討喜,甚至健康狀況有問題的棄犬,自然就需要專業人士來健診,或者美容了。

把棄犬醫好,打扮漂亮,增加領養主的好印象,領回家後,小狗依然可以帶給主人滿滿的溫暖、愛,就像黑膠唱片:當豐富溫暖的音樂訊息量,感動了買家,所有的瑕疵,都不重要了。

2016-01-16

2003年台灣的 DJs 興起 B2B(Back to Back)風潮,也就是 DJ 台上,有兩位 DJ 輪流接歌,一人一首。默契好的 DJ,不但能讓過程順暢,還會迸出火花,創造驚喜。默契不好的 DJ,就變成對打,各接各的歌,各唱各的調。

2015 年,人客蒞臨耕者:『老綁,我想找爵士,但不熟悉,請問可以幫我嗎?』我:『我們來玩遊戲。你先從黑膠架上找出一張唱片封面是自己喜歡的。』人客找到 Charles Mingus 的 The Clown,封面確實特別。播放一首之後,人客露出難以捉摸的表情。我:『請問我要找出您心中想找的唱片,是跟這張的曲風類似?還是完全不同?』

客:『完全不同。』然後,我找的是 Paul Desmond 的 Take Ten,放上唱針,播放一首之後,客:『這張可以喔。』

客:『可以再玩一次這個遊戲嗎?這次我想找的是古典。』
我:『好啊。』

於是,我們享受了一段有趣的音樂時光。

2016-01-17

2010 年,人客在耕者拆開黑膠封套,檢視片況,決定放棄:『老綁,這裡有一條刮痕,你看』。

我:『不是所有的刮痕都會產生雜訊』。放上唱針,經過刮痕區域,沒有雜訊。
我:『音樂要用聽的,不是用看的』。
客:『既然如此,為什麼貴店沒有試聽服務?』
我:『因為初入門的黑膠新人,只會聽雜訊量,不會聽訊息量;問題是每張黑膠皆有雜訊,久而久之,小店僅對聽懂訊息量的人客,選擇開放試聽』。

黑膠新樂友認為要消除雜訊量,就是不斷消除雜訊量。
黑膠老樂友認為要消除雜訊量,就是不斷增加訊息量。

經歷七年之癢的夫妻,會想要整形;超過七十歲的老夫老妻,會說增加溝通,才能白頭偕老。

今晚聽的是 Richie Cole 與 Phil Woods 在 Muse 發行的專輯 Side By Side,片況用眼睛看是 EX(Excellent),實際聽過(再生確認)之後,片況是 EX+,想起了往事。

2016-01-18

2013年,老綁接到一通電話:『請問貴店最便宜的黑膠是幾元?』
我:『49 元』。

過幾天,打電話的人客蒞臨。
我:『為什麼要問最便宜的黑膠是幾元?』
客:『因為要買回去做時鐘。』
我:『這些黑膠都還可以播放喔。』
客:『真的嗎?』
我:『播給你聽。』

人客結帳走了。
旁邊另一位人客說:『你憨慢做生意啦。』
我:『怎麼說?』
客:『人家花 49 元成本,做出幾百元的黑膠時鐘,你還在這裡寄賣,49 元還要被抽成。』
我:『哈哈哈。』

過幾個月,林百貨開幕,逛著逛著,我站在一座牆上的黑膠時鐘前面端詳,標價一千多元。
內人:『怎麼了?』
我:『這張黑膠,是我賣出去的。』
內人:『這麼肯定?』
我:『因為內標顯示的古典樂,在幾個月前,我有播放給一位人客。』
我:『你看,把黑膠釘在牆壁,像不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
內人:『走吧。』

心裡一陣酸。黑膠是拿來聽的。

今午又接到一通電話:『請問貴店最便宜的黑膠是幾元?我們要加工用的。』
我:『歹勢,我們店的黑膠唱片,都很貴』。

2016-01-19

2005 年,我在誠品音樂館,常被問到:『請問胎教音樂放在哪裡?』我們有一個專櫃,裡面有新世紀 New Age、卡農 Canon、巴薩諾瓦 Bossa Nova、或者莫札特鋼琴獨奏 K.330-K333、K.265 小星星變奏曲,蕭邦的夜曲,類似這樣比較柔和的曲風,提供給孕婦當作參考。

當內人懷孕,我們觀看國家地理頻道發行的 DVD『子宮內日記』,發現原來胎教音樂的定義不一定是『輕柔的音樂』,而更應該是『能夠取悅孕婦的音樂』:如果媽媽喜歡聽重金屬,那麼重金屬就是胎教音樂,因為媽媽快樂聽著喜愛的音樂,心情的愉悅,就會透過血液,傳遞給胎兒,胎兒或許能聽到少許的音樂,但是更能感受到快樂。快樂與安心的成份越多,安胎的機會就越少。

2016-01-20

2009 年,有一位安平的人客蒞臨耕者,買了八千多元的黑膠唱片,結帳時,眼睛還一直停留在架上其他黑膠,找了好久,找無唱片。

我:『請問還要找哪一張呢?』
客:『噢。。今天帶了一萬元來,想說還能再多買些什麼。。』
我:『留給下一次吧,機會還有很多。』
客:『下一次來,你還會在嗎?開這種店,太笨了,笨到有剩。台南好不容易有你這種店,不想讓你倒。』

2016-01-24

2010 年,『古碟』林耀民先生的『黑膠唱片聖經』出版,將古典名曲名盤,作了詳盡、有系統的整理。對於耕者,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的老師跟我說:『你每個月寄賣的唱片量這麼多,進貨時,不妨拿著書冊對照,做點功課,對你、對人客都有幫助。』

接著兩年,每週黑膠進貨,我就捧著厚厚的『黑膠唱片聖經』,一張一張比對,就像在對獎,如果中獎了,就用簽字筆在便利貼上面做筆記,貼在唱片封面,人客蒞臨挑選時,能更有效率的供作參考。

『黑膠唱片聖經』的封面開始變皺、翹起來,老師看到了,說:『嗯!有認真在翻喔。』

但是寄賣唱片,賣不掉的,每月底都要退回給寄賣廠商。第一次整理退貨時,眼看著賣不出去,還貼著便利貼的唱片就要裝箱退掉了,心內糾結著:『要把便利貼撕掉嗎?』

花了很多時間寫,撕掉好可惜。乾脆先別撕,等貨退到廠商那邊,給他們決定吧。畢竟有得獎的唱片,貼著貼紙,增加曝光機率,可以早點找到歸宿。

就這樣,月初進貨貼貼紙,月底退貨。半年後,憑著一些印象,有些唱片一看就知道有得獎;更棒的是,開始有新人客蒞臨,說是在黑膠展或者別家寄賣店看到貼紙,好奇想來看一看。

花開結果,付出是值得的。

2016-01-25

傍晚,蒞臨耕者的貴客是鄭兄。他是耕者年紀最輕的黑膠人客,第一次蒞臨小店時,才唸國一,如今準備考大學,對劇場及藝術有濃厚興趣,已經寫過劇場音樂,且有 CD 發行,希望能到台北接觸藝術、人文。回想第一次蒞臨,我以為是鄭爸爸要買唱片,沒想到鄭爸爸對公子說:『一小時後來接你喔。然後就離開了。』

我和鄭兄面面相覷,鄭兄說:『老綁,請問有沒有貓王的黑膠?』

之後,只要鄭兄考試高分,拿到零用金,就會來買唱片。去年耕者歇業,一年不見,鄭兄比老綁高了。鄭兄:『老綁,最近有什麼推薦的嗎?』

我翻出一張黑膠,放上唱針,鄭兄拿起封面,問我:『請問這是什麼性質的樂團?請老綁介紹。』

我:『鄭兄今年唸高三,應該談過戀愛了?』
鄭兄:『有哇』(表情疑惑)

但是現在要說的這個故事,是跟『暗戀』有關:戀愛只能愛一位,暗戀呢?可以有很多位。戀愛是公開的,暗戀是私密的,只有自己知道,連朋友也不能說。

現在大家都要追周子瑜,追得到嗎?很難。即使追到了,也不見得適合自己。就像黑膠唱片的巴哈無伴奏、Chet Baker、Beatles.. 所以今天我們聽的唱片是『暗戀』:他沒有那麼巨星,你也跟別人聊不起來,因為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在你心裡,你很清楚: The Steve Miller Band 的 Book of Dreams 就是我的菜。



半年之後,你會考上北部大學,展開美好人生,而當你在唱片架上,再度翻閱到這張黑膠,你會想起這個故事,就像暗戀,這是屬於你我才知道的,小小幸福,我們的 Men's Talk。

2016-01-26

2012 年,我在長榮大學演講:『最後,我要說一個故事給大家聽。在我家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麵店,老闆很用心經營,有一天我去吃麵,客滿沒有桌子,但是有一張四人桌,被兩位客人占據,拿著相機一直拍。於是我改成外帶。

幾天後,在網路上看到這家麵店被當天拍照的饕客評為:普通。(他們家的滷味,還不如誰誰誰;湯頭,誰誰誰的會更好。)』

我把網頁列印下來,拿給老闆過目,老闆:『夭壽喔,我幾十年的努力,被他們毀了。原本以為他們要來幫忙,才騰出桌子給他們,麵也沒收錢。沒想到。。』

我講這個故事,是要告訴大家,網路上的訊息,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不能相信,如果你上網查詢『台南 黑膠』,你會發現結果最多的是『耕者有其田』,但是如果你住在台南,『惟因唱碟』與『合笙』,才是內行人最推崇的。

『耕者有其田』部落格的許多資料,也都是錯的,有些是幾年之後,我自己查證,或者當事人發 e-mail 給我,才更正錯誤。例如有一位 Techno 創作人 Pacou,他發訊息告訴我:『你依照 Discogs 訊息翻譯,但那不是我的本名,你根本不瞭解我,請你刪除介紹我的整篇文章。』

網路的資料不如書籍,書籍的資料不如老師。

網路的資訊很可能是一時情緒;書籍,每隔一段時間都有修訂本;認真的老師,每天都在努力。吳念真導演說:為什麼電影比電視好看?因為電視每天一集,電影幾年才能拍成一部。

在座的各位,在未來都是精英,請務必以人為本,科技再如何進步,都是以人為中心,希望同學們能明白老師們,以及所有專業人員的苦心、心意,謝謝。

2016-01-27

今午接到老師電話:『要介紹你去租一部 DVD 來看.. 通常會以音樂為主題,拍成電影的導演或編劇,在他們心中,都曾經被音樂感動過,因此在心內會有個夢想,希望透過電影,呈現出他們的感動。』

我:『最近也開始在網路分享一些音樂與我的往事。』

師:『音樂能量超越語言,語言能量又超越文字。文字抽象時,一方面會產生想像空間,另一方面則會產生誤導。之前我們聊過小澤征爾與村上春樹對話的書,當他們播放黑膠唱片,一邊討論時,為什麼他們能夠針對細節討論之?』

我:『因為村上老師的音響系統,能夠放送龐大的音樂訊息量。』

師:『所以小澤老師聽到細節,才能回想往事一幕幕。耕者的音響系統,也要以此為職志:能不能將指揮家、作曲家、錄音師想要表達的哲理、想法,讓聆聽的人客在試聽過程,可以明顯、深刻的感受?』

我:『有了感動,才會覺得黑膠是藝術品,而不是商品。』

師:『所以你還是將氣力著墨在音響調整,使訊息量再增加,就像這部 DVD,樂團成員早就對貝多芬『命運交響曲』滾瓜爛熟,聆聽者也覺得這是一點也不新鮮的曲目,可是,我們真的瞭解其中的張力、哲學嗎?當訊息量再度增加,我們與指揮家、作曲家、錄音師想要表達的哲理、想法,又會拉近一些。』

我:『我要去租來看,而且我要持續調整音響系統,謝謝老師。』

2016-01-29

有看出背後海報的景點嗎?

【PLUS展覽花絮】2015 時光專賣店-收藏老臺南特展

本次「收藏老臺南特展」以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時光專賣店」一書為主,分為「 巷弄巡傢俬」、「生活好雜貨」及「文人賞雅趣」三大主題,並規劃「市集」及「講座」兩大系列活動,並邀請店家主人分享對舊物的熱情與初衷,感受主人與物件互動的情感。

【展覽資訊】
展覽時間:1/29(五)-3/20(日) 9:00-17:00
展覽地點:文創PLUS-臺南創意中心(臺南市府前路一段197號原愛國婦人館)



2016-02-04

細心又專業的前主人,在黑膠唱片內封套下方,裝了一長條摺紙,預防外封套正下緣破損。



2016-02-04



2016-02-04

小林聖太郎《尋找心樂章》2015

我們人啊
誰都會死
跟音樂一樣,只有瞬間
但是。。
有人可以跟你產生共鳴
瞬間就可以變成永恆



2016-02-05

Pip Piper:Last Shop Standing 獨立唱片店的興衰重生史 (2012)



2016-02-07

2006年,我在誠品敦南音樂館服務,當時的音樂館,還在手扶梯底下。除了黑膠唱片,我還負責藍調、鄉村、老骨頭、雷鬼、Funk、前衛爵士、現代樂,以及搖滾樂C~E的 CD 櫃。

雖然我有很多 DJ 的電音經歷,不過,我要在誠品當電音專家,還是放下身段,聽聽電音之外的音樂?敦南音樂館有6至9萬張 CD:所以既然進入了誠品,當然要聆聽電音之外的音樂,否則,就浪費了這麼龐大、珍貴的音樂寶藏。

有一天,誠品大家長武璋找我:『我們來做 滾石史上五百大搖滾專輯 的專櫃好不好?』
我問:『什麼是滾石史上五百大搖滾專輯呢?』

武璋從 Muddy Waters,說到滾石合唱團,再從滾石合唱團,說到滾石雜誌,武璋的眼睛,發出光芒,就像布袋戲的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我問:『為什麼一定要滾石雜誌呢?』

武璋說:『滾石雜誌是搖滾樂的指標,如果客人問我們要如何入門搖滾樂,可以從滾石史上五百大搖滾專輯開始著墨。這是一扇知古鑑今,繼往開來的通道,我們除了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小眾音樂,更能引進經典的大眾搖滾樂專輯,不只代表著我們對於經典專輯的敬意,更能提供客人專業的參考。』

於是,滾石史上五百大搖滾專輯 的專櫃,就在敦南音樂館成立了。從進貨、上架過程,才瞭解滾石雜誌對於『搖滾』的定義,是十分廣泛的,包括爵士、Hip-Hop。春節何處去?到『滾石史上五百大搖滾專輯』的專櫃踏青,會有不同的收穫。

2016-02-07

Ridley Scott:The Martian《絕地救援》(2015)



2016-02-13

Pip Piper:Last Shop Standing 獨立唱片店的興衰重生史 (2012)



2016-02-15

黑膠市場正在擴增嗎?這是一個假象,其實正在萎縮。

黑膠唱片的基礎是古典黑膠,並不是爵士,也不是搖滾。因為黑膠與CD之間的差別,以古典音樂為最大,差別最小的是搖滾樂,沒有差別的是電子音樂。所以,比例而言,古典黑膠樂友,最深入類比,也在黑膠領域擁有最高的『忠誠度』。

古典黑膠樂友的口袋最深?目前,口袋最深的是國台語黑膠樂友,其次是搖滾。一套三張的古典歌劇黑膠唱片,只要一百元;一張首版披頭四、齊柏林超過一千元;一張鄧麗君,超過一萬元。

諷刺的是,一百元三張的歌劇黑膠唱片乏人問津。

過去一年,低價唱盤確實吸引不少年輕人進入『黑膠世界』,但是九成的人客不瞭解『片況』、『版位』『清洗』、『唱盤及環境調整』,甚至以為黑膠跟CD一樣,都是『均一價』。

其次,低價唱盤、低價音響,提供貧乏的音樂訊息量,可想而知的是,當下一波新鮮的音樂載體問世之後,還有誰願意繼續對黑膠忠誠呢?不願意提昇音樂訊息量、沒有被黑膠感動的人,就會離開。黑膠市場正在擴增嗎?這是一個假象,其實正在萎縮。

2016-02-17

一位人客蒞臨買黑膠,說要用音樂治療憂鬱症。剛開始以為是說笑,後來發現不是。

想起老師曾授予我的故事:有人放了一個屁,你在旁邊,只要退後兩步,就沒事了;問題出在於,大部份人,都選擇靠近那位放屁的人,一邊吸,一邊難受,最後就被臭死了。

我覺得很有道理:當我們離屁越近,只會讓事情更複雜;退後兩步,簡單多了,但是很少人能做到,這是一門哲學,是課本不會教我們的。

面對問題,應該採取俯角;面對音樂,應該採取仰角。當我們聽到陌生音樂,應該採取仰角(把音樂放大,把自己縮小),這樣才能讓音樂帶領著我們展開旅程。當我們遇到問題,應該採取俯角(把自己放大,把問題縮小),沒有什麼事不能解決。

如果把這兩個角度用錯,既會被問題勾勾纏,也會失去認識新音樂的驚喜。

2016-02-18

我是吃鍋邊素,但是每到素食自助餐,幾乎都外帶,因為大部份素食餐廳,播放的佛教音樂如出一轍,如果在店內吃,常常還沒吃完,就聽得頭昏腦脹。

Discovery 頻道曾對歌手 Sting 做實驗,在他的頭腦接上訊號線,讓他聽各種音樂,觀察腦波變化,唯一呈現呆滯狀態的,就是餐廳與機場音樂。

當然不是所有餐廳的音樂都一樣,台南小石子還會播小提琴協奏曲。

有一天,查詢新上架黑膠專輯評價,發現有份名單,叫做『1001 張死前必聽唱片』(1001 albums you must hear before you die),這好像是個趨勢,在音樂之外的領域,也有類似『100 個死前必訪的地方』、『100 個死前必吃的美食』、『100 個死前必做的事』。

黑膠唱片收藏家,時常『買快聽慢』:一口氣買十張,一天卻只能聽一張。日積月累,或許家中已藏上萬張,卻還有一半都還沒聽。如果往生時間到了,唱片也沒聽完,怎麼辦呢?

或許交代家人,播放『101 張死時必聽唱片』,對愛樂者而言,更具意義。

2016-02-19

與李兄一同在店內聆聽波西米亞人黑膠唱片,畢勤指揮。安赫麗絲唱得絲絲入扣,如幻如夢,帶領我們進入一個美好情境。

李兄說自己拉小提琴,家人會拉大提琴。許多人說聽大提琴的聲音,很像聽到人在唱歌,兩者頻率接近,所以,我們也可以反過來解釋:雖然聽不懂歌劇、聽不懂義大利文,但是可以把人聲當作樂器,就像古典樂曲,作曲家透過不同樂器演奏,代表不同人物,彼此交談,交織出劇情。

同樣的,人聲也是所有音樂訊息量的一部份,雖然不懂人聲歌唱的語言,不過在吟唱過程,所傳遞出的表情、感動、能量,就像不會說話的樂器,不言而喻。

2016-02-26

透過音響系統調整,我聽到越來越多訊息,這是我在經營耕者之前,未曾經歷過的。

然後,每當我聽到更多訊息時,都會越好奇:到底還有多少音樂訊息,是還沒有聽到的?

2016-02-26

《和食之神:美味交饗曲》裡,廚師說:最快樂的時刻,就是把刀磨得很亮,然後用它來切食材的時候。

意思是說,如果我有一把好的切刀,或是鐵鍋,剛開始,會和這些器材有磨合期,等到磨合期過了,我會想要使用切刀切食材,用鐵鍋煮菜,漸漸的,會發現自己做菜、待在廚房的時間變多。

聽音樂亦是同理,如果把音樂從黑膠唱片抽取出來,只聽音樂而不去聽音響,那是精神層面。但是,如果選擇好的音響系統,剛開始,會和這些器材有磨合期,等到磨合期過了,只要調整音響系統,它就會回饋,我會期待透過音響系統播放黑膠唱片,漸漸的,會發現自己聽音樂的時間變多,而且更珍惜黑膠和音響。

美好的事物,總會帶著某種程度的不便。

音響系統與聆聽者之間的互動,像是加入人文元素,而且這個互動元素,是發生在家中,這樣的經驗,就如電影裡廚師所言,是最快樂的時刻。

2016-02-27

客:我聽不懂歌劇啦,義大利文、歐洲語言聽無。
老綁:搖滾、爵士樂的歌詞,你攏聽有嗎?

客:一滴萬貴森森。
老綁:歌劇的一滴萬好便宜,無人要愛。因為大家都用『音樂』的角度;如果用『音響』的角度,常常嘛聽得痛哭流涕、死去活來。

古碟寄了六箱歌劇(全劇)大套盒裝給耕者,每套平均價格台幣一百至兩百元。黑膠唱片甘有越來越貴?看人選。

甘無物廉價美?嘛愛看人選。

拍謝,老綁要去做功課了,這兩天我把物廉價美的挑出來,拜二開店再等您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