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February, 2017

2017-02-01

『百感交集』就是:心中有一百個感覺,卻只能說出四個字。

2017-02-05

老綁看到周蕙的電視專訪,她說:『我怎麼會為了一個不愛我的人,忘記所有愛我的人?』

老綁心裡想成:『我怎麼會為了一張買不到的黑膠,忘記我所有的黑膠?』

2017-02-09

熱戀中的情侶蒞臨耕者,老綁提議玩『台南好聲音』的遊戲。

播放 The Man I Love 四個不同演奏版本。過程中,男生分享了幸福的感覺;倒是女生,一直都偏向負面的畫面或故事,來表達自己的感受。

(播放 The Man I Love 第一個演奏版本)
(播放結束)

男:(述說著幸福的感覺)
女:(描述著悲慘的畫面)

(播放 The Man I Love 第二個演奏版本)
(播放結束)

男:(述說著幸福的感覺)
女:(描述著孤獨的畫面)

(播放 The Man I Love 第三個演奏版本)
(播放結束)

男:(述說著幸福的感覺)
女:(描述著失落的畫面)

(播放 The Man I Love 第四個演奏版本)
(播放結束)



綁:『這是最後一個演奏版本,一樣,請男生先說。』
男:『像是當初跟女友告白成功,然後我們幸福的交往著,期待每一天的展開。』
女:『感覺像是我做了一場噩夢,在半夜嚇醒,全身冒汗。』

男:『好奇怪!』
綁:『跟你的差異大不大?』
男:『超大!』
綁:『我做這個實驗一年了,其實,每個人的感覺,天差地遠,而且時常令人瞠目結舌,或者繞樑三日,咀嚼深思其意,這些豐富的想像力和感受,讓我心神往之。』

綁:『我想請問女生,目前和家人同住嗎?』
女:『沒有,我自己一個人。』
綁:『租房子嗎?』
女:『對。』
綁:『爸媽呢?』
女:『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拋棄我們。媽媽改嫁之後,也和我們越來越疏離。』
綁:『請問你有兄弟姐妹嗎?』
女:『有,但也是幾乎沒有聯絡。』

綁:『請問你,會不會覺得幸福很遙遠?』
女:(嘆)『是啊。』
綁:『當幸福來臨的時候,你會有什麼感覺?』
女:『覺得一定是騙人的。』
綁:『會不會覺得很不實際?』
女:『會。』
女:『而且,一定沒過多久,就不見了。』

綁:(對男生說)『所以,你要感謝你的女友,今天把感覺說出來的勇氣,這個勇氣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的。』
男:『為什麼大多數人,不願意把感覺說出來?』
綁:『因為怕,也不想被別人瞭解。你知道她為什麼要勇於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嗎?』

綁:『勇於把感覺說出來的人,有想要被瞭解的勇氣,所以你的女朋友很勇敢,她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了。可是,你一定很不解,為什麼她的感受那麼負面?跟你的感受差這麼多?』
男:『嗯,也跟一般人差很多喔,哈哈。』
綁:『那不見得喔,要看一般人善不善於,用謊話掩飾自己的感覺。』

綁:『所以,你現在知道你女朋友的感受,為什麼她聽到幸福的音樂,卻有不幸的感受,或許是她的家庭背景,帶給她極大的不安全感,因此,當她遇到幸福來臨,她會覺得是虛假的,是諷刺的。』

綁:『當你知道這件事之後,你會獲得兩個人生的作業:第一,從今天開始,你要努力,讓她在你身邊的時候,有安全感,而且要有很大的安全感,有了安全感之後,才能談幸福這件事。』

綁:『第二,這個很重要,就是關於尊重,我們一般人講尊重,都是希望別人來尊重我們,而不是我們自己去尊重他人。比方說,剛剛在聽音樂,分享感覺的時候,我們會知道對方的感受和我們不一樣,那是正常的,就連我們自己,白天的感受,和晚上的感受,都不會一樣了,所以,要如何要求別人,能夠有和自己相同的感受呢?』

綁:『要要求別人之前,先要求自己吧,我的意思是說,透過這次的感覺分享,你知道女友對事情的看法,總是比較負面,當你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你要告訴自己:噢!這是正常的,因為你瞭解她的背景,所以當然會有這樣的看法,你不再像過去批判她:為什麼你的看法,都這麼負面?』

綁:『你會學習,懂得尊重她,等到下次又遇到另一件事,你不會又批判她又很負面,你會說:噢!她的看法應該會偏向負面,因為我瞭解她。』

綁:『而且,因為你瞭解她,所以你開始不會批判她,當你開始認為,她的看法是負面的,那很正常,因為你瞭解她,而且你比其他人還要瞭解她,這時候,你才是開始尊重她,這個,才是尊重。』

綁:『否則,你之前一直問她,為什麼要那麼負面?為什麼不正面一點?那只是你希望她的感覺和你一樣,或者和你心中所期許的她一樣,那不是你尊重她,而是你希望她尊重你,因為你希望她不能有自己的感覺,只能和你的感覺一樣。這兩者是差別很大的,一個是你不尊重對方;另一個是你要學著瞭解-接納-包容對方的感覺。

當自己能夠接受對方的感覺和自己的不同,也就能接受對方做出和自己不同的決定,因為這是以瞭解對方為前提,所做出的尊重。

而要如何能夠充份瞭解對方呢?傳統方式是透過爭吵,這是有效,但是傷身傷心的方式,最溫和的溝通方式,就是一邊聽音樂,一邊分享自己的感覺,給對方(家庭成員最有幫助)。』

男:『哇!』(若有所思)

綁:『希望你會覺得,今天沒有白來。』

2017-02-12

我喜歡我的朋友藍雷克,他對於喜與悲的看法。大意是說,喜與悲就像陀螺,永遠轉不停,有喜就會有悲。當我們沉浸在喜悅之中,喜悅也正在減少,到最後,喜悅已盡,就像陀螺一直轉,就會轉到悲傷。

當我們沉浸在悲傷之中,悲傷也正在減少,到最後,悲傷已盡,就像陀螺一直轉,就會轉到喜悅。

所以,我們可以說:有喜就會有悲,有悲就會有喜。當我們參透這個道理之後,身在喜悅,就預知樂極生悲;當我們身在悲傷,就預知否極泰來。

所以,我們也可以調整心情,讓心情不受喜悲控制:也無風雨也無晴。

2007 年,菲利浦霍夫曼(Philip Hoffman)在電影《蓋世奇才》(Charlie Wilson's War),片尾與湯姆漢克(Tom Hanks)的一段對白:

有一位小男孩,他的家人給他買了一匹馬,小男孩好神氣,上帝卻說:等著看吧。後來小男孩騎馬摔斷腿,運氣很背,上帝卻說:等著看吧。戰爭開打了,小男孩因為斷腿而不用被徵召,當他暗自竊喜的時候,你猜上帝說什麼呢?

2006 年,我在誠品音樂,策展第一屆黑膠文藝復興運動,好神氣,上帝卻說:等著看吧。兩年後,我調職台南音樂館,被『遇缺不補』,我卅五歲,我失業了,上帝卻說:等著看吧。同年,無心插柳,我在台南開設黑膠唱片行『耕者有其田』,當我暗自竊喜的時候,你猜上帝說什麼呢?

等著看吧。

所以,我喜歡我的朋友藍雷克,他對於喜與悲的看法,大意是說,喜與悲就像陀螺,永遠轉不停,有喜就會有悲。當我們沉浸在喜悅之中,喜悅也正在減少,到最後,喜悅已盡,就像陀螺一直轉,就會轉到悲傷。

既然瞭解這個道理,為什麼我們還是無法得到平靜,我們還是永遠都不滿足呢?因為我們心有執念,放不下,舊的執念不去,新的想法,當然也就沒有空間可以來接納了。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2007 年,由 Richard Schenkman 執導《來自地球的人》(The Man from Earth),是我喜歡的,探討人生哲學的電影。其中又以 Ellen Crawford 飾演的 Edith,她與主角 John 的衝突,最讓我感嘆。

這部電影的劇本,由 Jerome Bixby 編撰,我拜倒於他開啟問題之門,從各種角度(歷史、宗教、生物、醫學)出發,隨機靈動的思想遨遊,到了尾聲,結局交代清楚,配樂響起的時候,竟然引發了我感傷的開關。

電影配樂,主要是兩個曲目,第一個是『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的第二章節,這個就不用我多說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我店裡聽。

另一首,就是引發了我感傷開關的抒情歌,特別是填詞者,就是導演 Richard Schenkman 本人,看完歌詞之後,更能感覺到,他想透過電影,傳遞給觀眾的訊息。

為什麼他能夠啟動我感傷的開關呢?因為他要傳遞的訊息,和我目前在店裡做的,幾乎是同一件事。

Mark Hinton Stewart - "Forever" 填詞 : Richard Schenkman 主唱 : Chantelle Duncan

我看過江河漲潮
看到山脈下沉
看到無邊的景色消失
我看到星星相撞
大海的咆哮
我知道失去唯一的朋友意味著什麼
沒有什麼可以永存
這是我經常聽到的
所有美好的事情總會結束
你知道這是真的
沒有什麼可以永存
但是也許有的事情可以
永遠是你給我的感覺
永遠是你給我的感覺

我看見過有人
把世界掌握在手中
按照他的觀點改變它 塑造它
我感到地球在顫抖
我看見人站在那裡
然後起飛
這是他可以做的 唯一的事情
沒有什麼可以永存
美好的事情總會結束
你知道這是事實
沒有什麼可以永存
但是也許有的事情可以
永遠是你給我的感覺
永遠是你給我的感覺

Forever Is The Way I Feel For You



2017-02-18

在史蒂芬佛瑞爾斯(Stephen Frears)導演的《走音天后》(Florence Foster Jenkins)裡,休葛蘭(Hugh Grant)飾演的 St Clair Bayfield,深深吸引了我。

在李安導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裡,李安導演看事情的角度,深深吸引了我。

休葛蘭、李安,在這兩部電影裡,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站在溫和、體貼的角度,全力支持著他們心中的主角。

如果梅莉史翠普飾演的珍金絲(Florence Foster Jenkins),沒有休葛蘭的幫助;如果美國大兵沒有李安導演代言發聲,這個世界上,就會少了更多人,透過溫和、體貼的角度,來看待、瞭解珍金絲、美國大兵,他們的內心世界。

因此,當我觀看《走音天后》的時候,我是哭得唏哩嘩啦的,這個世界,除了主流之外,原來還是有一個人,願意獨排眾議,默默在背後支持著珍金絲的歌唱夢想。即便他早就和眾人一樣,可以算計得到這場演唱會的後果,他還是努力、盡其所能的去完成。

這就是故事感人的地方。休葛蘭並不是傻瓜,可是他願意幫助珍金絲圓夢;李安導演也不是傻瓜,他在拍攝《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之前的準備作業,難道會不知道,這樣子的電影,能不能在好萊塢的商業潮流,產生競爭力?

當然知道,那麼,他們為什麼還願意當一位,現代版的唐吉柯德呢?

這使我想起我的祖父母,他們那一代的生活並不好過,不是務農,就是做工。他們為了讓下一代,不必像他們,如此辛苦的為了生活奔波,於是他們儉腸捏肚,拼命攢錢下來,栽培父親,以及我們這一輩,讓我們去唸書,讀冊才能出頭天。

但是他們萬萬沒想到,讀冊不是脫離貧窮的萬靈丹,讀冊就像藥,會有副作用,讀冊的副作用,就是學會算計。學會算計之後,物質生活富裕了,心胸卻狹小了,精神生活越發貧窮,窮到只剩下錢,不是有這麼一句話?

因此,當我觀看《走音天后》的時候,我是哭得唏哩嘩啦的,這個世界,除了主流之外,原來還是有一個人,願意放棄算計,獨排眾議,默默在背後支持著珍金絲的歌唱夢想。即便他早就和眾人一樣,可以算計得到這場演唱會的後果,他還是努力、盡其所能的去完成。

支持《耕者有其田》的休葛蘭、李安,我向你們致敬,耕者十年,到現在還在跌跌撞撞,就像珍金絲的歌喉、就像每一場美國大兵所遇到,血淋淋的戰役。但是,等我老了以後,退休之後,我會記得,至少我有勇氣,我開過唱片行,然而這一切,如果沒有休葛蘭的付出,沒有李安的站聲,也不會有這些,一步一腳印。



2017-02-26

綁:『這是最後一個不同的演奏版本,請您分享,聽完之後的感覺。』

客:『這是一個彈奏得很用力,在聆聽上,很有侵略性。我感覺鋼琴離我更近了,幾乎就在我面前。



我想起一個寵物節目,主持人說,我們的世界,比寵物大太多了,出了門,有一大堆的朋友,可是寵物呢?他們的世界只有我;我出了門,把我的愛分送給朋友,我的寵物,卻竭盡全力的愛著我,因為,他們的世界只有我。

我想起我的女兒,她今年七歲,身高一百二十幾公分。在她小時候,我是一直把她抱在懷裡的,可是現在她長大、長高了,我最近動了手術,腰彎不下去,也蹲不下去了。

所以我的女兒,她現在抱我的時候,(手比著高度)大概只能抱著我的肚子,她的臉,貼著我的肚子,而我也只能拍拍她的背,或者摸摸頭髮。

這幾天連假,她要跟媽媽出國去玩,臨行前,她一如往常,抱著我,小臉貼著我的肚子。我突然單膝跪下,如此一來,我的頭,跟女兒的頭,幾乎一樣高,都是一百二十幾公分。

女兒可以直視著我的眼睛,可以看清楚我的笑容,以及不捨。她不但用力的抱住我,而且,她的小臉,貼著我的臉頰,就這樣,我們抱了好久,時間彷彿暫停了,突然我有一種感覺,好像當初戀愛的時候,抱著她媽媽,也就是我太太的感覺。

然後,我更用力一些的抱緊女兒,讓她的心貼著我的身體,我有感覺到她小小的心跳聲,這個節奏透過緊貼的身體,傳遞給我,我感覺到很幸福,很溫暖。

這個『用力』,就是我剛剛說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彈奏得很用力,在聆聽上,很有侵略性。我感覺鋼琴離我更近了,幾乎就在我面前。

可是你問其他人,我不認為這個版本會受到青睞,因為,這是屬於 old school 的用力,屬於親情之間,那種濃到化不開的用力,對於追求彬彬有禮,保持禮貌距離的現代人來說,這種用力,太有侵略性、太有壓力了。

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私密性的彈奏方式,而且,讓我想起了我祖父那個世代,他們單純、而且重視情義的人際相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