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老綁的唱片行筆記】August, 2015 - October, 2015

2015-08-04

努力的空間永遠保留給努力的人。

2015-08-20

聽了一張滿目瘡痍的古典黑膠,刮傷程度慘不忍睹。通常我們會戲稱為『大花版』(與 Deutsche Grammophon Gesellschaft 的大花版同音異意),所以當我跟人客說:這張是『大花』。人客仔細一看,如果不是德國 DGG(Deutsche Grammophon Gesellschaft 的縮寫)發行,就會明白我的意思:唱片的片況不好。

為什麼明知道片況不好,還要聆聽呢?可見其唱片之經典。

聆聽過程,炒豆如麻,想起一位朋友。他是 1999 年,我還在台北 @live disco 當 dj 時,負責統籌所有 dj 的音樂總監,當時 @live 所有 dj,都希望播放 house、techno、trance 音樂,可是音樂總監希望我們播放 R&B、Hip-Hop、Break Beat。有一天,他與我們在 dj 台溝通不良,一氣之下,隨手拿了一張黑膠唱片,當場折成兩半。

十五年過了,謝謝今晚這張『大花版』的巴哈中提琴無伴奏,讓我從記憶找到這段具有生命力的往事。仔細回想這二十年的黑膠路,自己還沒有將黑膠折成兩半的經驗,未來呢?可能更難。

2015-08-22

面對臨老或重大疾病時,如果行走能力出現障礙,活動範圍一下子由戶外縮小至病床,很容易意志消沉,產生憂鬱。

培養多樣化的『室內興趣』,對抗寂靜的光陰,就顯得十分重要,刻不容緩,分享給還沒有買黑膠唱盤與唱片的朋友們。

2015-08-23

1997 或 1998 年,我在台北 151 Disco 擔任駐場 DJ,同時將薪水投入歐美黑膠唱片訂貨,約有五十位台北的 DJ 共襄盛舉,支持我。

當時沒有網路,電音在起步階段,只能依照每天夜晚(時差)傳真,短短三行的文字敘述,就立下判斷,成立訂單。有很多新成立的電音廠牌,編號都是從 001 開始,大家只能等到唱片到貨,放上唱針,才知道是圓是扁。

有一天,朋友 J 到南港住處領取新到貨唱片,並且跟我說,他的 DJ 朋友 G 在他住處看到一張荒島 Techno 黑膠唱片,百般請求攻勢下,J 將荒島唱片贈與朋友 G。送出之後,J 後悔不已。

說著說著,朋友 J 的眼眶紅了,為了一張黑膠唱片。



於是,我心軟了,說:我有這張唱片,不過只有一張,你這麼想要,可以送你,因為我有很多類似的音樂,可以在 djing 時取代。

送給朋友 J 之後,這張荒島 Techno 黑膠唱片,也就是 Hardfloor 的 Strikeout 的 Surgeon 混音,就進入我的 wantlist,隨後因為聆聽爵士、古典音樂,也沒有認真尋找這張黑膠。再次邂逅,已經過 17 年。

今晚放上唱針,回憶歷歷如昨。原來我已經不年輕。活得越久,等到的越多。要不要再把黑膠唱片送給朋友呢?我持保留態度。

2015-08-25

1994 年,我從海軍陸戰隊退伍了。退伍前,為了學習 DJ,向 A Go-Go Disco 的 DJ 拜師求藝,除了每月支付學費,還向他購買兩台 Technics 1200 MK2 唱盤、Stanton 唱針、Denon 擴大機,以及 Denon 的兩台 CD Player,所有器材均為二手,金額為十四萬台幣(距今二十年前)。

DJ 出師後一年,逐漸瞭解 DJ 器材行情,以上這些器材,再怎麼加,都不會超過七萬元。當時我在仁愛路四段國泰醫院附近租下的雅房,每月租金是四千元。

我應該要將七萬元討回嗎?還是。。還是用這十四萬元的器材,先把自己的 DJ 功夫練好呢?經過憤怒、沉澱、思考,選擇後者。如果我能讓對拍基礎如火純青,對歌曲如數家珍,或許就能接到更多校園、公司的派對,這些收入,也可以逐漸彌補失去的七萬元。

事實上,當我開始接觸佛教,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轉念』,或者稱為『逆增上緣』。除了練好 DJing 功夫,為了對歌曲如數家珍,我考進了陶兒唱片西洋部(當時是需要通過考試才能進入),擔任西洋音樂部的 Buyer。

不知不覺,我已從事超過十幾年的 DJ 生涯。暮然回首,將七萬元除以十年,再除以 365 天,再想想這當中 DJ 生涯帶給我的酸甜苦辣,也就釋懷了。

2015-08-26

黑膠版本比較的目的,不是要比輸贏,而是在過程,瞭解其差異性。人的心境,隨日夜轉變,會喜歡不同版本,所以要收藏黑膠,因為版本有不同的樂趣和感覺。

有位名廚,抓起食材往嘴裡一送,就可以知道新不新鮮;有位水達人,舉杯喝水,就可以知道是哪座山的礦泉水,如果沒有版本讓他們比較,他們怎會知道呢?

2015-08-30

『快樂』與『不快樂』的差別在哪裡?
在於『好玩』與『可以賺多少』。

如果遇到任何事,都可以玩,那就可以得到『快樂』。
如果遇到任何事,都問『可以賺多少』,那就可以得到『不快樂』。

2015-09-05

Richard Linklater:Boyhood《年少時代》(2014) 台詞:

(父)這是約翰、保羅、喬治和林哥,解散後最好的單曲精選。我幫你把整個樂隊拼在一起了,要是你聽太多獨唱,就會有上癮的感覺。不過你把他們放在一起,然後他們就會互相昇華,然後你就能聽了,這就是披頭四,明白嗎?

(子)不懂。我永遠最愛保羅。

(父)無所謂,你沒抓住重點:現在這個時代,音樂都四分五裂。。讓你在聚會上開心的 Paul、跟你聊上帝的 George、說『不,這與愛、痛苦有關』的 John;Ringo 說:『嘿,為什麼不能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東西』

沒有最喜歡的披頭四成員。這就是我想說的,只有平衡互補,惟有他們組合在一起,才能成為全世界最棒的樂隊,明白嗎?

2015-09-06

登革熱疫情越來越嚴重,大家盡量少去蚊子館。

2015-09-06

Richard Linklater:Boyhood《年少時代》(2014) 台詞:

(師)一個無條件催化,會產生一個非學習經驗的、無意識的無條件反射。在巴普洛夫的實驗中,他使用的催化物是什麼?

(靜。。)

(師)拜託各位,週末很難熬嗎?什麼情況?

肉啊,對吧。事實上是肉糜。無論是什麼肉糜,對這條狗都起了作用。好吧,他把肉糜放在那,這條狗就產生無條件反射,也就是。。分泌唾液,對嗎?

現在,誰能再舉出一個,每天發生在你們周圍的,關於無條件反射的例子?也許現在就發生在你們當中?

比如性?你看到一個有魅力的、與自己性別相反的人,你會產生自動反應,甚至都不用思考,米克傑格就寫過一首歌:『噢!當他們呼喚你的名字,我就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樣流口水。』

2015-09-07

如果被打了左臉,是不是也要被打右臉呢?四十歲的阿根廷導演、編劇 Damian Szifron(達米安•斯茲弗隆)在 2014 年電影 Relatos salvajes(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探討。

其實這就是佛教說的『因果』,也可以說是『輪迴』。達米安•斯茲弗隆導演透過黑色喜劇方式呈現,除了讓人會心一笑,同時也發人深省。《時代雜誌》年度十大佳片、第87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

2015-09-18

小時候,父母說什麼,我們都回答:『好』
長大後,我們可以對父母和子女回答『好』與『不要』,但是大部份,我們的回答,都是『不要』。

等到有一天,當我們回答子女『好』,比回答『不要』還要多,才發現父母都不在了。

2015-09-24

Matt Damon 與 Ben Affleck 《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1997

我在想你批評我畫的事,失眠大半夜的思索後,突然我想到一件事,接著就沉沉入睡。你知道我當時想到什麼嗎?你只是個孩子,根本不曉得你在說什麼。

因為你沒離開過波士頓,所以問你藝術,你可能會提出藝術中的粗淺論調。有關米開朗基羅,你知道很多,他的政治抱負,他和教皇。。性傾向,所有作品,對嗎?但是你不知道西斯汀教堂的氣味,你從沒站在那兒,觀賞美麗的天花板。

我看過。

如果我問關於女人的事,你八成會說出個人偏好的謬論。你可能上過幾次床,但你說不出在女人身邊醒來,很幸福的滋味。問戰爭,你會說莎士比亞的話:『共赴戰場,親愛的朋友』。但你從沒接近過戰爭,從沒把好友的頭抱在膝蓋上,看著他吐出最後一口氣。

問愛情,你會引述十四行詩,但你從沒看過女人的脆弱。她能以雙眼擊倒你,感覺上帝讓天使為你下凡,她能從地獄救出你。你不瞭解當她天使的滋味,擁有對她的愛,直到永遠。

你不瞭解真正的失去,唯有愛別人勝於自己才能體會。

你是天才,沒人能否認,沒人能瞭解你的深度。但是你看了我的畫,就認定了瞭解我,你把我的人生撕裂了。

你是孤兒,對吧。你想我會知道你的日子有多苦,你的感受,你是誰,是因為我看過孤雛淚嗎?太簡化你了嗎?

我不在乎,因為你知道嗎?我不能靠任何書籍認識你,除非你想談你自己,談你是誰,那我就著迷了,我願意加入。

2015-09-26

耕作時,沒人來鬥相共
收割時,一堆人來偷摘

2015-10-18

意外在 YouTube 邂逅,這是 1995 年,我在 a-go go 擔任駐場 dj,師父交付予我的舞池愛歌之一。這首歌的這個黑膠版本,因為前奏很長,而且不好 cue 到第一拍,師父又是堅持播放黑膠的基本教義派,所以(在這張黑膠唱片)要抓出第一拍,在台北市最紅的 club 播放,對於剛出道的我,每次播放時,就會心生畏懼。



『師父,這首歌根本不紅,而且很難放,除了很難 cue 點,也很難配歌,為什麼要刁難我呢?』師父應該明白這件事,故意磨練我,這是我當時的想法。

廿年後,再聽到這首歌,原來自己的想法僅侷限於技巧:當時師父還要教我,如何在通俗的舞池文化,塑造獨特的音樂品味。現在才終於瞭解。

2015-10-19

今天在車上與內人透過廣播,第一次聽到 這首歌。想起過去曾在雷光夏還是 @llen 的廣播節目,聽到林強提到,他其實不喜歡『向前走』帶給大家叛逆的迷思。比方說開車遇到紅燈,聽到『向前走』的歌詞:喔,蝦咪攏不驚,喔,向前走。

所以,是可以闖逆?(台南腔)

當時聽到林強侃侃而談,覺得只是玩笑,因為年輕人天生就有『泥巴』般,不羈的生命力。其實,如果你知道他在臉書耕耘佛法,然後又聽到 謝和弦這首歌,同時因為鼻子癢,發現拔出的鼻毛竟然已經變成白色,你會一邊打哆嗦,一邊認真的,百感交集了起來。

2015-10-23

【上集】2002 年我與內人相戀,在約會時共譜未來,希望能開一間小小的咖啡店。為了做好開店準備,就必須應徵咖啡店工作,一邊學習,同時獲得收入。

在咖啡館,每天下午都有屬於員工的自修時間,大家圍坐,一邊喝咖啡,一邊找出最佳糕點搭配,同事更能增進默契與情誼。

某日,我在大家已疲於咖啡和糕點的話題,提出咖啡與『音樂』連結:兩者在製造過程,皆為層層鋪陳,比方說咖啡,要先製造出完美的 shot,有了 shot,加上水,就是美式咖啡;加牛奶,就是那提;在那提上加奶泡,就是卡布其諾;在卡布其諾上面,還可以加肉桂粉。

音樂亦然:先決定節奏快慢,然後加上鼓,再加上貝斯,以及旋律,例如吉他、口琴、鋼琴或薩克斯風,最後是 Vocal。

這樣的結合,在咖啡館立刻成為話題,尤其在當時,黑膠尚未盛行,我的『黑膠音樂講座』,逐漸受到同事推崇,每月一次的『黑膠音樂講座』,我都會在咖啡館播放 house、drum & bass、trance、techno-有 vocal 的音樂,就如加了牛奶的咖啡;而什麼樂器像是咖啡的果酸?什麼樂器又像是咖啡的苦味回甘呢?

2015-10-27

這是我第一次站在真跡面前,仔仔細細觀賞 曠世鉅畫。感謝奇美博物館,感謝許文龍先生。

在法國大畫家杜培(Julien DUPRE)的「豐收」(Les foins,1880-1910)前,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如恆河沙數:那稻穗在陽光下,反射的黃金光芒;那背對著畫,將稻子鏟起,的力氣、興奮、愉悅;那回首一眸的白馬,眼神正注視著我。。此刻,確信我,正在畫裡。

然後,想起老師告訴過我的觀畫經驗:站在畫前幾小時,久久不能自己。

感動,從心出發,到達眼眶的懸崖邊。就像是黑膠唱片的首版錄音,你只能盡其所能的提升訊息量,然後讓訊息量帶領,到達更寬廣、更超脫的國度,在那裡,或許就是天堂。

2015-10-31

如果能讓搖滾黑膠友喜歡上爵士;讓爵士黑膠友愛上古典;讓古典黑膠友也聆聽爵士,或者重溫民歌唱片的美好,這麼一來,市場都會重新打開。

今天一位嘉義人客,見到我就說:『老綁,自從你打開我的古典大門,我。。。』

後面內容,我都忘了,因為當時,心裡有個更巨大的聲音,希望我繼續介紹人客聆聽他們擅長之外,其他的音樂領域。老綁的努力有了回報,當然也會繼續堅持下去。

沒有留言: